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8章:纸人抛尸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此时,直隶府衙师爷房内

“师爷英明,果然断出了这人报假案,分明是想趁机勒索。”

那人一拜,很是奉承。可这话听在陈师爷耳朵里,却不怎么受用。

“不是说好了就一件事吗,怎么现如今有这么多是非!还出来个乱七八糟什么纸腿儿的老头?这事···不会闹大了吧?要是武城兵马司和顺天府知道了,可不好办了。”

陈师爷想了一下,又继续道:

“那什么棺材铺的掌柜,虽说与此事无关,但来登闻鼓听,也算这人命里该着,哼!”

一阵不悦,阴鸷冷笑。

下面那人也不恼,乐呵呵自身后拿出了一个木匣子:

匣子一打开,整个屋子都亮了几分!

珠光宝器,斑斓琉璃,照得人眼都刺痛了。

陈师爷一看,赶紧用手按住,匆忙掩盖住了眼神中的贪婪,大声喝问道:

“这是干什么!我又不是官,我就是个师爷,你给我钱干嘛?本人清白做人,妇孺皆知,你赶紧给我拿走!”

那人一听,也没乱了分寸,只是跟着赶紧跪倒在地,回应道:

“老爷,这并不是送给您的。只是小人蒙受老爷恩宠,最近家产越发发达了,没地方放这些玩意,就想着暂存在老爷您这里。您看可不可以先放着,等着日后小人来取!”

“而且小人知道您并非入朝为官之人,所以这也算不上贿银。都说老爷您和那王老爷关系不错,有些个···”

说到这,那人停顿一下,抬头狡黠一笑。

陈师爷一听这话,鼻子里“嗯?”出了一声。

那人继续道:

“有些个交情,王老爷什么事都和您商量。但其实这并不算什么,小人也没求您做什么亏心事不是?老爷您就帮我收着吧。”

神情无比坦诚,郑重其事。而陈师爷一听,捏了一下那稀疏的胡子,好像很是高兴这人的说辞,这就小声笑道:

“这还差不多嘛,起来吧。刘管家。”

···

拐子胡同,棺材铺里

这时候白长生和吴老三都缓够了气,有些精神了。

“算了算了,反正日后到了朝堂之上,莫要再说这糊弄人的鬼话了,没人信这个。”

吴老三挖着鼻孔,满不在乎。

看这德行就不像个可靠的主儿,白长生一阵阵腹诽横生,但是也没说出来。

两个人插科打诨聊了整个下午,吴老三听出来白长生还有些事情没有说出来,知道是还不怎么信任自己,也就没追问了。

而白长生也知道了这吴老三并未娶妻生子,当年当过头排兵,随主杀伐四方,算有些拳脚功夫。

后来也当过仵作,这些年才转了衙差,而当兵的时候教头灌输的理念很透彻:

要清白为人,一心为公。

常年灌输,吴老三也一直秉承着这理念。

虽然有些好色,但还算规规矩矩,最多逞逞口舌之快,并没有过什么非分举动。

俩人聊着,天就擦黑儿了。耳听得城楼之上鼓锣齐鸣,这是到了二更天。

吴老三要回去了,拍了拍屁股起身,抽了几袋子烟,也有点困倦。

“走了,关于张那娘们儿的具体事宜,咱们日后再商量。”

临走还不忘嘱咐一句,白长生翻了个眼睛,本来想送送的打算都没了。

吴老三一步脚刚跨过门槛,就听到扑通一声,有个重物掉在了棺材铺的房顶之上。

惊得白长生直身坐起:

“什么玩意?天上掉石头了?”

好像北京城内也有这样的传说:前朝万历年间,就有传言说天外飞石击落民宅的古怪传闻。

白长生出于职业习惯,也是挺信这些民间故事的。

不过吴老三并不认可,本为衙差,又当过兵,当机立断做出了判断:

这力道不重,应该是有人抛物。

联想起白长生的情况,这就以为是歹人来犯。

噌啷啷啷,蓝洼洼的官刀随手而出,锋刃淌光。

吴三爷再没一点戏虐神情,右手向后,护住白长生,紧跟着令其噤声,棺材铺里陷入死一般的沉静当中。

听外面再无声响异动,吴三爷操刀护胸,眼睛滴溜溜一转,紧跟着一个身子抢先,正儿八经的地龙翻身,从棺材铺的大门处冲了出去:

“呔!何人来犯!”

左右手互缠,横刀立身,吴三爷抬头去看!

这一看不要紧,刀都要掉了,吴三爷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看着棺材铺的房梁上:

妖月正亮,群灯朦胧不清。一具尸体,裹着白纸,露出了一颗脑袋,就落在棺材铺屋顶!

而那尸体前方不远处,一个纸札人,正趁着月下夜黑,飞檐走壁在一座座矮墙屋顶之间,踏步渐远。

“我的天爷!什么鬼!这人命案三爷我不怕,怎么还有鬼上房?”

三爷说话间,语气听得出都不镇定了。

好在有些个官差素养,这就强稳心神,也没敢追那纸札人。

因为那纸人在自己冲出来后,停顿一下,回头冲自己一笑!

没有嫣然!

绝对没有!

这竟然是个纸札成的女人!

毫无血色的纸身子,看得出有婀娜多姿的样子。

秀发如瀑,眉眼有情。

但怎么看都觉得令人心慌胆寒。

白长生不用出来,听了听动静就知道肯定又有鬼怪作祟。

司空见惯了这几日,眼不见心不慌,也就没出去。

等吴老三一回来,白长生倚靠在床上,拍了拍裤腿上震落下来的灰尘,一脸平静地问道:

“是不是有个纸人在到处乱跑?”

吴老三使劲吞了口唾沫,这才恍神过来道:

“是啊。”

“吓人吗?”

“你说呢!”

“什么样?”

“看样子是个女的。”

“你不好这口吗,怎么没去留个名帖,改天登门拜访。”

吴老三前几句还迷糊呢,这一句给自己吓醒了,看白长生一脸戏虐,登时怒了:

“我口味一直很淡雅好吗,这什么玩意到底?”

白长生摇了摇头说自己也不清楚,吴老三才相信这邪门的事情确有其事。

在棺材铺内来回踱步,越发觉得这个铺子有点邪性起来。

“怎么,怕了?要不要给你点纸人拿回去先壮壮胆先?”

白长生拿出一个自己做的纸人,十分粗劣,跟着一脸坏水蹿腾着吴老三。

自己这几日没少被吓,现如今看到有人也遇见了,真有些幸灾乐祸。

“滚!”

吴老三一看那纸人,噌地一跳,操刀在手,很是惧怕地看着那纸人。

“哈哈哈!好了不逗你了,还不快去看看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白长生作弄了吴老三,不过也没忘了提醒吴老三正事。

吴老三一听,这才想到还有具尸体,一拍脑袋,赶紧出去了。

上房顶的时候还不忘手持官刀护身,十分戒备看着那句尸体:

这足够邪门的了,要是再来个尸体闹鬼,自己得吓死去。

刀身有些轻晃,吴老三来回打量这具尸体。

再三确认没有可疑的地方,这才裹挟而下,腰搂着尸体回到棺材铺里面。

把尸体往地上一扔,白长生拿眼一瞧,张口就喊:

“文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