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75章:师承断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白长生没回头,他知道这肯定是那纸腿老头,不过说自己是他徒儿,难道说真有什么劳什子传承给自己准备着?

回过头,看着那老头,一脸的邪性,白长生也没害怕:

“老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嘎嘎嘎。”

老人怪笑着,走向前来坐在了白长生对面。

白长生此时再去看,不知不觉间,这桌子上多了一壶酒,两盏杯。

衬着烛光不稳,照在那杯盏上流光溢彩,绽放出了无尽的幽深与鬼魅。

“很多事情还没个头绪,还想请老先生告知详情。”

白长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客气,究其原因,其实就是因为打不过,要是打得过谁还用得着以礼相待?

“小伙子不错,脑子虽然愚笨,但是调教一二作为我的徒弟也勉强及格。”

老头看着白长生好像很满意,白长生有些不悦了,谁说要当你徒弟了?

“你害死这么多人命,就不亏心吗?”

“都是该死之人,再说我只不过是搬动了一下尸体而已。”

老人说的云淡风轻,白长生心中发冷,咄咄逼人:

“就这样?你就可以为了自己的传承玩弄他人性命还如此轻描淡写?”

“他们还算是人吗?”

这一句话,白长生错愕住了。

“银子是白的,看在眼里却是红的,他们可曾想过所害之人?”

“那...”

“他们已经不是人了,是银子包裹的皮骨,而你,还算有良心,做我徒弟不亏!”

白长生并未作答,那老头好像看出了他心中所想,狡黠笑着:

“慢慢来,跑不了你的,做我徒弟是你命中注定,你来看!”

说完,用手一挥,只见桌子上又出现一张黄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一堆东西。

白长生心说难道这就是传承?把那张纸拿起来,眼睛这么一打,脸都绿了:

那黄纸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写着一大堆条款合同,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民族籍贯,免责声明。

注意事项,条款细则···好嘛最下面还写着最终解释权归这老头所有。

“看到了吗,嗯,看看,仔细看看!”

老头一脸的邪笑,还有些兴奋,白长生点了点头:

“你开心就好,我不会签字的,退一步讲,就算我签字画押,你给我卖到南洋做苦工猪猡怎么办?甭这蒙我,赶紧解我疑惑。”

说着,把那张纸放了下来,可一放下来,老头就收回去了,怪笑着把纸举起来给白长生看。

刚才自己握住的一端上,指印已经按压在了上面,不知道这黄纸动了什么手脚,白长生脸一拉,这老头太贼了。

“我不管,你这属于拐带,不作数!”

老头也没管,收了纸张心满意足,白长生越来越不安了,这怕不是真要把自己给押走卖了去吧?

“你···”

“罢了,既然拜入我门下,就给你讲讲这断命师的故事吧。”

白长生这么一听,就来了兴趣,凑上前去听那老头细说,老头没着急说,倒了两杯酒,给白长生一杯,自己端起来一杯。

一饮而尽,白长生也喝下了,此时口干舌燥,还有这么一群纸人围坐周围,也确实想喝上一口壮壮胆。

可这一杯酒喝了下去,只觉得芬香之气萦绕在舌尖,不断打结纠缠,腹中留香,吐气如兰,紧跟着天灵之上好像有白气散出,一口下肚竟然就有点醉意了。

不仅如此,连神志都开始不清不楚了,脑袋里好像有人在说话,轰鸣阵阵,道法之音袅袅,哞声震荡全身。

“你这酒味道不错,再来一杯。”

老头听白长生这么说,眼睛眯起,细细观察着白长生,沉吟片刻又给他倒了一杯,白长生二饮美酒,好不惬意。

“这酒什么名字?”

“此酒名曰龙涎!”

白长生哇地就吐了,感情是口水酒?喝人家口水这也太恶心了,那老头嘎吱嘎吱笑着,声音好似枯柴折断。

白长生咒骂不断,那老爷也没管他,自顾自说起了断命师的过往:

断命者,断人命而留因果,以密法挥击人道天际,弄局作势,注重的乃是权谋,手脚之武鄙视为下等。

而这个案子,也是断命师传承的延续,老人叫它九尸十命案,这案子推演了很久,里面暗藏无数杀机凶险,谁能破此案而不死,方可拜入师门。

人心难测,若能洞悉其中的天机,自然无往而不利,而纵观整个断命法,则细分为四篇:

一曰断命,二曰断己,三曰断道,四曰穷途。

这四者结合,方能旗开得胜,治敌破溃。

但是也不能一蹴而就,循环渐进方为正道,那之前的活人八术,正是老头送给自己的见面礼,就出自断命一篇。

此法虽然洞悉人心,但也有弊端,每每强行干预因果,就会给自己添加一份罪孽,阻挠的因果越大,反噬越严重。

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到了最后,很有可能整个人都会沉沦消散,化为脓血一滩,这也是这门传承的可怕之处。

白长生听到这里,看了看老头的纸腿,难道这就是反噬的后果,那自己还是不学为好,省得落个蹊跷惨死。

“你为什么要传授我这些,我可不想早死早超生,还有,这案子为什么叫九尸十命案?不是就死了九个人吗?”

老头看着白长生,好像在窥视他的内心深处,没说话,只看他指了指白长生的胸口处,白长生一下子想起了老父亲的画像正在身上。

他怎么知道的?白长生琢磨不透,但是把那画像掏了出来,一打开,宝相庄严,不怒自威,白三石威风凛凛依旧如常。

老头看着画像上的白三石,好像认识一般,这让白长生很是惊诧,没听老父亲说过这一号人物呀。

“你认识我父亲?”

“何止是认识,多少年了哟。”

老头的语气好像很是怀念,白长生一听这话,一下子站了起来,老父亲难道说与断命师有什么瓜葛?

“你也不要多问,有些事情你知道的太早与你不利,等到云开雾散,自会水落石出。我只能告诉你,你的父亲,天地仁杰,我穷尽一生也不能比肩,你和他一样,日后必得大放异彩。”

老人袍子一挥,没打算告诉白长生关于他父亲的过往,白长生心中激荡,看着老父亲的画像只觉得鼻子一酸,心中苦涩。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父亲没有死?”

白长生唇齿轻颤,那老头站起身子,背对着白长生,映着晚霞一语道出:

“若寻前路,拜我门下。”

“好,拜你为师,师父!”

白长生此时心情激荡,顾不得其他,只想知道老父亲怎么了,如果说没死,那自己穷尽所有都要找到他。

虽为弃子,忠心可表日月。

“好,好,好。”

老人连说了三个好字,回过身子拍了拍白长生的肩头,白长生又问该怎么办,那老头一笑而过,用力拍了一下白长生的脑袋:

“还不懂吗!”

精光一现,云开雾散,白长生只觉得眼前无数神魔妖祟接踵而至,场景纷至沓来。这情形怎么如此熟悉,那日梦中不时遇到了吗?

“你干嘛又打我脑袋?”

白长生很纳闷,老头一听,也有点来气了:

“好意思说?给你活人八术是让你物尽其用,你却这般浪费,应该要...”

刚说到关键之处,只看那老头脸色骤变,扭曲流汗,弯下了身子,好像很痛苦,白长生大惊失色,这是怎么了,难道说是反噬?

老头嘴角溢血,没了一点活人的样子,面目苍白,疲惫不已,好像快要坚持不住的样子,看着白长生,叹了一口气,把那双纸腿抬了起来。

稀里哗啦。

那老头把纸腿弄碎,里面有两根骨头,皮肉尽消,只有两根腿骨,这是怎么活下来的?

白长生眼睛瞪大,看着老头把其中一根大腿骨取了下来!像是拆卸零件一样自如!

又从那腿骨里面拔出了一把匕首尖刀!

就是之前老头摆弄的那把!老头把尖刀拿出来,递给了白长生。

“此刀乃我腿骨所雕,名叫蚀骨,就交给你了。”

说着,把那骨刀扔给了白长生,白长生接在手上,心中翻腾,这居然是老头用自己的腿骨雕刻出来的利器!

何等手段,何等心境?

入手之时,刀身冰凉阴冷,白长生心中骇然。

“我不能道尽天机,只能靠你自行寻觅,这份传承,我也交给你了,剩下的事情,就与老夫无关了。”

老头踉跄一语,穷途末路。

“什么传承,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白长生很是急迫,却看到那老头一阵阵笑意,指了指那壶酒,难道说都在酒里了?

刚要再问,却听到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乍起,好像有什么东西来了,而此时外面忽而狂风大作,黑云密布。

一道惊雷劈下来,响彻云霄,本是晴空朗朗此时却宛如凄苦黑夜。

“到那一天,走哪一步,就全靠你了。”

老人喃喃说着,白长生听不懂,难道说日后还有劫难?

沉默片刻,那老人回过身子,直勾勾看着白长生:

“对了,还有件事没告诉你。”

白长生急切发问,什么事?

“也没什么,只是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