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02章:邀鬼对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眼前一幕,白长生这一辈子都没遇见过。

只看到有数百只猫在院子当中!

阴冷的眸子死死盯着自己,在这凄冷的夜风中,一百来对发亮的眸子让白长生更觉惊异。

那群猫儿摆弄尾巴,或坐或躺,也不知道是怎么寻到这里来的。

再一想,那怪和尚刚才所学的猫叫,白长生心说难道是他的叫声吸引这群猫儿前来?

这和尚居然可以用声音唤来动物,通晓兽语!

白长生细细辨认这群猫,发现正是之前在坟头遇见的那些野猫。

数量也没见有少,看来并没有被这怪和尚杀了炖肉,可能是个误会。

但这一幕并不比吃猫肉来的轻松,白长生回头喝问:

“你这和尚···哎?哪去了?!”

惊回头,送二目,那个怪和尚已经不见了!

桌子上没有酒,没有肉,只剩下枯冷的蜡台,和一只大老鼠!

哪里还有什么和尚!

难道刚才与自己喝酒的,是鬼?!

白长生骇然,走回屋中来回去找,左右一圈也没有什么暗道机关,这和尚是怎么消失的?

桌子上冰冰凉凉,什么都没有,去摸了摸那个蜡台,冰冷刺骨,并没有燃烧过后的温热感。

难道之前的种种都是障眼法?

这···

白长生打了个哆嗦,不过看那大老鼠还在,知道这不是做梦。

一伸手,把那老鼠拿了起来···

“嗷呜!”

身背后传来一阵阵凄厉的猫叫声,白长生猛然回头,只看到所有的猫都冲了进来!

眸子里透出一股子热切,不顾一切冲向自己手中的大老鼠,白长生吓了一跳把那老鼠扔在了地上。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所有的猫都扑了上去,把那老鼠给堆围了起来。

这时候再不走难道还要等吗?

白长生迈步就冲,一点都不含糊,基本上贯彻了季礼的方针,冲向古刹外连窜带跳。

他可没注意,那古刹的房檐之上,坐着一个大和尚!

这和尚手持一丈朴刀,面前摆着好酒烂肉,自酌自饮邀月当朋!

“施主,他这里有我在,不会乱,愿你前身不问后世身,一路走好,老衲我敬你一杯!”

说着,和尚干尽一杯烈酒,豪迈狂笑。

恍惚间诡风骤起,吹倒了面前的那杯烈酒,杯盏中泼贱出了一捧白玉。

这一杯酒,饮尽了黄泉,谁都莫问前程有多少孽恨。

···

等白长生急匆匆跑下山,一路化成一道白光,马不停蹄人不休就回到了太方村。

一头扎进老胡的屋子里,那老胡正在剥蒜。

看到白长生如此惊慌失措,老人赶紧问他又怎么了,出去一次不利索一次,这驴球球太不省心了。

白长生关紧了屋门,大口喘气。

跟老人家也没怎么细说,就说遇到点邪门的事情。

老胡给他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后白长生嘱咐道:

千万不能靠近半山那个古刹,那里面有古怪。

“我就说别去那地方,说了你还不信,这下半路遇鬼了吧,还不小心点。”

老胡埋怨着,给白长生端来了剩菜剩饭。

也没胃口,胡乱拔了几口菜,白长生脑子里面胡思乱想靠在床上就这么睡下了。

一晚上就觉得翻来覆去想不明白,难道自己真是遇到鬼了吗?

院子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什么,白长生也不敢去看了。

一觉到了天亮,白长生折腾半个晚上才睡下。

等一醒来,伸了个懒腰,白长生哎了一声!

不对啊,怎么睡着之后,没有去那片混沌当中?

一个激灵,难道是那老和尚对自己用了什么手段?

对啊!他不是斩断了自己的什么杂念吗!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白长生不知道,反正觉得很蹊跷。

不过确实自己已经很久没这样安眠一晚了,也有点怀念。

坐起来就觉得全身都舒服了几分,心说这可能就是那鬼和尚口中的“轻松”吧。

此时老胡早都醒了,人老觉少,正在外面忙碌,白长生洗漱完毕出来帮忙。

拿着斧头帮忙劈柴,白长生已经习惯了村子里面的生活,不过还是忍不住问自己难道一直就躲在这里吗?

有点烦躁不安,手上也没怎么留神,一刀劈了下去错了方向,把旁边放着的碗给劈碎了。

“喵呜!”

一声惊叫,旁边有只老猫正在睡觉,被这么一吵就醒了,站起来抖了抖身子走远了。

白长生现在一看到猫就浑身难受,幸好是在白天。

那猫儿好像发现了什么,奔着远处跑了。

不一会嘴里就叼着一只死老鼠回来了,这倒机灵,起床就能干活。

不过再一想,好像有什么不对头。

没来得及细琢磨,就听到村口的方向传来一阵阵惊呼的声音,稀溜溜车马喧嚣。

官府又来人了?

白长生一下子就想到这个,赶紧躲回了屋子里面。

透过门缝去看,只看到一行两列,黑马黑身。

看那刀口森然,提刀的人各个威武凶煞,眉目间有着那么一股子邪气,白长生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伙强盗。

“坏了,怎么强盗来了?”

挺着急老胡,老胡此时正在邻居家串门,也不知道会不会被这一伙强盗为难。

太方村本就不怎么富裕,遇到着蛮不讲理的强盗那可真是火上浇油。

自己出去也是徒劳,但愿他们不要发难,白长生为这村子的人祈祷着。

也听不清楚外面说什么,干着急也不是个办法,白长生悄悄把门关紧了,从侧边的窗户翻了出去。

到了院子里面,挨着矮墙,白长生猫着腰悄悄往外面看着,只看到那一伙强盗已经把村中老人都拢到了一起。

难道要杀人?

这可怎么办!

一会的功夫就看到几个强盗下手来了这个院子,踹门进去找了一圈,发现没人就走了,也没翻东西。

白长生藏在矮墙这,有个草垛子,正好能把自己遮住。

整个村子都找了一遍,这伙强盗并不像图财害命的人,只是把所有人聚集在了一起。

为首一个人,穿着灰衣长衫,脑袋上裹着一块方巾,骑得马儿也是翻蹄亮掌,一看就知道是头目。

这人声音洪亮,气沉丹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有功夫的好手,看所有人都到了,灰衣人这就说话了:

“我来这里,也不为难你们,看你们也都不富裕,放心,我不为难你们!”

听语气好像不是要打家劫舍呀。

那灰衣人停顿了一下,继续道:

“你们一时半会也凑不齐,我好人做到底,给你们十日时间,凑齐百两黄金,这样还算公平吧?”

还是一回事啊!

足足百两黄金,这数目别说是太方村,十里八乡全加在一起也没有呀!

那群老人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马上就有人反对了,说我们这地贫人穷,掏不出那么多钱财。

那灰衣人一听,嘎嘎一笑,一个挥手就从马侧背掏出一把紫良精弓!

一点都没客气,搭箭在弦,咻地一声射了出去!

出头的老人应声而倒,所有人都惊骇住了,这强盗太狠毒了!

灰衣强盗射杀一人,环顾四周,声音桀骜不驯道:

“我灰瞎子一言既出,还有人敢反对?说十日就十日!谁也别在这跟我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