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50章:正主来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季礼一下子就醒酒了,跟着白长生急匆匆朝着楼下酒楼之外冲去。

俩人一到街上,仔细再看那人,果然就是宇文无双。

白长生只认识那身衣服,宇文无双他没见过。

但季礼可是认识,赶紧上前把宇文无双搀扶好,问他什么也不回答,目光呆滞,动作僵硬。

“他这是怎么了?”

季礼纳闷问着,白长生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受了惊吓给人都傻了。

俩人搀着宇文无双进了酒楼,大伙都围了上来指指点点,等俩人带着宇文无双避开众人,就到了二楼,找店小二取了一桶凉水。

照着宇文无双的脑袋就浇了下来,白长身又跟着几个耳光扇了过去,掐了掐他的太阳穴。

“啊!鬼啊!!有鬼啊!!!”

宇文无双被这么一折腾,登时惊醒过来,嗷嗷怪叫着站起来就跑,白长生和其他几个人赶紧把他给按住。

宇文无双动弹不得,向左右看着,这才发现都是自己认识的人,终于是放心下来,瘫软在了地上,紧跟着呜嗷一声放声痛哭:

“哇···我不过是想当大哥嘛,怎么真的有鬼找我呀。”

围着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直等宇文无双哭完,把他扶在了座位上。

又给沏了杯热茶,众人这才开始好奇。

季礼张口就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如今宇文无双再不敢隐瞒,这就哆嗦着说出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原来每晚来季礼门前敲窗户要坟砖的“鬼”,其实就是他!

要说这个宇文无双也是“志向高远”的才子,和季礼一样,都想当这劳什子北京才情十绝的大哥。

可是那天接连出了几个主意,大伙都给否了,季礼提议说去鬼哭坟拿坟砖,宇文坞胆小不敢去。

但是看季礼志在满满,这就怀恨在心,晚上的时候眼瞅着季礼朝着鬼哭坟的方向去了,心说这大哥非得落在他名下不可。

就想着该怎么把季礼当大哥这个事给搅黄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想了一天宇文无双就有了主意,吓那季礼一次,他就知道害怕了。

到时候添油加醋一说,季礼自然也当不成大哥了。

于是等晚上的时候,宇文无双穿着一身白衣,翻墙进了季府大院,趁着夜深人静,就跑到季礼的窗户前面喊:

把砖还我。

这么一喊,差点没给季礼活活吓死,怎么也不敢开门去看,宇文无双心里十分高兴,就这样连着吓了季礼一晚上。

等到临要走的时候,宇文无双看到了那季礼偷来的坟砖就在门口。

原来季礼觉得这东西晦气,就给放在了外面,宇文无双留心就把这个坟砖给拿走了。

过了一晚这季礼被吓病了,卧床休息,再起来的时候发现坟砖也没了,顿时惊慌失措。

那宇文无双拿了坟砖就藏在自己家里了,到隔天去打听,发现季府没人发现这件事。

这就知道他准是不敢告诉家里人,宇文无双也打定了主意想每天晚上都来吓唬季礼。

连着几天这样吓人,宇文无双完全把这个培养成了乐趣!

但是后来发现季礼胆子也越来越大,有时候还会凑在窗户前面,看样子是想要出来。

宇文无双觉得这样不行,还要扮地真一点,这几天的锻炼,自己的胆子也大了很多。

就想着去鬼哭坟,弄套真正死人的东西才逼真。

到时候也好借此炫耀一番,当上北京才情十绝的大哥。

喝了点酒壮胆,晚上的时候宇文无双就来在了鬼哭坟。

结果发现正好有一处虚坟可以下手,正是白长生和吴老三埋葬文武的那个坟包!

宇文无双以为是个老人的坟墓,虚土盖着一拨就开。

宇文无双也是喝了酒不怕死,想着干脆拿一件陪葬的衣服出来。

结果那坟里棺材一开,宇文无双吓得腿都软了,一下子就看到里面横死的文武!

身上还有伤口,宇文无双知道这人肯定是枉死的,也许还是被人害的,而自己居然这么贸然打开棺材。

转念又想,自己出来可是让人看到了,这要是案发了,不也得成了案中嫌犯了吗?

一不做二不休,宇文无双就把文武的尸体给捞出来了。

得把它藏起来,不然自己得遭殃。开坟扒棺的痕迹太明显了。

宇文无双就把文武的衣服给拔了下来,喝点酒迷迷糊糊,也真是胆子大。

带着尸体和衣服,装在了一个麻袋里,就走小路回了城里。

到了城里这尸体放在哪呢?

宇文无双有些没主意了,鬼哭坟肯定是不行,一路走一路想就把尸体藏在了别处。

接连几天寝食难安夜不能寐,宇文无双十分害怕这个案子牵连到自己,也没那个心情去吓唬季礼了。

这也是为什么有几天季礼发现没鬼叫窗的原因。

后来害怕尸体腐烂,臭味被人发现,宇文无双过了几天也睡不好,这就挑了个晚上,把尸体给掏出来了,装在麻袋里想着干脆扔掉。

走着,路上打东直门一过,就看到了白长生的棺材铺!

宇文无双就来机灵劲,想着干脆把尸体偷偷放进棺材铺里面。

这地方太合适了,到时候就算发现了也没事。

宇文坞精打细算,结果一到棺材铺,就发现这里面根本没人,连偷摸进来都用不上。

那时候白长生已经离开了棺材铺,而张三李四也还迷糊睡着了。

带着文武的尸体就进了里面,看文武没穿衣服,这屋子里又有白长生没带走的衣物,就顺手给文武套上了。

也是贼人胆虚,宇文无双胡乱把文武的尸体放在了白长生的床上,又趁着夜色就快速离开了。

结果还没到家路上就听见棺材铺起火了!

这可真是老天爷帮忙,宇文无双暗自窃喜,心说这事情彻底与自己无关了。

带着那身死人衣服,宇文无双心情大好,就想再来吓一次季礼,绝对不能让他也好过。

就在昨晚,宇文无双穿好了衣服,来在了季礼的门前敲窗要砖,

这也才有了白长生昨晚上看到的那一幕。

···

宇文无双说完,悔恨痛哭。大伙也知道了他也是因为太过要强,季礼气地不行:

感情自己这么久以来都是被他玩了。

上去就要打宇文无双,结果被白长生给拦了下来。

白长生还没弄明白,事情是清楚了,但他为何这么失魂落魄走在街上?

赶紧又问,只听宇文无双颤声又说:

他可是遇见真鬼了!

昨晚上吓季礼的时候,听到白长生屋子里面的响声,给自己也惊到了,生怕被人发现,宇文无双这就急急逃离了季府。

回到了自己家里,正打算休息,结果一进家中推开房门,就看到有一个纸扎人,正在自己房间里等着自己!

那纸扎人做的惟妙惟肖,宛若活人,宇文无双吓了一跳,只看那纸扎人伸出了一只纸做的手,冲着他阴测测说了句:

“把砖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