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20章:案中案之满清胭脂膏蒸骨案(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个驴球球,肯定是他杀的人!”

几个衙役也发现了这半条丝绦。

看女人死死攥紧,就猜想是九子道意图不轨,这女人反抗,九子道恼羞成怒就把她给杀了。

把脖子上的掐捏的痕迹很明显,临死前这女人肯定挣扎过。

可伪装吊死的话,这丝绦为何没有取走?

再说九子道也死了呀,他那边又是怎么回事?

白长生问道:

“这女人是谁,你们可曾认识?成家了吗?”

“她叫个俏百合,也不知道本名叫什么,平时也听说不怎么检点,确实成家了,她家男人叫武老大。”

白长生心说冲这人名字就好不了。

眼下武老大并不在家,灶台上都是一层灰,看样子很久没回来了。

观察后发现俏白合应该是死了一些时日的,怎么能没人发觉呢?

“难道说是她丈夫知道是九子道欺辱妻子,就找他报复,把他给砸死了,然后自己逃命了?”

白长生低头苦思,手上还比划着泄愤锤头的动作,那一众衙役听了,赶紧高呼着小老爷英明。

“不对,没这么简单。”

白长生不太确信自己这个说法,伸腰垫脚,自那俏百合的手中,把那半截丝绦取了下来。

放在鼻子那里嗅了一下,白长生点点头,揣在了怀里。

“来,今晚上你们再来这里,弄一块白布,把这尸体盖住,不要让任何人看到,盖住就走,抬回府衙,切记不能被人注意。”

白长生叮嘱着,那群衙役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也照办了。

又让他们先行离去,自己继续在这看看,不然怕会惹人耳目。

那群衙役这就走了,按着白长生交代的等晚上再来。

等衙役们走了,白长生开始细细打量起了这间屋子。

门口摆着的武老大一些干活用的工具,有个锤子,锤子上没有灰。

如果按刚才的推测,这武老大应该是杀人之后畏罪潜逃了。

看这些干活的工具就知道,t应该是个苦力,气力很大,要是砸脑袋,肯定几下就脑浆子四流了。

一切都确实像是那么回事。

可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白长生毕竟是开棺材铺的,对死人还算有一定了解。

再看俏百合的尸体,果然就发现了异样。

把怀里揣着的那两根簪子拿出来,白长生比量了一下,这俏百合生前应该是秀色可餐。

打扮也肯定是花枝招展,那根簪子往前一比,和那俏百合尸身上的首饰俨然合一!

这是俏百合的首饰,为什么会出现在九子道的房间?

环顾四周,这屋子也不怎么宽敞,一桌两椅,上面放着一些女人的东西。

桌子上放着两盒胭脂,一红一白,白的打底,红的抹腮。

拿到鼻子那里一闻,也很香,但是味道很清淡。

盒子上写着“百花铺子”,应该是太原城内的胭脂铺,白长生记下了这个名字。

屋子里也没什么其他可看的了,白长生悄悄退了出来,把门关紧,让这门口恢复成没人来过的样子。

转身出来,走到药铺门前,迈步就进去。

药铺掌柜的一看有人来了,很热情,再一看认出了是白长生,在府衙见过。

脸色凝固了一下,又转为笑颜。

“您怎么来了?”

“来买点鼻烟壶,你这生意不错呀掌柜的。”

白长生寒暄着,打量起了这个药铺。

掌柜的搓着手讪笑说一般一般。

“怎么丧偶之痛都没见你有什么表示?”

白长生轻描淡写问着,看到当铺那面墙上,有着百十来个药匣子,前面一张八仙桌,几个小板凳。

后屋就是当铺掌柜的休息的地方。

那掌柜的此时一听白长生这么问,就道:

“唉,难受也没办法,还有这么一大家子要养呢,总不能苦着脸对别人呀。”

“心肠很好啊,好啊。”

白长生刻意加重了语气,拍了拍掌柜的肩膀,看到他表情很坦然,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我最近头疼,您能帮我看看吗?”

白长生找了个由头,掌柜的也没拒绝,把他请到了屋里,后屋才是寻医问药的地方。

白长生一进来就看到后屋门口有几个死了的鸽子,白羽黑背,还透着一股粉色。

这就问是怎么回事,掌柜的讪笑说养了太费钱,玩物丧志不好就给掐死了。

白长生心说此人心境绝非常人可比。

随便看了一下,开了几个养神的药材,拿着几个鼻烟壶,白长生给了钱就从药铺出来了。

出来的时候,门口那里摆着个竹篓子,里面扔着一些生活琐碎的垃圾。

白长生没留神,把那竹篓子给踢翻了。

里面咕噜噜滚出来一堆废纸药方之类的东西。

还有两个胭脂盒!

白长生咦了一声,弯腰捡起来,那俩胭脂也是一红一白,上面写着百花铺子。

打开一闻,白长生眉头就拧起来了。

收好了胭脂盒,回头张望那当铺老板,他也没注意到自己。

白长生就走了,路上随便找了个人打听了一下百花铺子在哪。

离这里不远,走一会就到了。

白长生一进铺了,正好有个小伙计给人打包胭脂,看是个老爷们进来了,小伙计打趣:

“哟,这是给媳妇还是给姘头买胭脂呀?”

那语气很调侃,白长生也不介意,那年头确实老爷们不能进这种地方。

把怀里四个胭脂盒子掏了出来:

“这是你们家的吗?”

小伙计一看,点点头,上面都写着名字呢。

“谁买的你知道吗?”

那小伙计笑了:

“我们这不说多大的铺子,可每天人来人往少说也有几十个,哪里记得这么清楚,有问题吗这位客爷,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呀。”

白长生把四个盒子打乱再放到一起,让那小伙计闻闻。

小伙计挺纳闷,凑过鼻子一闻,摇了摇头:

“这年头儿,哪里都有假冒伪劣,这俩是我们的,这俩不是,有香气,但是闻着太浓,显得刻意了。”

白长生一听,再一看,四个胭脂,分为两对,一对正好就是俏百合家里的。

她家那份没香气。

药铺那竹篓子里面的,香气最浓。

收起来,也没多说,白长生转身出来,直奔那九子道的客店而去。

二次里到了客店,白长生叫来小伙计,一看是白长生,自然很客气。

“你们这最近谁来过九子道的房间?”

小伙计一听,琢磨了一下,回身在那抽屉里取出了一个子,上面满满都按着是手印。

“不瞒爷,我们这规矩严,谁来了都要按个手印,万一丢了东西以后也好找,但谁来过那道士的房间,小的就不知道了。”

白长生在上面细细辨认着,这么多手印谁分得清?

正发愁,却陡然间看到有一个手印,上面的颜色有些不一样。

那手印,颜色艳红,不像是寻常的朱砂印泥。

透着一股子脂粉味,凑到鼻子前面一闻,白长生叹声道:

“这点事怎么这么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