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9章:乱坟藏尸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不就是那日来定棺材的文武吗?还真是死了,胸口碗大的伤处,血都干了。

尸身僵滞,神情阴狠。

白长生一阵后怕,和吴老三对眼一瞧:

这具尸体要怎么处置?这又是怎么回事?

“按你所说,我觉得文颜文武两兄弟,应该是起了争执。

文武本来想杀文颜,就定了棺材,好歹想是给自己兄弟留棺。

但被文颜发现了,反杀了文武,也是来你这里买棺材。”

“而觉得你知道了内情,就想杀人灭口!”

白长生听完,细想一下觉得不对:

如果这样,文颜弱不经风,怎能斗得过这样一个凶狠的糙汉子?

再者说这胸口之伤,贯穿胸腔,也不像是偷袭而来。

正面袭杀,这是怎么做到的?

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吴老三没见过文颜,这么一听,才觉得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样。

重新细细观瞧起了这具尸体,发现了什么从文武尸身的伤口处取出了一样东西:

一小段蚕丝线!

俩人都是一声咦,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吴老三当过验尸仵作,知道这东西肯定有些门道,眼下虽然不清楚,日后肯定用得着,就放在了口袋当中。

“你说纸人闹鬼,为什么把文武的尸体给咱们送来?”

白长生还是搞不清楚,吴老三左右再三检查,拍了拍腿上的灰说了句:

喜欢你呗。

白长生心说这样也叫保护我周全?

“尸体你拿走吧,带回府衙。”

白长生可不想留着这么个不清不白的尸体在自己店里,不过吴老三一听,顿时摇手连连:

“不行,这可不行。”

“为啥?”

白长生很纳闷,该不会是想推卸责任吧?

那吴老三叹了口气,眼下王老爷受牵制于陈师爷,他猜想这件事关系重大,这尸体更是案中案。

如果贸然拿回府衙,必定会遭毁尸灭迹。

这如何是好?

俩人一商量,吴老三的意思是先用砒霜涂身,灌水银藏尸。

不能令其腐烂,等真相大白那天,这可是一个死了的人证。

白长生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正好自己棺材铺就有这些物件:

平日有苦主上门,为保夏日炎炎的时候尸身不腐,这些东西经常用得着,也备了不少。

二人没再犹豫,这就开始制干尸留存。

好在二人都有“相关的工作经验”,也不害怕,三下五除二就弄得差不多了。

放在哪?这又是个问题。

“你说这尸体放在哪合适?你这里肯定不行。”

吴老三挑牙,也想不出办法。白长生在旁阴测测地说了句:

“要不给北安门那家棺材铺送过去?”

吴老三眼睛一瞪,胡子一吹:

“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冷不丁给人送去这个,想吓死人啊?同行挤兑也用不着这样吧?”

白长生一阵嘿嘿讪笑,确实想整整那冤家对头。

不过就这么一笑的功夫,心里有了主意:

“放在鬼哭坟吧,那地方常年无人经过,挖个坑,放在里面。等这日后再弄出来,这棺材都是现成的。”

文武文颜两兄弟给对方定的棺材,是同一个,就在白长生这里。

二人都给了钱,看来还是文武有“福气”些。

吴老三想了一下,这主意不错。俩人一拍即合,就这么着。

说话的功夫就给文武的尸体放进了棺椁里。

合盖烧香,白长生还是祭祀了一番,免得日后心慌。

一切准备完毕,吴老三出去看了看,正是夜半时分,街上也没什么人。

好时候,赶紧准备运尸。

到其他胡同找了辆马车租赁过来,将棺材放在当中,以红布铺盖,这都是白长生的意思。

也是白三石的意思:

凶尸见红,凶事不现。

二人星夜兼程,马不停蹄,直奔东直门城外鬼哭坟。

路上白长生还叮嘱了一番,要是遇到纸腿老头,可别客气。

好嘞!

吴老三也是有点心里嘀咕,但没胆怯。

操刀在身,时刻打量着周围有什么可疑的人物出现。

时间紧迫,快马加鞭。

二人驾着马车就到了鬼哭坟,时候也不晚了,再过两三个时辰也快要天光大亮了。

随身带了铲子锄头,白长生和吴老三一阵忙乎,汗如雨下,就着鬼哭坟鬼哭狼嚎的夜分侵袭,俩人都有点不自在。

“你说我图个什么,一个当差的,在这大半夜的替凶手埋尸?”

吴老三一铲子下去,眼瞅着坑快挖完了,心里却不怎么痛快。

白长生又何尝不是,跟自己没屁关系的命案,到头来自己成刨坟的了。

都不痛快,那就加油干吧,早点把这事了结,也好有个交代。

二人不再说话,抓紧时间动作。

而不远处的一个树底下,不细看都看不清楚,影绰绰,朦朦胧:

居然有个人!

而这人,不动一下,好像是块木头一样,全程都在看着白长生和吴老三在做什么。

就是因为一动不动,所以吴老三也并未察觉。

这人眼神凶狠,但是暗藏机锋,就这么从俩人身后盯着,而这人手上有把刀!

刀头渗血,滴在了地上。

脚下还有一具死尸!

看来刚刚死去不久,那尸身尚还有热血流出,渗进了秽土中。

头顶乌鸦啼叫连连,望着这得不到的一餐盛宴。

而那具死尸,好像是个老者,看得出临死前万分惊恐,死不瞑目的两只眼睛直直盯着那滴血的刀头···

白长生擦了把汗,可算完事了。

和吴老三赶紧把文武的棺椁放了进去,因为日后还要掘出来,也就用虚土掩埋。

待一切料理完毕,天际处已经翻起了肚白,而周遭鬼魅的夜风夜逐渐停歇了哭诉。

白长生累的不行,本来屁股上的伤患还没好。

“接下来可以回去睡觉了吧?我快累死了。”

白长生说了这么一句,却看到那吴老三,一脸沉思之色,望着鬼哭坟新添的这处坟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响无言,吴老三深呼几口气,看了看周围,这才转过身来对着白长生说:

“还有一件事得办,不然我不安心啊。”

“什么事?”

白长生看吴老三有些奇怪,也不知他打了什么主意。

只见吴老三敲打着腰间佩刀,轻描淡写说了句:

“你得死了我才安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