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66章:文颜之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吴老三赶紧问唐无心这是怎么回事?

那天把张三李四送上门的时候,这俩人分明还是活生生的两个人,怎么现如今竟然成了···

这是什么东西?

唐无心嘎嘎怪笑着:

“这是蛊人。”

“蛊人又是什么东西?你把他们弄成这样,怎么上堂听审!”

吴老三气地跳脚,这张三李四可是重要的嫌犯,成了什么蛊人,这可怎么办。

唐无心幽幽开口道:

“放心吧,他俩上堂听审的时候,我会让他俩复原的,只是这一段时间这样子而已,况且这蛊人可非一般巫毒之法,大可放心。”

这让吴老三如何放心得了?

但是怎么问这唐无心何为蛊人,唐无心都闭口不谈,只是说放在这里就好。

那管家刘明也一样,绝对在上堂之时宛若常人无异。

吴老三嘬着牙花子看着唐无心,这到底放不放在这里?

要是不放在这里也没地方好安置了。

又问了几遍,那唐无心却不搭话了,上前拽着刘管家的脚就要回后院。

吴老三把心一横,暂且放在这算了。

看唐无心没搭理自己的意思,吴老三也不喜欢这地方,实在太过邪门,这就赶紧出来了。

出来之前,吴老三却听见身背后唐无心又开口了:

“说死九个,就不会少一个,也不会多一个,他们的手段就是这样,你只看到了表面上我的狠毒,殊不知那断命师又是何等的草菅人命。”

吴老三一下子站住了,皱着眉头看着唐无心的背影赶紧问他怎么知道这些。

那唐无心只说是偶然间得知的这一脉传承。

别的不能多说,让吴老三安心办案就可,白长生可能会有“危险”,再不去的话可就错过好戏了。

吴老三一听,唐无心果然知道些什么,但听他所说,白长生有危险?这可不能耽误,赶紧星夜兼程赶奔到了温柔乡。

结果一到温柔乡,上楼进来就撞破了白长生和花嬷嬷的“奸情”。

白长生听到这里,一脚踹过去,破口大骂:

“你管这叫奸情?老子是被迫的好不好!”

“你看看,果然有事!”

吴老三一脸“我说对了”的表情。

白长生发泄不出来,翻着白眼坐下来开始和吴老三商量接下来怎么办。

那蛊人一说,白长生倒是从旧时传闻中听说过,乃是用巫毒下蛊,炼化活人驱使为奴,本以为是个荒野传闻,想不到那唐无心居然真的做到了。

这人不仅心狠,而且诡异难当,日后面对此人当要留心一些了。

刘管家不明就里,就想着发横财,结果把自己搭进去了。

也是活该,被鬼迷了心窍死活不顾,到了堂上自有他的公道。

俩人站起来,看外面天已经蒙蒙亮起了,看看地上噤若寒蝉的花嬷嬷,吴老三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该如何处置?

“七天一个疗程···”

白长生在一旁幽幽这么说了一句,吴老三一听,拍了一下脑袋:

“我怎么没想到!”

紧跟着从衣服里掏出了那之前给白长生服用过的“假死之药”!

这人先不带不回去,就把她安置在这里。

也就这两天了,等上面来人再来拿她。

花嬷嬷不明就里,也不敢反抗,被吴老三喂了药丸没过一会就睡下了。

俩人赶时间就从屋子里走出来,一出来就看到台阶上挤的满满全是人脑袋。

大伙全都凑来了,但是没敢靠近,都在这小声嘀咕着。

“一下来两个,花嬷嬷好胃口。”

吴老三咳嗽一下,说了句:

“咳···花嬷嬷有些累了,这几日都不用打扰她,让她在这睡一阵子缓缓,谁也别进去了。”

哗然大惊,所有人都变了颜色。

有个人当即拱手道:

“二位壮士好...饭量!”

···

白长生和吴老三出去的时候脸都是抽搐的,这名声传出去可真好听了。

吴老三没管,说了句该去看看季礼还有那个宇文无双就走了。

胡同口,几个身影一闪而过,白长生和吴老三都没有发现。

等到俩人分别,白长生漫步而行,正琢磨该去哪里,结果走回到了那文颜文武的院前。

那院子里传来阵阵啜泣的声音?

白长生嘶了一口气,这是谁在哭?

赶紧进院子去看,只看到院子里有个妇人。

长得还算标致,正靠在那蚕丝织布机上面啜泣不已,这应该就是老三口中文颜的妻子了。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回来的,白长生上前打了个招呼。

那妇人正哭着,也没留神有人进院子,看到是个年轻人,怯生生问是谁。

白长生慌说是衙门口的人,那女子一听,登时放声大哭,果然她就是文颜的妻子文氏。

白长生就知道这里面有事情,细细打听,那女子啜泣之余,说了件惊天的事情:

自那天遇到吴老三之后,文氏压根不信文颜会被官府之人看中,暗自去衙门打听了一下,得知文颜很可能已经死了。

这一下文氏彻底失去了主心骨,伤心欲绝。

终日以泪洗面,每每看到丈夫的遗物,还有眼前的小屋,可真是撕心裂肺。

刚回来就和丈夫天人相隔了,这份丧父大痛如何能忍?

怎么也住不好了,文氏悲伤之余,就想着回娘家住一段时间。

文氏简单收拾了一下行囊,就雇了一辆马车回到娘家了。

可一到了娘家,文氏大惊,怎么呢?这文氏的娘家本来也是穷苦人家,平日杯水车薪渡日,隔三差五还油米不济。

但是文氏这次一回到家中,却看到家中的器物全都换成了名贵的物件,桌椅板凳都也都是鸡翅木镶金边的,象牙筷子雕翡翠。

老太太和自己的兄弟们阖聚一堂,还雇了个厨子做饭,那桌上有酒有肉,大鱼热菜好不馋口。

文氏以为家中逢了贵人,赶紧去问。

娘家人一看是她回来了,脸上堆着笑给她请了上来。

要知道平时文氏回来,娘家人都是冷眼以对,说她嫁了个没出息的男人,让全家人都抬不起头。

文氏不明就里,听大家解释这才知道,家中确实遇到了贵人,这个贵人就是文颜!

文颜托人从北京运会来了一个包裹,包裹一打开,里面珠光宝气,足足有五百两银子之多!

这才有了钱换的这些家具摆设,那包裹里还写着一张纸条,上面说之前冷落了文氏如何如何,余生一定要让她富贵如何如何。

文氏大恸,跟大家说了文颜犯案死了的事情,这些东西很可能是赃银,但是家人都已经把这花了,知道这可能是赃银也都犯难了。

总不至于再还回去吧?

娘家人初为富贵,也是心狠,就把文氏轰出来了,文氏流离失所,没有办法又回到了北京。

自己之前是前脚走那包裹后脚到,文氏也猜到了这银子肯定来路不正,不然哪来的贵人会施舍这么多给文颜?

这不是五百两银子买一条命吗?虽说贱命不值钱,但好歹也是自己的夫婿啊。

回来院子,抱着那织布机就这么哭了起来,也就遇到了白长生。

白长生听完,细细琢磨了一遍,倒吸一口冷气:

“陈名士好狠的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