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89章:鬼奴惊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吴老三比划了一下,白长生蹑步向后,把蚀骨刀拿在了手上,这是谁一直贴在门前偷听?

鬼上门?

胡思乱想着,手上可没敢怠慢,白长生攥紧了蚀骨刀,和吴老三使了个眼色,吴老三心领神会。

猛然一抬手把那房门拽开!

吴老三举刀问天,往外面一瞧,整个人却是呆滞住了,身子正好挡在白长生前面,让他看不到外面是什么人。

吴老三怔怔举着刀,恍神片刻,遂即用手指了指后面的白长生,好像在跟外面那人示意?

那意思是···有事找他?

门外那人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吴老三一个垫步弯腰闪了出去。

蹬蹬蹬!

沿着门框迈步闪到了院子里,吴老三这才回头,冲着白长生抱拳拱手:

“我去搬救兵!坚持住!”

说完,掉头就走毫不留念。

白长生整个人都傻了,想不到这瘪三居然如此没义气,就把自己扔在了这里和鹞子李面对面招呼!

真的是鹞子李!

白长生看了几遍,那腿上的腱子肉,身上那层糊纸,还有两眼无神的空洞,除了他还能有谁?

心里打着鼓,腿上打着颤,白长生把蚀骨刀立在胸前,向后连连退步:

“你···想干嘛!不就是把你家刨了吗,至于这么记仇?”

废话,把你家强拆了你不来寻仇作妖儿?

白长生心里七上八下,脑中翻腾着断命师里所有关于临敌阵前的记载,可是···

查无所获!

断命讲究的是弄局做势,机巧造化,对拳脚之争弃如敝履。

这不是要了亲命了吗?

月色不透,空气中也飘散着一些令人不安的尘齑。

经过这么一闹,吴老三那么一喊,吕不辰也被吵醒了,把房门打开,睡眼惺忪迈步走了出来。

“谁啊,大半夜的嚎什么啊··啊!?”

吕不辰这个“啊”字很有趣,前半截发出的是语气,后半截是情绪。

头皮都要炸开了,吕不辰看到了他们口中反复提及的纸扎人,此时就站在白长生门口!

吴老三正跑到这里,看此屋房门打开,一推吕不辰就跟他闪回了房内,紧接着一把扣紧了房门。

“啊个屁啊,还不进去?跟这一起死啊!”

门关紧的时候,白长生听到里面销子暗扣锁死的声音,还有桌椅板凳挪动的刺耳声。

白长生牙都痒了,恨不得亲手掐死这两个玩意!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还在惊慌愤怒之际,却看到眼前的鹞子李动了!

鹞子李拱手抱拳,深施一礼:

“奉先公令!归山!”

那声音像濒死之人,又像是生锈的铁片在摩擦。

说完,鹞子李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了,肩膀一沉,没了半点儿凶煞的模样,虽然看着依旧邪魅,但却给人一种谦恭受令的感觉!

白长生立刻觉察到了一隅前因!

难道说是因为之前自己滴血渗在了令牌上,才引得这纸人上门吗?

又不太确定,小心翼翼上前把令牌从桌子上拿起来,随手一向下挥!

果然那鹞子李随之跪倒在地!

身形猛然下沉,那纸做成的身子呼啦一声,撕扯开来!

里面露出了半截身子!

白长生就着月色一看,好嘛,还光着屁股呢!

挺白,原来里面包着一个人,这人应该是活着的!

白长生心下骇然,他怎么也想不到鹞子李的真身一直都藏在这具纸扎成的身体里面。

之前一直都以为是借纸身还魂。

不过为什么要包裹在纸里?

左思右想,痛下主意,看鹞子李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反而还很恭敬,白长生壮着胆子上前,把鹞子李扶起来。

触碰到鹞子李身子的时候,只感觉里面彻骨的冰凉,没一点活人的热度,而且肢体很是僵硬,关节铸铁。

鹞子李也没反抗,被白长生按在了座椅上门,白长生撕开那一层糊纸,只看到里面鹞子李真身显现!

整个身子不着一丝一缕,但铁青无光,触碰了一下脸蛋,那皮肉之间尚存弹性,但不比寻常。

眼珠子凹瘪成了干涩的球状,指甲狭长,心脉乌黑,血管处的青紫痕迹显化在皮肤表层。

这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的?

白长生尝试着把手贴在鹞子李的胸腔,没有一丝动静。

刚要撤手而回的时候却感觉到了跳动!

还有心跳!

只不过异常缓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长生来回看了几遍,发现鹞子李不动一丝,口鼻之中有很多污浊的泥水,面如死鱼,确有呼吸!

但是发稍尖有很浓重的药味,那味道深刻入鼻,腥臭无匹,让人觉得是泡在了腐烂的尸骨中一般。

很可能是鹞子李当年临死前被人救起,服下了什么秘药又施加了手段,才成就了这么一尊活死之躯!

这么一推断,白长生就猜到了肯定是老人和杨茹这两者其中的一人,杨茹说这是驭魂术的手段。

联想到了她曾经说过驭魂术可以横断天地,驱使鬼奴,这鹞子李很可能就是一具鬼奴!

这就是她送给自己傍身之礼!

想不清楚,但确信了令牌可以驱使鬼奴,白长生试了几次,发现鹞子李果然听话,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给我倒杯水。”

白长生拿着令牌,尝试着说了一句,只看到鹞子李站了起来,果然去端起了水壶。

半死不活,但是用密法手段可以令其臣服,这驭魂术好手段,白长生心中窃窃。

剩下那十七具呢?

又想到那十七具,这一具鬼奴里面藏着鹞子李,那十七具又有什么人藏在里面?

可惜那一场大火已经焚烧殆尽了所有纸人,白长生心中难免有些遗憾。

有一个也是好事,看来日后很多事情都能借由此手来帮自己去办了,这倒是个好消息。

那天鹞子李来抓自己,但是吃了一个小药丸撇下一句话就走了,今天又飞回来了,这一切恍如隔世,但却令人不得不信服,人世间确有诡异。

白长生站起身来,默念静心观自在心经让自己稍微平复。

而后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恶笑连连,白长生看向了吕不辰的屋子。

操起令牌,大手一挥,鹞子李翻身站了起来!

有手下的感觉真好!

雄赳赳气昂昂带着鹞子李来到吕不辰的房门口,白长生一脚踹开了房门,拿着令牌,冲里面瑟瑟发抖抱成一团的两人大喝:

“一个吃我的穿我的不管我,一个喝我的帮他的不顾我,光屁股老李,来啊,给我狠狠地打!”

月色凄惨,一个光屁股老爷们不断翻身打滚扑进了房间,紧接着里面传来阵阵哀嚎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