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14章:欺师灭祖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听得此名,白长生心中难免惴惴,杨茹口中的“娄冥”,那邪门歪道的传人,竟然就是白居寺惨案的始作俑者!

白居寺惨案,他之前也听说过,那时候他还年幼无知,只知道这案子最后不了了之了。

但今天再听,居然里面还有这么多故事,真是令人唏嘘。

断命师的传承,白长生一直除了自己就没人了,不成想这个娄冥也是此道中人。

而且比自己强!

这点很重要,自己初问断命,一切还好似云里雾里,现在又多了这么一位。

左右局势来用机关暗扣害死自己的同门,再加上那悬而未决的当铺疑云,此人实在棘手。

日后还是要多加小心此人了,幸好自己见过。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鬼和尚睁开眼睛,转为和颜悦色的模样,看着白长生道:

“小子,日后你还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而他们也都知道你父亲的事迹,你不用去问,因为谁也不会说出来。”

“为什么?你们到底是谁?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父亲尚在人间,叮嘱你们不要告诉我?”

“这一方芸芸众生,法道万千,自有自己的轮回定局,你强行干预,必遭反噬。而你父亲的过往,实乃天机,哪里是现在的你能理解得了的。”

“难道身为人子,连自己父亲的事迹都不能追寻吗?我非石人,要是我父亲有什么冤屈,纵使你么不说,我也一定要讨个公道!”

白长生说完这句,直面鬼和尚,袖袍一甩,一股子混沌气息从足尖迸发,眼眸子烁烁。

鬼和尚眯起眼睛观瞧白长生,摇了摇头:

此间人世,终是出了个管不住的逆子,恩公,你若有灵,看到这一幕会不会也有一丝欣慰?

“小子,暂且不论这些,只看眼前,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鬼和尚问着白长生,白长生一听,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这就道:

“和尚,你帮我书信一封,传到驿站直去北京,我有冤案在身,不得不伸冤,还是有劳你了。”

说完,掏出一笔黄纸,匆匆写上了几句话,拿笔的时候,那杨茹交给自己的令牌从胸口处掉落出来。

鬼和尚捡起来捧在手中,倒吸一口气道:

“这···”

“你知道这是什么?”

白长生看着鬼和尚的表情,知道他认出了此物。

“不认得,施主切莫沉迷此道,手段本无是非过错,全在于人,还希望你日后多家勤勉为公,不要步那娄冥的后尘。”

说完,把令牌还给了白长生,白长生点点头,接下令牌,随手挥舞了一下,心说鹞子李这么远会不会有察觉?

等了一会,白长生自己都想笑,这足足千里之遥,鹞子李要是能有感应那就神了。

可就在此时,北京十八胡同的棺材铺里···

吕不辰正在和鹞子李面对面坐着。

说是坐着,其实就是吕不辰在骂街,白长生走了,鹞子李一天到晚就像死了一样端坐在正堂。

任谁来了,鹞子李都不挪寸步,实在无奈就给他糊了一层纸,免得生人见到他会畏惧。

吃喝拉撒都没有,鹞子李就坐在这里,吕不辰倒也把他当成了画布架子,此刻鹞子李身上就挂一张画布。

“这一笔有点韵味了,快赶上老爷子了。”

吕不辰正在自鸣得意,心说自己早晚不费一墨,终于是有了一点进步。

“哗拉!”

只听见这么一声,那画布被扯断了。

鹞子李一个鹞子翻身,打正堂的椅子上面翻滚下来,紧接着夺门而出,鹞子翻身鹞子翻身鹞子翻身!

“我去你大爷的!”

吕不辰在后面这通骂街,脸都绿了。

···

白长生看了看这鬼和尚,知道他有心隐瞒,也就没有再问了,送上那一封信,鬼和尚收好。

鬼和尚收了这封信,交给了那十八铜人,白长生问道:

“这十八位,都是你的弟子?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鬼和尚豪迈大笑,想起了什么高兴的事情,拍了拍白长生肩膀道:

“早都看出来你小子不凡,想助你一程,就告诉你那肉老鼠该怎么做,你倒好,一把火干净利落。”

这十八铜人,确实都是鬼和尚这几年收下的弟子,各个四棱子起筋线,遒劲虬臂。

这群人经过很多年的寻觅,终于找到了娄冥的踪迹,就在这山西各地,弄了这么一些道场。

在里面为非作歹,草菅人命,当地府尹又是糊涂,没能将其擒获。

鬼和尚亲自出马,左右打听观察后知道这里有无数的硕鼠成灾,这就想了个办法弄猫捉鼠。

但可惜的是娄冥下落不明,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接下来鬼和尚还要继续遍访各地,一定要把那娄冥正法。

而白长生问到关于黑轿子,和失踪的吴老三,鬼和尚只能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俩人说到这里,那身背后被白长生砸晕的小道士们,也都幽幽转醒了。

对视一眼,白长生上前揪起了其中一人,寒声喝问那娄冥何在。

“我的天爷啊,饶了我吧,我不知道啊,我就是城里杀猪的哟。”

那小道士见事情败露,都不用打就什么都招了。

这些小道士都是平日里太原城内的“闲散人员”,基本上每天吃饱了撑的无事生非。

后来被九子道给收入麾下,让他们来这里冒充道士坑害百姓。

起初他们还都不肯,但看九子道神通广大,久而久之自己都有点信了。

这个九子道肯定不是娄冥,眼睛里就透着一股子铜臭气,看着就知道不是什么翻云覆雨的大人物。

而这类祭坛道场,在山西省治下,多如牛毛,不可尽数。

类似于九子道的这种人,更是多了,他算个管事的,在教中最有话语权。

白长生觉得这件事情不能耽误了,九子道害人不浅,但那娄冥才是罪魁祸首。

要是任其滋生蔓延,一定会酿成祸端。

再问那群小道士可曾见过一个四五十岁的大汉,喜欢挖鼻孔。

说的正是吴老三。

那群小道士一听,各个面面相觑,表示自己并没有遇见过。

那些用手段抓来的青壮,都交给了九子道,他给带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白长生有点无奈了,这可如何是好?

难道吴老三就这么找不到了?

身背后,那鬼和尚一直在旁听着,此时却突兀地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