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2章:纸人上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季礼说到这,打住不说了。

白长生也觉得十分蹊跷,一是觉得这事实在诡异,怎么能四具尸体全都消失了?

二是觉得这偷坟砖遇鬼的桥段都是平日书里看来的,如今季礼居然能遇到,太可疑了。

“后来呢?”

白长生听季礼没说完,这就问。季礼却是一脸坦然:

“后来尿了啊。”

···

“像阁下如此恬不知耻,小生平生闻所未闻。”

白长生确实佩服季礼这不要脸的劲儿,尿裤子了都能这么云淡风轻得说出来。

“然后就跑我这来兴师问罪,以为是我动了手脚,招魂弄鬼吓唬你是吧?”

白长生听到这里也都知道了:

那日去季府打听,得来的消息说季礼受惊卧床休息是怎么回事。

季礼也不避讳:

“是啊,我早就知道是你动的手脚!那天我家门子就说有人来找我,听门子说来人的长相,一琢磨就是你!赶紧给我驱鬼!”

看来自己还真是说不清了。

白长生一阵头大,他可是去瞧热闹的,没成想给自己找了这么个麻烦出来。

“没我事,我哪知道你干了什么缺德事,自己亏心遇到鬼了怪谁呢?”

说完就要把季礼给轰走。

季礼死活不走,这下挥棍子也不管用了。

季礼说反正有鬼缠身,要是自己不给解决,横竖都是一死,就赖在这里了。

“唉我说,你上次挨打就是因为这么不要脸吧?”

“不管,你不给我平了这事我就赖在这了。”

“那你倒是还给人家啊!这事不就了了!”

“我还不了呀,当天晚上吓得不轻不敢开门给它,第二天早上就已经吓得起不来了。

我老爹以为我感冒了也没当回事,结果我清醒了以后,马上就想去还那坟砖,可是再去找的时候都没影了!”

“那你倒是告诉家里人想办法啊,找法师啊!”

“我怎么说?大半夜偷死人砖被鬼找上门了?那用不着解决这事了,我爹就得打死我!就找你了,反正都你惹出来的!”

季礼说完,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而白长生也是头疼,已经有这么多怪事缠身了,但季礼看样子可是赖子一个。

罢了,白长生无奈之下,取出了老父亲留下的一些八卦法器。

这就开始动手做法,也是想给自己占卜一下,到底有何蹊跷邪魅。

取了两支龙凤烛,一张黄道白纸,朱砂印泥,八卦沙盘。

白长生焚香求神,恭恭敬敬用朱砂笔写下二人的生辰八字和诉求在纸上,又以红绳作引,点了一滴精血在绳头,缠在龙凤烛的下端,连接白纸上端。

等焚香成灰,白长生取了一截香头,点燃那白纸,随即和季礼一同跪倒在地,诚心问神有何所求。

那纸张成灰,引火上线,等那火绳触及蜡烛底端,就遇阻而熄了。

噗!

本来是橘色光芒的火烛,此刻幽幽散发出了绿莹莹的光来!

而且两支蜡烛都是如此,白长生心发愁:

这都是老父亲生前用过的,之前白三石就用此方法替人占卜算命,凶吉二象都会显化在烛光之中,橘为吉,绿为凶。

今夜两个人就点了两支蜡烛代表各自,而现如今两个蜡烛都生出绿光,看来确实有怪事缠身。

白长生刚对季礼说明了情况,却忽然发现季礼的那一根蜡烛的光亮,又变回了橘色。

“这咋回事?”

季礼有些心虚,诚心请教。白长生也纳闷了,怎么还带变卦的?

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什么意思,忽然间,看到自己那一根蜡烛也变了!

变得不是颜色,而是烛光的火势!

只见那一掌高的蜡烛,此刻火苗冲天,居然生出了十寸余长的青绿烛火,宛如烈火焚天的势头!

噼里啪啦,随着那烛火烧烧越大,整个棺材铺都被这绿光照亮了。哪里还是蜡烛?

分明像是柴火一般!

倏尔焚烧过后,那蜡烛就变成了一堆烛泥,散软在八卦沙盘上,猩红温热。

俩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白长生望了望老父亲的灵位道:

“老爹,你这意思是说我快玩完了?用得着这么烧吗?火葬啊!”

又是着急又是生气,白长生有些慌乱了。

而旁边的季礼则捂住嘴,使劲硬憋不让自己笑出来。

心说你也有今天!

到了这关头,季礼虽然不懂也看出来邪门的地方了,一掌高的蜡烛十寸火光,这还能有好?

白长生又怎么不知道这小子在想什么,心烦意乱道:

“你那没事,晃晃悠悠还是橘光,说明有事也不大,赶紧回家睡觉吧别来烦我。”

说完,随便掏了点辟邪的法器,打发给了季礼,又画了几张符咒交付手上。

说要再有恶鬼上门要砖,就贴在门上,邪魅不近,神佛来助。

也不知道真假,反正都是当年八卦风水的小书上看来的,一文钱四本还送扉页。

季礼更不知道真假了,赶紧揣了起来,还不忘拍拍白长生的肩膀,煞有介事地劝慰:

“没事,可能天干物燥,蜡烛着的旺。回头实在你过不去这个坎儿横死街头的话,我给你收尸。

你喜欢五花肉的贡头还是烧鸡的?要不到温柔乡给你照样子弄个纸美人烧烧?我···”

还在胡说八道,不嫌事大。白长生本就心情不好,被这么一刺激,嘴角连连抽搐,操起棍子就要打。

季礼早都预备好了,一个地龙弯腰就躲了过去,夺门而出,一边跑还不忘回头大喊:

“小爷等着给你收尸!快点吃饱喝足了吧您!哈哈哈!”

白长生在后面也没追上,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说这小子别让自己逮到,不狠狠打一顿都不解气。

气呼呼回了棺材铺,坐在地上看那一摊蜡烛泥,心里五味杂陈:

好歹自己也跟这坐镇了这么多年,见了无数冤死枉人,怎么才这几天就转了风水,变成自己诸事不顺了?

真不该那日跟着陈名士去什么鬼哭坟,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倒霉。

“老爹啊,你说我可怎么办啊,都说你挺神的,现如今你倒是帮我出出主意,想个办法哟,再不济也显显灵帮儿子过了这一遭啊。”

白长生只能冲着父亲灵位发牢骚。

正说着,这眼泪都快下来了。

刚要哭一会儿,棺材铺的门又被人推开了!

白长生猛一回头,发现是季礼冲回来了。

心里这个气就不打一出来,还敢回来?

今天当爸爸都不行了,怒从心起,操起棍子回头就骂:

“好胆!还敢回来!今天不让你舒服我就不是寿医!”

说着就要动手,却听到季礼一阵破口大骂:

“你个绿毛龟转世来的!这什么法器都不灵啊!刚从你这出去就遇见鬼了!我一股脑全扔过去没一个有用的!”

白长生心头正有火呢,还管的了那么多?这就回骂:

“什么鬼不鬼的,哪那么多鬼全让你给遇见了,今天我就打死你,自己当鬼你也就不怕了!我···”

白长生边向前走着边骂,陡然间却看到那堵在门口处的季礼连同棺材铺的大门,被一阵阴风吹开了!

季礼更是跌倒在了自己眼前。

屋外惨白的月光下,乌鸦啼叫不止,街两旁寂静无声。

棺材铺的门外,就站着一个纸札人!

迎着月光面目狰狞,遒劲结实。

而这一次不同以往,纸札人动了!

一步步,身形僵硬无比。

纸做成的脑袋上抠出两个黑漆漆的大洞,伴随着晚风,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好似饿鬼掏心抓肺。

这纸人步步逼近,走向棺材铺的里面···

噗通!

白长生手里的棍子掉落在地上,自己也跟着呆滞起来,动都不会动一下了。

季礼也是哆哆嗦嗦,闪躲到了白长生身后,悄悄指了指身前的白长生。

那意思是说有事找他,我是路过的。

“给个痛快吧,太刺激了,受不了了。”

这是白长生软倒在地前最后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