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7章:季礼趣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乾隆年间,北京城内,正值是车水马龙,繁华市井的年月。朝廷治下不乱,人业百兴。

东直门外,荒草横生,时年以城门为界,门内为城,门外荒地。自东直门内疾步而行数百丈不过,也就到了季家府上。

季大才子,名叫季一水,人称一笔先生。

祖上就是学究来的,山西人士,后随其父经商旅居到了北京落户安家。

自幼才思敏捷,后来高中榜眼,但不从科举正课,当了个教书先生,朝廷拨银,开塾授课。

季一水自幼习得孔孟之道,书香门第,家境殷实,沉浸书海数十载名气正盛。

文人立命安天下,季一水自然也是如此,自幼家教严苛,为人正直善良。

虽为教书先生,倒也不忘贫苦学子,闲来无事开个粥厂周济百姓,免学杂传道解惑。

时间久了也算声名远播的大善人,百姓交口称赞。

娶妻一名,妾六人。

要说这季一水肯定是福禄寿禧都沾边的主儿了,但却有一事令人唏嘘:

季家生孩子,是生一个夭折一个。

眼瞅着到了四十岁,还是膝下无子。也就是因为这个,才不断娶妻纳妾,却依旧无儿无女。

季家急得团团转,什么偏方都试过了,甚至去找过那京城赫赫有名的“包打听”都没用。

后来在正月节季一水去了趟关帝庙,拜了拜关二爷,对关二爷痛哭流涕哭诉自己无子嗣的遭遇。

这一哭不要紧,倒是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对象和爱好:

季一水每每哭完都觉得心虚安宁不少,也就时常来此和二爷聊天。

有时还带点贡头酒肉,坐着和二爷喝上几口。

接连这么串门一样过了百天,一日酒足饭饱后,季一水打个几个饱嗝儿,脸色微醺,拍了拍关二爷的肩膀说了句回见,也就回府了。

不料刚一回府,却听府内家丁报喜说大夫人有喜了!

这可真是晴天霹雳般的大喜事,一时间梁府张灯结彩,大排宴席。

更是令季一水死心塌地认为是关二爷显圣,自此以后日日拜颂关二爷,好不虔诚。

季家生子可是大喜事,多方好友来贺。

不过这孩子出生的时辰不太好,乃是子时相交,出生时面黄肌瘦。

季一水请了几位算命先生,都说孩子可能夭折。

这可把季一水愁坏了,又开始终日以泪洗面。

孩子三岁时,得了场重病,几乎就要病死了,季家所有人垂泪无奈。后来季一水带着孩子去新修的关帝庙祈祷,诚心实意。

也真奇怪,过了三五日,孩子居然痊愈了,活蹦乱跳,这可让季一水更加欣喜万分了。

看孩子健康成长起来,终是了了心愿,怎能不喜,后来起名叫季礼。

外提一句,在季礼几近夭折的时候,季一水在关帝庙许了个愿:

若我儿平安无事长大为人,必日日存金,夜夜留供,待孩子成婚之时,以此存金重塑关二爷金身,再塑庙宇,季府上下,子子孙孙感恩关二爷垂怜!

时光荏苒,白云苍狗,转眼间季礼已经到了弱冠之年,二十来岁,眉清目秀,看着挺知书达理。

季一水看着爱子成长为人,心说可算是有后了。

对季礼也就宠爱有加,放任不管,只求其能平安成长。

不习礼法,不读诗文,终日浪荡不羁,虽是如此,长得俊秀无比,季礼还是深得府内众人的宠爱。

早醒无事闲逛街,又有点闲钱,便结交了几个酒肉好友。

这一日又是如此,几个好友闲坐在平日常去的酒馆,准备吟诗作对一番:

“来,宇文兄,咱们这曲艺团成立了也有半年光景了,还没做出像样的文章来,今天借着酒兴咱得来一段。”

季礼脸色通红,看样子喝了不少酒,一个饱嗝儿,两眼圆瞪,瞅了瞅面前的好友,举杯邀诗道。

座前那人正是季礼认识的好友,叫宇文无双,平日也是酒肉之人。

耳听季礼如此说,宇文无双赶紧制道:

“来···喝酒喝酒,咱们何苦为难自己。”

也不怪他扫兴,这三五好友成立了个曲艺团,叫“北京才情十绝”。

说是先占上数,万一这玩意日后火了,也好给后来人留个位置。

北京才情十绝这个团伙成立半年,对外称离百年曲艺团就差九十九年半了。

但这哥们几个确实水平有限,每每以作诗为引聚在一起,最后都成了喝酒吃肉。

曲艺团成立半年一字无成,几个人都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筐,要是真在这硬憋,那得脑梗死几个。

几句话一杯酒就给搪塞了过去,还是宇文无双有点自知之明,其余几人也都认怂,这作诗的茬儿也就过去兴头了。

不过酒不能无事喝,这几个小哥们聊着聊着也就有了旁趣:

说是才情十绝成立半年,也没个大小分辈。

今天趁着酒兴来论个你死我活···嗯···孰强孰弱。

季礼喝了点酒,借着酒劲儿首当其冲道:

“我提议以文章论长短,作诗来斗,谁作得好算谁厉害!”

“来···喝酒喝酒···”

其余众人纷纷举杯,心说这小子真要把自己往死里逼···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辙来。宇文无双提议说看谁酒量好,众人应和。

三五杯下肚,众人皆醉。

这事儿也就耽搁下了,转过天来,几个人又聚在一起。

唏嘘一番,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另一个叫张小鱼的说这可不行,什么都没干全都醉了,还是他结账,得换个办法。

几个哥们就着隔夜酒又研究起来了,最后宇文无双又提议说看谁能打,当北京才情十绝的大哥得文武双全才行。

众人翘大拇哥,宇文兄果然威武。

几个人本就年轻气盛,一拍即合,这就找茬打架去了:

路边看到卖肉的一个摊贩,几人都经常遇到,总觉得这人有点贼眉鼠眼,还膀大腰圆的。

巧了,今天借着机会给他松松筋骨,宇文无双又喝得差不多了,这就身先士卒,抡起拳头上去。

三五人眼瞅着宇文无双上去了,心说自己也不能落后啊,这就都跟着抄家伙上去了,气势汹汹,很是厉害。

不过那个卖肉的摊贩更厉害:早年疆场点兵,戎马半生,后来退伍才回了京城杀猪卖肉。

看几个小哥们话都不多说就跟自己动手,也没客气,三下五除二···

四个小哥们养伤半个月才又勉强能聚在一起。

“不行,还得换,张小鱼胳膊都折了,说要誓死再不见北京才情十绝。”

“是啊,谁能想到那哥们是个练家子,这给我打的哟。”

宇文无双也伤得不轻,胳膊腿瘸得厉害,不过却好像不甘心,又拍了一下桌子道:

“我提议···”

“你闭嘴!”

还没说完,几个人上前把他嘴巴捂住,捎带着踹了几脚。

后来众人一致决定:

为不伤及无辜或者是自相残杀,还是比比谁胆子大算了。

真是闲的。

怎么比?

几个人又犯难了,宇文无双提议,谁敢去前几日打架的摊贩那,买二斤肉回来,就算胆子大。

结果被几个人一直否决:这不是胆子大,这是作死。

···

季礼絮絮叨叨,这就娓娓道出了缘由,白长生在一旁听得发怔:

这名家之后竟然如此不堪,也是一阵唏嘘。

“你们真是闲的,没事来我这找刺激···”

白长生瞪了一眼季礼,那季礼却一阵委屈道:

“谁说来你这找刺激了,我就是来这看看,想拿点贡品祭祀用的,前门不开,我以为里面人没听到,就到后门。

结果顺着爬上来是这半口棺材,给我自己都吓够呛,赶紧走了。

走半路我觉得还是要带点贡品纸人什么的,这才又返身回来,结果碰到你在这念念叨叨的,就想捉弄你一下···”

原来是这么一段阴差阳错,白长生了然,看了看季礼腰间别着的火折子,也就知道了父亲善香自燃的缘由:

这棺材铺不能热火,都要以冷火石作引,季礼不知道情况,进来就点过火折,这才引得老父亲的善香受热自燃。

那时候自己正在门外看那纸人,一来二去巧遇不得,也就自然没注意到了。

而那后门其实也并不是正经的“门”,乃是当年老父亲留下来的“散秽孔”:棺材铺内阴寒湿邪,留这个孔用来通气的。

直通半口棺材,外通后院,省的寒气过盛,日后遭虫吃蛇咬。

被那季礼当成了后门,也是这小子自找没趣。

不过还有一事不明,这季礼一群缺心眼的哥们到底决定去哪,怎么还要拿贡品纸人才稳妥。

白长生这就问了问季礼,不料听后,那白长生一阵寒颤色变。

只听季礼摇头晃脑,神色得意得说了自己想出的主意:

“我们最后决定晚上的时候,去鬼哭坟拿一块儿坟砖,谁拿得回来,就算我们曲艺团的大哥,所以来你这棺材铺拿点贡品,省得到了那地方心虚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