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21章:案中案之满清胭脂膏蒸骨案(伍)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等白长生再回到府衙的时候,已经快要天黑了。

几个衙役正准备去俏百合的家里搬运死尸,白长生想了一下,叮嘱了他们务必要把武老大干活的工具也拿来。

再去外面弄一头猪,要活的。

几个衙役有点琢磨不透,但也不敢问,这就出去了。

太原府尹现在积极贯彻白长生就是亲爸爸的方针,那边张口这厢马上就照办。

看到白长生说要去买猪,这太原府尹操心了:

“额的青天小老爷,你要是想吃猪肉,额这里还是养了几个衬手的厨子,那杀猪菜做的还可以。”

白长生看看他这脑满肠肥的模样,摇摇头也没搭茬。

“对了,你把九子道的尸体给我搬过来,别放在正堂,找个干净利落的地方摆好。”

“喳!”

太原府尹也不知道该怎么招呼,按着宫里的仪制回了一声,晃悠着肚子下去了。

白长生看着那青天白日匾额,心中思绪万千。

过了得有半个时辰,一群衙役裹着夜行者的打扮,扛着一具白布包裹的尸体回来了。

“小老爷,额们把那俏百合带回来了。”

“没人看到吧?”

“那您放心,额们去的时候狗都没叫。”

白长生点点头,又问道:

“那药铺有什么动静?”

几个衙役摇摇头说一切寻常,白长生心中却有点发冷了,这掌柜的好沉着。

一摆手,让几个衙役把那具尸体抬到后衙,放在九子道尸身的旁边。

俩尸体一并排,白长生走到前面心说还少两个。

正想着,堂外就传来一阵阵嘶吼的声音,这是之前安排好的活猪到了。

白长生让人把活猪捆在了树桩子上面,让人别动它,等着还有其他用处。

“掌柜的那妻子的尸体现在何处?”

白长生问着,那群衙役回答说现在就在娘家,掌柜的当天就送过去了。

说他边还有一些买卖,不方便摆灵柩,这样顾客上门会觉得很忌讳。

白长生冷哼一声,一招手,让衙役们现在就去娘家,把她的尸体给抬过来。

几个衙役得令,这就出去了。

不过一会的功夫就把尸体给抬了过来,往那九子道和俏百合的身边一放,白长生心说差不多了。

剩下那具过后再说。

掏出了那簪子,放在那掌柜的妻子的尸身上,果然是一对,白长生叹了一口气,毁就毁在色字头上一把刀!

这根簪子,那掌柜的可能都没有发现。

让人帮忙取来一个大蒸笼,要是没有的话就弄七八个,摆在一起,里面灌注沸水备好柴火。

撒一点炉灰在蒸屉上,然后涂一层朱砂和黑土混合成的泥子,再把怀里的胭脂拿了出来,涂抹在当中。

把三具尸体都准备好,白长生心说要是没有这断命的手段,天知道这案子何时方为终了。

吩咐下人取来一些三七药草,还有杂七杂八的药材。

等这一切准备完毕,白长生把三七放在鼻子那里闻了一下,果然是这味道。

把丝绦拿出来,和三七一起放在身边。

白长生一招手,让所有人都过来。

这时候太原府尹正站在白长生左右,身后边围着一群衙役。

大家都是干瞪眼,不知道白长生要做些什么。

“今晚上难道说要请额们吃犒劳?那头猪是这么准备的?”

白长生也没说话,走到三具尸体面前,伸手到九子道的脖颈儿那里。

九子道的尸体已经没个像样的脑袋了,伸手一掏直接进了腔子里面。

手上戴着猪皮糊成的手套,白长生从九子道脖颈儿里面抽出了半截骨头,就是脊椎连着脑袋那一小块!

把那骨头掏出来,九子道身子一阵子抽搐。

除了仵作所有人都跳了起来:

“诈尸啦!”

这是抽掉脊梁的死尸发出的正常反应,白长生知道是怎么回事,安抚了众人说不用怕。

鲜血淋漓,连着一点皮肉,白长生皱着眉头把那骨头往蒸笼里面一扔!

所有人都吐了···

“额的天爷,这犒劳打死你额也不吃!北京人吃得也太怪了!”

几个衙役脸色发白,忍不住胃里面翻江倒海。

白长生也没停,让人把其他两具尸体同样位置的骨头掏出来一截,放在蒸笼里。

几个衙役脸都绿了,谁也不愿意,直到白长生脸色蕴有怒气才不情愿上前。

把验尸刀抽出来,仵作在一边帮忙,把其他俩尸体的骨头给抽了出来。

连着刚才那块一起扔在蒸笼里面,所有人如释重负。

白长生让人浇水,开锅蒸骨!

这就是他在那片混沌中学到的一种法门,虽然觉得很不人性,但这时候也不顾上别的了。

让骨头先这么蒸着,白长生又来到树桩子前面,把四个胭脂给掏了出来。

很谨慎,也很小心,戴上手套把那两个没香气的胭脂分别涂在了那头猪的脸上。

太原府尹在后面看得很惊奇:

“给猪化妆?你这个小老爷还是比额们会玩些。”

胭脂在猪脸上擦了一个来回,白长生等了一会,发现没什么特别的情况发生。

沉吟片刻,又换了一个胭脂涂在猪脸上。

猪此刻是不情愿的,但是没办法反抗。

一红一白擦在猪脸上,那样子说不出来的滑稽,几个衙役都忍不住要笑出来了。

“看来这胭脂没问题。”

白长生自言自语着,又把那两个散发很浓烈香气的胭脂掏了出来。

混在一块,套着手套都感觉到一股子彻骨的冰凉感。

逐渐地那混合的颜色变成了粉红的样子,白长生想起九子道脖子下面那一层粉色的印痕,心说果然。

可是把这混合好的胭脂擦在猪脸上,却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白长生很诧异,难道说自己想错了?

又等了一会,还是没反应,白长生站起来拍拍腿,直嘬牙花子。

“真邪门了这,怎么能没反应?”

喃喃着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却闻到空气中一抹很怪异的香味。

是从那蒸笼里发出来的,白长生皱着眉头走回去,来到蒸笼面前一伸手,就把蒸笼给掀开了。

噗!

一股子妖异的香味泼面而来,白长生掩住口鼻退了几步。

等妖气散尽,白长生这才上眼观瞧,这一眼望去,连着身后的仵作,所有人都沉默了。

只看到那三截骨头其中两截,居然变成了粉色,只有一块是白的。

看了看仵作,俩人对视一眼那仵作道:

“这是毒。”

那块没有变颜色的骨头,是俏百合身上的。

白长生取下来放在手里掂了一下,刚要说话,就听到身背后传来一阵阵嘶鸣叫喊。

那声音无比的痛苦,一声过后,又是扑通一下,听得出是栽倒在地上的声音。

一伙人回头去看,只看到刚才涂了胭脂的那头猪,倒地气绝!

三两步走过来,白长生急急去看,只见这头猪的眼珠子瞪地很圆,露出不甘又是痛苦的神色。

口鼻留下殷殷血迹,白长生心中骇然:

原来如此!

这时候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这到底是在干什么,这猪怎么死了?

“额的小老爷,这是咋回事?”

太原府尹现在只觉得自己一脑门子官司什么都不懂。

“去药铺,什么也别说,把药铺的掌柜的给我带来,记住,路上什么也别说。”

白长生交代完,拍拍手去了前堂。

太原府尹让衙役们火速前去药铺请人,自己站在白长生身边等候差遣。

过了半个时辰,那掌柜的就来了,一到衙门,白长生看他那样子,叹了一口气。

一如既往的精明,搓着手,长期接触那些药材,以至于骨节发出氤氲的药香。

很清,很冷。

“老爷叫小人有什么事吗?”

当铺掌柜的眼珠子来回转,看着白长生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但表情和动作有些不自然。

“你隔壁邻居死人了知道吗?”

白长生死死盯着掌柜的脸,想要从那表情里捕捉到什么。

掌柜的大惊失色,很是惊恐:

“怎么死了?哎哟,这···哎呀!”

话语都捎带着不利索起来,白长生站起来指了一下身后道:

“都在后衙,自己去看看吧。”

掌柜的惊慌失措,慌乱间那语气也夕发颤了,又不敢不去,就这么一路走一路哆嗦着往后衙去了:

“哎呀,找我干嘛呀,我和那俏百合又不熟,哎呀,这人可也苦命,怎么就这么死了。”

听到这一句,白长生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大喝道:

“把他锁了!就是他干的!”

掌柜的站住了,一脸的虚汗,后背一下子就湿透了,瞪圆了眼睛一脸的慌张:

“我···”

“说!你把武老大的尸体给藏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