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21章:死人不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我冒充你这臭小子的姐姐?谁要害你,官府又怎么不方便拿人?”

张妈一脑门子疑惑。

“张妈你甭管,就按我说的办就行了,事成之后才能真相大白给你听。”

白长生还是没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实在是怕吓到张妈。

而且如果按吴老三的要求,本来要张妈假扮自己媳妇的!

实在不好意思,白长生也就将就了一下。

“张妈记住,吃了这药丸,我就得“死”了。

好些日子都不能出来活动,得等这事了了才行。”

“你快死吧,早死这事早点解决,不然实在瘆人。”

白长生翻了个白眼,这话真别扭,但是也没再等,夜长梦多,看了看药丸,闭眼就吞了进去。

这药丸是吴老三给自己的,说是阵前打仗时候得细作们常备的药物,吃下去就可以假死。

当初阵前两军对垒,细作频出。万一有人被敌军擒获,就服下此药,让人误以为是毒药自绝。

而服用过后,气息沉寂,心跳骤缓,看上去也和死人一样。

药效只有七日,七日过后也就失效了。

那时候敌人放松警惕,一般都不会埋葬敌人习作,这时候再想办法逃命,省得被严刑逼供。

吴老三那时偷偷找习作讨要了几颗,不成想今日派上了大用场。

白长生吃了药,就躺在发送上等“死”了。

刚吃完不过一小会儿,就觉得困意袭来,眼皮子来回打架。

越来越困,白长生刚要就势假死,忽然间想起了还有一要命的大事没有告知张妈!

急急开口,但是已经说不出话了。

折腾半天,很是着急,逐渐地就觉得天地一片漆黑,药效上来,意识也随之消失了。

张着嘴,瞪着眼睛,白长生就这么“死”了!

这模样看上去还真是死不瞑目的样子,张妈看了直拍胸口:

“这劳什子鬼药还真吓人,吃下就的德行了,不会真死了吧?”

有点心慌,张妈探手试了试白长生的鼻息,发现已经没有了!

而此时再去把脉摸心脏,都一点反应没有。

这到底是真死假死?

张妈有点琢磨不透了,不会出差错了吧?

明知是假,还是走心了。

眼泪朴樕,鼻子酸起,张妈跟着就哭起来了。

“你个小没良心的,就这么死了。这事可不能办错了哟!”

张妈挥着拳头捶打白长生的胸口,回身跪倒在发送前面,点燃了纸钱火盆。

这可是棺材铺,还有半口棺材。

那么多八宝琉璃盏还点着,当中怎么还有柱绿光的降香?

夜风呼啸,划破宁静,撕扯着张妈的心绪,又是害怕又是难过。

平日里那穷凶极恶对丈夫的样子,此刻也化作摧肠小娘子的模样了。

张妈跟这哭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了多久,就听见棺材铺的房顶上忽然起了一阵声响。

来了?

张妈心中瞬间紧张起来,赶紧小声地问:

“是谁?”

没人应答,这棺材铺阴森恐怖,张妈开始有些后悔接下这份差事了。

又是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两个黑衣人匆房梁上跳下,直接进了棺材铺里面,黑衣黑面,看不清身型样貌。

“是谁?”

张妈又问,还不住的后退,这俩人看着就面色不善。

“你又是谁?”

那俩黑衣人其中一人质问着张妈。张妈一听,赶紧回答:

“我是这家棺材铺掌柜的姐姐,来吊丧殓尸的,我弟弟没了。大爷来这有什么事吗?”

那俩黑衣人听完,对着咦了一声,好像很是想不通。

半响,其中一人才开口问道:

“他怎么死的?”

“上吊死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忽然收到一封绝笔家书,我就觉得我兄弟可能逢了什么事了,赶紧过来,结果···结果人就这么没了啊!哇···”

张妈这哭也不是假的,是真被吓到了。

那俩黑衣人听完,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又问张妈家书何在,张妈一听,赶紧从腰间掏出了那封“家书”递了过去。

其实这是早前自己按着准备,早都写好了的。

上面无非写了些什么官府不公,老爷无眼,白长生含冤受辱上吊自绝。

之前白长生又不小心害了人命,也是不想活了。

就告诉“姐姐”一声,自己跟着去阴曹地府“问候衙差祖宗”,不恋红尘的绝笔。

后面那句“问候衙差祖宗”本来不在计划之内,是白长生执意加上去的。

俩人快速看完,又细细回了一遍,其中一人就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不用咱俩动手了,畏罪自尽!”

“不对,他杀了谁?”

另一个黑衣人比那位倒是聪明些,看出了门道。

张妈一听,连连摆头说自己不知道,还埋怨了几句不该在亡人面前说笑的气话。

这也是白长生反复叮嘱的,如果问的话,千万千万要说什么都不知道,不然自己会有性命之忧。

不过当初张妈以为都是说着玩的。

“大哥,这娘们怎么办?”

之前那个黑衣人拿眼一瞧张妈,长得确实有些姿色。

虽然裹着黑面,还是透出色迷迷的眼神。张妈忍不住的心慌。

说好的”照着台词剧本演戏“就没事了,怎么还有“出卖色相”这一出?心说等白长生“活”了,不多加银子绝对不行。

这事儿给银子就行?

那黑衣人一听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伸手一拦,沉声道:

“不要横生枝节。眼前这人要是真死了,咱俩就走,回报师爷,要是没死,哼···”

前半句是说给自己人听的,这后半句不言而喻,张妈听了冷汗都下来了。

只见那黑衣人上前,一把推开自己,伸出一只手就探在了白长生鼻子前,另一手操刀在握。

鼻息不再,心跳骤停,脉搏无存。

这黑衣人反复试了几次,这才把那预备好的钢刀放了下来。

“看来真死了。”

黑衣人小声嘀咕一句,而身后那另一个猥琐的黑衣人却在旁边说话了:

“我听说有种西域奇药,可令人假死,怕不是这小子作扣(动手脚,挖坑下绊一类词的民间说法)在骗咱们吧?”

这一句说完,张妈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心头砰砰直跳!

坏了!难道看出来了?

“嗯,也是了,谁知道他是不是真死了,这么凑巧。不管了,补上一刀,假作真来就当真!”

那人听完,连连点头认同,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这是师爷交代过的,说完,狞恶一笑,只见钢刀提起:

刀宽背厚刃儿飞薄,杀人不见血光豪。紫微微、蓝洼洼,霞光万道,瑞彩千条!

那人操起钢刀来夺命,一把扎向了白长生的心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