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57章:老三上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一边走着,吴老三心里始终想不通这案子里蹊跷的地方,总觉得有些东西自己没留心,错失了关键。

实在心烦,就想着干脆一了百了把那管家刘明给抓起来算了。

反正都知道他与此案有关联,严刑逼供一番不怕他不招。

到时候拿着呈堂证供上报给武城兵马司,也不怕抓不了那个师爷陈华了。

打定主意,吴老三这就要去府衙内调兵遣将,找那群自己信得过的手下去陈府拿人。

结果一到府衙,就看到一个老人,羊胡竖眉,皮松肉坠。

穿的衣服破烂不堪,一脸污泥让人看不清到底长什么模样。

这老人手操着登闻鼓,要鸣鼓告案。

吴老三把他拦住了,上了堂就要跪下听审,这老人家腿脚看着不利索,免不了要吃苦,不如自己先问问。

老头低着头,一脸的污泥哭着说自己的儿子被鬼抓走了。

吴老三有些奇怪,怎么大白天有鬼能夺人妻儿,难道现在妖魔鬼怪都进化了?

老头解释说和儿子上街买菜,突然天上跳下来一个纸人,就把他儿子抓走了。

老人去追赶,到了鬼哭坟的时候儿子已经不见了。

又摔了一下,老人痛的厉害,没地方说理伸冤这才来了府衙告案。

吴老三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子,纸人!

一下子就知道这事情肯定和之前的纸人有关系,赶紧让老人不要告状了,自己去带人上鬼哭坟寻找一下看看。

又问了问老人具体在鬼哭坟哪里,按什么路线走,老人就说是从鬼哭坟的后面,自己是从那里一路追上去的。

吴老三当时压根就没怀疑,看这老头摔得一脸泥,就安顿他先行回家。

让老头把地址告诉自己,有了结果自己会去找他。

老人说家就住在城东包家胡同!

那时候吴老三哪里想的了那么多,别过老人进了府衙,找了三五个可靠的衙役,跟着自己就赶奔鬼哭坟!

现在想来,老人说一路从鬼哭坟后面找那是为了避开白长生,那时候白长生和季礼正和那杨茹在鹞子李坟前聊天呢。

可是为何要避开呢?

那时吴老三带着衙役,备好了锁链,心说这一次一定要有所收获。

几个人到了鬼哭坟,一路寻找,只看到路上有斗大的鞋印,看样子是新近踩出来了。

现在去想,这就和放糖引诱孩童自投罗网是一回事!

吴老三没多心,只觉得这是个线索,带着衙役就沿着那脚印去寻找,拐弯抹角上山下坡这几个人就到了那天的鬼屋前面。

吴老三看到这个鬼屋,心里一阵阵嘀咕:

难道说是那纸人借童子之身还魂?之前来过两次了,还砍了一次,后来再到此地这里面空无一物呀。

眼下正是白天,晴空朗朗,艳阳高照,三爷艺高人胆大,这就首当其冲要三探那鬼屋。

吩咐其余衙役在外面听令,如果里面有凶险,众衙拆一定要第一时间支援进去。

有备无患,三爷操起官刀,横立身前,缓手推开了那鬼屋的门。

吱呀呀

那屋门的声音十分刺耳。

进了屋内,吴老三这此才发现,这屋子竟然没有窗户来通气,整间屋子都是破烂的门脸,好不瘆人。

外面晴空万里,里面却什么都看不清。

隐约间,只看到那床上好像有人,吴老三问了句是谁,也没人回话。

仔细去看才发现是一个纸扎人,怀里抱着一个小童!

吴老三大惊,难道说这已经借尸还魂了吗?

不敢靠近,唯恐生人气冲撞了邪祟,吴老三掏出了火折子想要点亮这屋子。

火折子咔嚓咔嚓一点,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那火折子还没离手,就看到屋子里有根蜡烛,自己着了!

绿幽幽的火光,扑扇着好像随时要熄灭,整个屋子都是一阵阵绿光盈盈,好不吓人。

吴老三还没细看床上,突然间,就看到那蜡烛的火苗噌地一下暴涨了十余寸!

紧接着整个屋子都起火了!

就这么突兀,吴老三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这屋子已经着起了熊熊大火。

不像寻常的火势,这火光看着居然都是绿火。

止不住的焚烧着整个屋子,吴老三吓坏了。

须臾不过,这屋子居然这么大的火,可怕的是连起火的原因自己都不清楚。

眼下情况危急,时不待我,吴老三没心情管别的,就地一滚从茅屋翻了出来。

此时外面等候的衙役一拥而上把他拽到了远处。

一群衙役眼睁睁看着那茅屋起火,拦也拦不住,全都傻眼了。

吴老三说出那茅屋起火的过程,大家都很纳闷:

这屋子起火,一时半刻怎能如此烈焰焚天?

谁也闹不清楚,但这事情不能让旁人发现,不然自己这里说不明白可就是故意纵火的嫌犯了。

带着一众衙役,吴老三也管不了那孩童的事情了,只能沿路返回。

来到府衙,跟众衙役说了此事万万不可泄露,就独自又出来了。

眼瞅着被掳走的孩子找不到了,吴老三心说还是要去安慰一下那老人才对。

按着老人说的地址,吴老三这就来了东城。

左找右找,那老人的地址十分奇怪,正好是包打听的院子。

吴老三当然认识这包打听,心说难道是包打听的私生子?

还是那老人说错了地址?

揣着好奇走进了院子。

毕竟是包打听,来了这里,吴老三也确实想着打听一番,兴许能从她嘴里知道些什么有用的线索。

···

中途吴老三和包打听干了些什么,季礼玩命地问,吴老三死活不活,就说了句喝茶聊天。

好一个喝茶聊天···

吴老三说完这些,拍案而起:

“你之前说这老头子的样子,我那时候心里有事没记起来,眼下这么一琢磨,定是那老头子搞鬼骗我了!骗我来这里,这是引我上钩呀!”

哪有什么被纸人掳走的孩子,分明就是托词,老人匠心布局就是让自己来这里与白长生等人相会的。

为何要如此这般,吴老三就不知道了,此时胸口起伏恨的牙痒,居然被他这么愚弄,借手焚烧屋子来毁尸灭迹?

那里面有秘密?

“我知道。”

白长生看着吴老三,想明白了为什么那老人施手段让他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