|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3章:三石显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陈名士这一遭可是又惊又惧,低吼一声,噌地一下跳了起来。

向前大迈一步,却忽然发现脚下宛如的尸体也跟着出来了。

嗷地一声惊叫,陈名士赶紧向前跑,想着夺门而出,那脚下攥着自己的死尸也跟着自己向前爬。

冲到了门前,刚要推门,却又停住了,还是不敢张扬此事。

若是此门一开,院内早上洒扫的家丁看见了,这事可就包不住了。

陈名士咬紧了牙龈,头皮发麻,僵直的脖子艰难回头去看:

宛如的尸体就在自己脚下,自己不跑了,她也跟着不爬了。

“宛如···别害我···当初是我不对,你也不能如此这般冤冤相报啊···”

陈名士哆哆嗦嗦说了这一句,但是宛如的尸体却没有一点动静。

不知为何如此诈尸,只觉天旋地转一般令人惊惶。

陈名士尝试着抬了一下脚...

抓着自己的宛如又动了!

刚一惊地要再逃,才发现不对的地方:宛如的尸骸,指尖勾在了自己的裤脚上,推尸的时候皮肉紧绷这才觉得是被攥住了裤脚。

嘘···

嘘了口气,接二连三的惊吓,陈名士一身冷汗都快流干了。

轻轻抬手将宛如的尸体拨弄开,想将她塞回床下,却发现宛如的手中有字。

凝血而成,干涸入体:

“你为什么要害我?”

陈名士头皮都要炸裂了,看来宛如当真怨气不散,这是要申冤啊。

那血红的一行字深深印在了掌中,一打开手掌才能看见。

想到了什么,陈名士又壮着胆子将宛如另外一只手摊开:

“通州不可去!”

五个字,激荡人心,震地陈名士一阵跌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怎么知道自己要去通州?

陈名士难以理清思绪,眉头都拧成一团肉结了。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猛然从背后响起,陈名士正是失神之际,被这么一惊直觉得心脏都要跳了出来,下意识死死按住房门,刚刚散下的冷汗又布满了额头,目呲欲裂低声吼问:

“谁!”

“老爷,是我!您怎么了,刚才听您叫了一声,没事吧?该让丫鬟来伺候您洗漱了!”

原来是管家刘明。

恐惧到了极致就是愤怒。

接二连三的如此惊吓,甚至连早上起床气还都没散开,陈名士一阵邪火陡上心头,暴喝道:

“滚!别进来,谁也别烦老子!”

平日知书达理柔声细语的温和模样,眼下看去真像一尊杀神,陈名士就这么大吼一句,将那管家喝退了。

待一切风平浪静,陈名士回头,望着屋内自己脚边的宛如,愤怒愈发不可控制起来:

“谁叫你当初是个青楼女子,如今给我添了这么多麻烦,断不能让你也好过了,我要去通州为官,谁也拦不了!你也不行,给我老实在床下待着!”

再也难以控制情绪,陈名士粗暴地将宛如的尸身揪起来,使劲折叠,尸骨被力道扭地咯吱咯吱作响。

陈名士一巴掌扇过去,再死死合紧了关节,胡乱塞在了床下,用个席子给遮挡起来,这才终于算是云散风消。

坐在床上直喘粗气,陈名士一身邪火散了几分。

刚坐了不到片刻功夫,又想起了什么,跺了一下脚,起身出了房门,直奔家眷住处。

···

东直门内,拐子胡同。

拐子胡同,三教九流,插科打诨的地方。

尽里面有个棺材铺,世代在此经营死人营生,赚白钱度活。

之前的掌柜叫白三石,颇有些传奇,街坊巷里也都认识。

听说他是湖南人氏,早年经营风水相面的营生,到了北京同行相斥,又经历了一些怪事,后转行就做了棺材铺的买卖。

白三石晚年瞎了一对眼睛,没过多久就死了。

临死前未有儿女,倒是认了个义子,取名叫白长生,白长生是个弃婴,早年京畿之地灾荒时在街边捡来的。

白三石不忍看婴童早夭,也就留在身边带大了,留着打打下手。

等白三石死了,白长生也就子从父业,接手了棺材铺的生意。

自幼跟随父亲,倒是学了不少相面打卦,买卖生意的本事,为人正直,也很机灵,街坊四邻之前有什么算命风水也都找白三石,现在自然也认可白长生。

二十来岁,俊秀清雅,白长生独自一人撑起店铺买卖,长得精神但是没有娶妻纳妾。

大伙儿虽然喜欢这小子,却都忌讳他的职业,这人生大事也就耽搁下来了。

长生为人温良,倒也不急不慌。

今日也是如此,洒扫完棺材铺的卫生,就坐在门前,叼着根稻草晒晒太阳。

“张妈来串门呀?”

吊眉一扫,眼前有个妇人经过,三十来岁,挽发扎团,是这里的街坊。

白长生自然认识,平时和这个张妈关系不错,也就开了个玩笑。

久在市井,这也是常事。

张妈一听,登时一个白眼翻了过去,啐了一嘴:

“呸!谁没事来棺材铺串门儿,找死啊!一边玩去。”

说完挎着菜篮子就走了,白长生在后面嘿嘿一笑,又接一句:

“没事常来玩,有需要的话街坊邻里的给你打个折。”

张妈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心说这小子嘴也太损了。

回身掏了个菜梗就扔了过去打那白长生。

白长生没打到,倒是打到了他前面的陈名士。

“干什么呢!没轻没重的!”

陈名士吹胡子瞪眼,冲那张妈怒道。

张妈一看打错人了,还是住在东直门的陈名士陈大财主,吓了一跳,转身就跑远了。

陈名士没计较,也没心情去计较,转过身来望着白长生道:

“小子,你这有没有捆尸绳?”

白长生早就看到了陈名士,鞠了一躬,但是没多说话,正了正神色,这就反身回到了棺材铺。

在里面把门留个一人宽的距离,等陈名士进来。

不请入,不笑颜,不问事,不讲价。

这是棺材铺的规矩,白日不聊晦事物,也是常理,白长生最看重那最后一条。

陈名士缓步迈进,看着白长生又问了一遍,白长生点了点头,没多说话。

自一个小匣子里面抽出一捆马毛和椰丝拧成的粗绳,递给了陈名士。

捆尸绳,阴寒绳索,取背阴地方生长的椰树壳拔丝而成,掺杂母马毛,可定邪魅作祟之尸。

这是棺材铺镇店的几种手段,白长生跟着老父学会了,就备了些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闹不清楚这等物件陈大财主要拿去做什么,怕不是嫌产业还不够大,如今活人坑完了,连盗墓挖坟的营生也要掺合一脚?

只见陈名士眉头深锁,掂了掂这绳子,又点点头,扔下一两银子道:

“不要多问多言,更别说老夫来过这里。”

白长生神情肃穆,点头应和。

陈名士取了绳子,转身张望了一下四周,看看没什么人,也就快步离去了。

待他走后,白长生独自喃道:

“大白天来买捆尸绳?眉间有煞,言语不祥,这陈大财主怕不是逢了什么事吧?”

摇了摇头,倒也没再追究了。这眼力看人,都是跟着老父亲学的,面相八卦也略通一二。

白长生拿起扫把,扫了扫地面,这也是规矩:

不能擅留活人气儿,这是老父生前交代的,当年白三石非常看重这个,说若不如此,棺材铺至阴至寒之地,煞气劫难也会跟着主顾上身。

虽然不知道真假,白长生倒也是秉承传统。

正扫着,忽然看见地面上有一片白纸,皱皱巴巴,就散落在陈大财主刚才站着的地方,定是他不小心遗落的。

外人看不出是何物,白长生可一眼就看出了来历:

这是札纸人用的白纸!

“不好,如此凶纸傍身,陈名士危哉!”

白长生拾起那张纸片放在掌中,眉头深锁,倒吸一口凉气说着。

刚一说完,身后忽然亮起一阵幽光,猛然回头去看,白长生惊叫:

“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