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22章:三具尸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住手!”

“啪!”

张妈早就看出了这群歹人想要行凶。

刚才就悄悄操起了一根棍子,不错,就是白长生那根祖传的木棍。

一看这人要行凶,跟着一棍子就将那把钢刀震开了。

“呔,你这娘们不识好歹!”

那人看一刀不成,被张妈挡开了这致命一击,回头就骂,眼中凶光乍现。

张妈心说坏了,吓得木棍也掉在了地上。

不过也没跑,鼓起勇气挡在了白长生的“尸身”面前,两手张开,神情坚决,泪挂两腮痛斥道:

“你们还有人性没有?连死人都不放过,我兄弟刚刚枉死,你还要来补上一刀,到底什么仇什么怨非要这样!”

说着,嚎啕大哭起来。

那白长生手边的绳子,此时经过这么一闹,就掉了下来,散落在地上。

黑衣人本来怒从心起,听见啪的一声,看到一条绳子掉了下来。

联想到这可能是“上吊绳”,再瞧那白长生:

脖子上有青紫印痕一道,面色煞白无一丝血气,张口开眼,死不瞑目。

他俩可不知道白长生阴差阳错才会如此表情,不过经过这么再看一回,也是信了几分。

没看出那脖子上的伤痕是画出来的,也得益于白长生画得巧妙。

“罢了罢了,这娘们哭起来,一会有人注意到就不妙了。这短命鬼脖子上还有一道儿呢,应该假不了,走吧,别再多惹是非了。”

其中一个黑衣人唯恐招来旁人,赶紧想着撤退。

另外一人哼哼了一声,瞪了一眼张妈道:

“娘们!他到底怎么死的?”

张妈死不松口,就说不知道,看到白长生是吊死的,还是自己给解下来的。

“他干了什么又有些什么事,你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

张妈斩钉截铁,那“家书”上也并没有写出事由。

俩黑衣人一直死盯着张妈,倒也信了分,信张妈对此事一无所知,不然哪还敢在这里。

也确实,张妈要是知道来龙去脉,打死都不会答应来“捧场”。

奉命杀白长生,但是可没说两条人命。

俩人其实也不愿意,这就对视一番,留下一句:

“把嘴闭严了,不然有你好看的。”,就出离了棺材铺。

趁着夜色,上房踏顶,两个黑衣人猫腰快步离去了。

张妈这时候还保持着“护尸”的动作,直到二人彻底走远,这才瘫软在了地上,回想起来后怕不已:

“我的天爷哟,要了亲命了,长生你这小兔崽子,等你醒了要你好看···”

刚说到一半,知道走了嘴,赶紧捂住嘴巴不敢乱说了。

而棺材铺的外面,一个纸人,正看到这一幕。

听张妈说完,好像露出了咧嘴一笑的表情,趁着夜浓,也呼啸飞走了。

原来它一直都在这里盯着···

而在纸人的不远处,还有一人!

正是吴老三!

怕这事出纰漏,吴老三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但此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裤子都快尿湿了。

当天快到晚上的时候他就来了。刚刚藏匿好身形,前面就落下一个纸人,对月吐气,张口纳丹,趁着月色好不恐怖撩人。

三爷本能地摸了摸官刀,想着实在不行就和它拼了,是人是鬼,剁成肉泥再说。

结果再一瞧纸人的腿脚,吴老三就彻底蔫了:

那纸人足尖点地,周身凝气散发出一股劲道儿,气力鼓起了那纸作的身子。

这承气鹤立的手段,十个自己也不够瞧的呀。

再不敢妄动,就这么苦苦支撑着,每一滴汗落下来,吴老三都是多了一丝绝望。

一晚上本想着悠哉度过,但那纸人愣是一动不动,就站在自己面前不过一丈远的地方。

小声急喘,心跳都害怕被听见。吴老三死死贴着躲身用的木架,就感觉一股凉气从脊背上去,一股热流在胯下汹涌。

你不动我也不动!

你动了···你动了我大不了跑!

吴老三是这么打算的,也没功夫再管棺材铺里面。

直到那俩黑衣人离去,吴老三噗通一下摔在地上哀声连连:

“亲娘嘞,这说出去老爷能信吗?”

···

转过天来,有夜无眠,

张妈一晚上都在哭,外面有一丁点的动静都是一惊一乍。

眼瞅着天光大亮,自己可算心安了几分。

“那个吴老三怎么还没来?”

张妈一脸急切,来回张望着棺材铺外面,想是等吴老三按照约定过来,就告知一夜经历。

吴老三还有其他事情要办,不能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保护白长生,这也是迫不得已。

张妈的作用就是帮衬着说辞,万一有人来行凶作恶,也好说出这一番话来,让那些人放松警惕。

看那二人的功夫很熟悉,必是陈华手下的打手,这件事情已经知道了是和师爷陈华有关联。

理清脉络那一天王老爷也可以放开手惩治恶师爷了。

想法是好的,但不知道能否一帆风顺,所以张妈不宜露出真容,要乔装打扮一番。

而事情发生的急迫,当夜可能就会有人来行凶,张妈也就对付上阵了。

其实就是吴老三想借机夜会张妈。

张妈着急等着,就看到棺材铺外面,打不远的地方过来一人,正是吴老三。

晃悠着,脸色青黄,吴老三就这么溜达了过来。

“你怎么了?这差事太吓人了我不干了。”

张妈一看吴老三这德行就觉得这事越来越不靠谱,吴老三低眉搭眼也没个力气,开口应付道:

“姑奶奶哟,我也想快点把这案子结了。”

说完,强行打起精神,问了问张妈听到了什么。

张妈如实供述。

吴老三听完,一扫晦气,抖直了身子,一阵咬牙切齿道:

“好家伙,就知道有他,这事儿实了,回头准备下证据就上告朝廷!你就等着朝廷封赏吧!”

吴老三说完,张妈也不接茬,只想赶紧想回家看看,出来了一晚上,自己家中还有琐事待理呢,不能总在这里。

吴老三一听,就觉得有些棘手了:

披麻戴孝从外门出去,再到张妈自己家,如此行迹外人看到了难免起疑。

左右找找,忽然看到了那半口棺材。

吴老三弯腰去看,发现这棺材下面连着一处通道,应该是直通外面。

拍了拍手,起身跟张妈说:

“委屈你了,得走这里,要是前门出去,被看到了就不妥了。”

说完,指了指那半口棺材,一脸正色。

这一晚上被吓得不轻,现在实在是没心情再调戏妇女,吴老三难得的正经了一回。

外面天色渐白,已经有摊贩开始练摊开张开了,张妈一听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实在是不情愿:

“晦气,到时候不多给点钱可不行。”

一阵咒骂,十分忌讳这个,但却没别的办法,只能如此了。

二人合力,横推开那半口棺材。

用力的时候只觉得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随着棺材盖落地,二人张目去望:

张妈登时晕了过去。

吴老三操刀护胸,望着那半口棺材寒颤道:

“我的亲娘嘞,这又是哪来的?”

棺材内,有三具纸人,纸糊被划破,露出了三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