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6章:官府告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白长生都快要疯了,眼瞅着这文颜刀子捅了心窝,怎么现在能不见了?

刚才雷雨交加,电闪雷鸣,没注意到也没听到,就这么消失了一具尸体?

这要是躲在哪里,大半夜摸黑出来给自己来那么几下,谁受得了?

白长生哆嗦着检查了一遍整个棺材铺里,都没有发现文颜。

看来这人并没死去,只是重伤趁机溜走了。

这无异于放虎归山!必须要告知官府了。

白长生到了现在,再也没有多赚钱少惹事的买卖心态了。

只想着赶紧将这一团乱七八糟的奇案了结,现在夜色正深,明天一早就去直隶府衙,鸣鼓告发!

出了这么档子事,白长生也是彻夜难眠,就抱着那根祖传的棍子,一惊一乍熬到了天光大亮。

到了早上,一脸的黑眼圈。白长生心中不安,看也到了时候,扔了棍子趁着大街上人团拥簇,才敢出门。

火速赶往府衙,路上碰到了又出门买菜的张妈:

“哎哟,撞死我了,这哪个没心没眼的?”

张妈一阵踉跄,被撞了个好歹。回头一瞧,正是一脸慌张的白长生,张妈这就急问:

“急着去投胎啊,还是死人了!没轻没重的!”

“可不就是死人了!死了一堆!”

说到了心坎儿里,白长生停都没停一下,撂下这么一句话就跑了,留下张妈在后面干瞪眼,一脸迷茫。

“你有那么多亲戚吗?”

这话要是白长生听到准得气死,不过没空管这些,眼下到了府衙,白长生操起登闻鼓就一通乱砸:

咚咚咚咚!

没过一会,里面就出来一个睡眼惺忪的衙差,打了个哈气,面色一脸烦躁,冲着白长生就骂:

“敲棺材钉呢?有这么叫门的吗?死人了?一大早就来敲,东家长李家短这么点破事,至于一大早就来吗?”

“官爷英明,小人有案要告,真死人了!死了都快一打儿了!”

白长生慌张来告,也没注意言辞。

那衙差一听,吓了一跳,天子脚下,有命案来发,居然还···死了一打儿?这是个什么形容词?

不过再看白长生一脸慌张的神色,也不像撒谎。

赶紧让白长生进来,一边厢府衙传声,唤老爷升堂。

白长生到了这里,才稍稍有了点底气,好歹是官府地界。

而此刻到了厅堂之上,白长生又开始焦急了,怎么这京直隶老爷还不升堂?

刚要去问,就听见朝堂之上,鸣鼓升堂了。

“威武!!!”

快、壮、皂三班衙差齐声喝堂威,吓了白长生一跳:

怎么这么大声势?自己来告案的,怎么好像成了被审的案犯一般?

有些纳闷,就见到老爷升堂了。师爷在其左右,二人转入屏风,白长生应声跪倒不敢抬头去看,这可是朝廷规矩。

只听老爷在台案之上,猛地一砸惊堂木,大喝道:

“来者何人?”

“小人拐子胡同棺材铺的掌柜,叫个白长生,老爷高升!”

“说,你杀了谁!”

白长生一下子就慌了,自己来告案的,怎么成被告了?

赶紧回道:

“老爷,小人并未犯案,只是来告有人图财害命啊!”

“哦?说来听听,若有不实之处,要你好看!”

老爷不知何故如此严厉,白长生听在耳里慌在心里。

赶紧回应了自己所知的全部因果,娓娓道出。

留了个心眼,没有说那乌目四面的鬼脸和一堆纸人上门的事情。

老爷听完,沉思片刻,大声道:

“全凭一你张嘴在说,人呢?死尸呢?凶手呢?”

白长生确实为难,这自己也不知道啊,问谁呢这是,要是自己知道怎么回事,还用得着来告案吗?

这就又复述了一遍,老爷听完,对堂下一人悄悄使了个眼色,当机立断令衙差去鬼哭坟还有棺材铺取证。

白长生心说那文颜重伤倒地的时候,流了那么多血还没清理。

这好歹能让老爷知道自己不是胡言乱语。

就这么有些慌乱的跪在堂上,等衙差回来复命,告知了老爷所看到的一切,老爷一听,又是一声惊堂木:

“胡扯!棺材铺和鬼哭坟连一丝血迹都没有,分明在这跟本老爷搬弄是非,胡乱报案。哪有人死了?陈府也来人告禀,说那陈名士出京游玩去了,根本没死,也没在鬼哭坟!你小子胡说八道!来人啊,给我拉下去丈责二十大板!轰出去!”

惊堂木余音绕耳之际,官老爷眼神授意,一闪而过。

白长生心里顿时咒骂不停,这老爷绝对是糊涂当官,怎么能这么轻易就丈责告案之人?

还在愤怒之际,那一群衙差就给架了起来,向着堂外走去:

“老爷我冤枉啊!”

白长生大声求饶,却只看到了王老爷转身回了堂后,再不理睬自己。

“啪啪啪啪!”

一阵丈板责罚过后,白长生屁股都快碎了。

被打得是七荤八素,血迹斑斑就给扔出了府衙。

而就在刚刚,自己抬着被扔出来府衙的时候,不经意间拿眼一瞧:

只看到一个白日间穿着黑衣的男子,鬼鬼祟祟顺着边院儿小门进了府衙。

那人是谁?怎么这么眼熟?

···

拐子胡同,棺材铺。

此时白长生正躺在床上,又是愤怒又是发愁,这老爷实在糊涂,这么个大案居然成自己胡诌出来的说辞,看来此人不可靠,也指望不上了。

自己这屁股给打得实在不轻,血水顺着伤患处流出。

幸好回来的时候,又遇到了张妈。

她也是之前觉得不对劲,就留心几分,等白长生回来的时候想是问问到底怎么了。

结果正心急等着八卦来听呢,却看到了跌跌撞撞一身伤痕的白长生,张妈赶紧帮忙扶回了棺材铺,这会儿正在给白长生上药。

“小子,到底怎么了?”

张妈正上药,一边问着,白长生攥紧了拳头,很是羞愤,愤是愤那官老爷无德,羞是自己现在屁股就在张妈眼前,被来回搓弄!

“您就别管了,张妈,我这谢谢您,哎哟您轻点儿。”

白长生嚎叫着,屁股都开花了,能不疼吗?

张妈一听,轻轻用手拍了一下白长生的屁股,惹得白长生又一阵哀嚎。

“让你不老实,遭灾惹祸了吧?”

“哎哟哦!”

白长生正惨叫着,忽然看见打棺材铺外面进来一人!

穿着衙差的衣服,腰间缠着脚镣铁钩,就这么进了棺材铺里。

那衙差望着自己,威武堂堂,不怒自威。

留着灰白参半的胡子,看样子三五十岁,身材十分结实,应该是有些功夫在身。

“你就是白长生?!”

那人拿眼一扫就看到了白长生和张妈在屋内,俩人吓了一跳,想不到竟然有官府来人。

张妈赶紧起身,眼下一个妇人给个大小伙子疗伤,还是屁股上,这可是十分尴尬羞人。

白长生现在对这些衙差没有任何好感,不过看这人神色不善,也有点心慌:

“是啊,干什么?”

“男男女女,勾搭成奸!被差爷我瞧见了吧!哼!”

那衙差看到了刚才疗伤一幕,直接是解下了腰间别着的脚镣,冲着白长生晃悠着。

那脚镣锃光瓦亮,稀里哗啦一阵刺耳碎响!震慑着屋内二人的心神。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