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24章:案中案之满清胭脂膏蒸骨案(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俩人说不尽的逍遥快活。

掌柜的看在眼里,心头滴血。

自己待妻子不薄,想不到她居然做出这等事情来。

整个人都被愤怒冲昏了头,他可没去想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欺人者必遭人欺,这世道本就是公平又是可笑。

但在掌柜的眼中,这俩人就像两个铁锤不断敲击着自己脆弱而敏感的心头。

绝对不能轻饶此二人。

掌柜的本想着冲赶紧去捉奸在床,打死这一对狗男女,可刚要站起来行动却又止住了。

为什么?

因为他认识九子道,传说这九子道是一个邪门歪道的传人,手段通天,功夫了得。

整个太原府都听说有这么一个厉害的道士,自己冲进去有胜算吗?

再说了,隔壁可还有两具尸体呢。

就这么停滞了,掌柜的呆呆靠在墙边,脑中无休无止的纷乱。

深呼一口气坐在地上,这月光照不到人心,可是却朦胧了良知。

毕竟精明,掌柜的稍微一屏气,就让自己沉静了下来。

屋内不断传来俩人的声响,掌柜的想了片刻功夫,一抹邪笑陡上脸颊。

站起来,再没一点慌乱,掌柜的反而笑了,笑得很怪,那笑容没有一点温度。

转身翻墙,回了俏百合的家里,坐在屋内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掌柜的喝起了茶。

这时候的人心是最恐怖的,因为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一直到了天亮,掌柜的才起身出来,回到自己家门前,推门而入。

那时候九子道已经走了,妻子也开始打理当铺的买卖,掌柜的就像没事人一样走进去和妻子打招呼。

打完招呼,掌柜的从怀中掏出两个胭脂盒!

送给妻子说是礼物,让她以后就用这个。

妻子很高兴,觉得丈夫对自己很好,很热情上去拥抱了一下他。

一侧身的功夫也她可没注意丈夫脸上那阴狠的表情。

等妻子去忙的时候,掌柜的找个了妻子没注意的功夫,把那配好的毒药掏了出来!

这方子是临时配比的,比致死的剂量少了足足九成,掌柜的趁妻子不注意下到了饭菜里。

这一丁点,死不了人,只会让人觉得身体疲惫,等服用几天,才会显化药效令人死亡。

而到了那时候,就算是仵作验尸也查不出是什么原因。

这掌柜的好狠的心呐!

让妻子用那胭脂,红白一掺擦在脸上,要是谁有什么特别的接触,不消多久必死无疑!

这可是给九子道准备的大礼!

按着这个方子,给妻子下了药,过了一两天,妻子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掌柜的看看也知道到时候了。

跟妻子说自己要出门采药,今明两天可能不回来了,妻子还努力装出很舍不得的样子。

掌柜的越看越恨,恨不得上去把她直接捅死。

但还是忍住了,这就出了门,来到俏百合家里。

眯着眼睛看着那两具尸体,手中不知不觉拎起了一把锤子!

快到天亮的时候,掌柜的站在俏百合的院子里往外面张望着,果然就看到九子道从自家院里出来了。

掌柜的尾随了上去。

走了没多远,那九子道步伐很乱,一路走还捂着胸口,果然是中毒了。

扑通一声九子道就摔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掌柜的从暗处现身,拎着锤子走到九子道面前,看九子道还自抽搐,一锤子照着脸就砸了下去!

啪啪!噗噗!

前面几声很清脆,后面几声就是闷响了,九子道脑浆子迸流一地,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死了!

死后无头,必成冤魂!

掌柜的一点没害怕,从九子道身上扯下丝绦,嘶拉一声扯为两截,揣了半截在怀里。

然后快步离开,去了九子道所住的客店!

上去的时候小伙计还在看店,非要掌柜的留个手印,掌柜的一琢磨,不能留。

但不上去还不行,灵机一动从怀里掏出一个胭脂,蘸在手指上按了上去。

胭脂按的手印,要不了多久就会模糊消散,这掌柜的心思何其缜密!

这就上去了,来到了九子道的房间,看了看又从怀中掏出一只簪子,放在了铜镜边上。

他没发现那床头还有一根!

这可是妻子和九子道爱情的见证!他爱的人可是找到了她爱的人...

回身下楼,一路快步来到俏百合的家中,把那半截丝绦放在了俏百合的手里。

栽赃陷害!

再把锤子一擦,血迹全无,真可谓天衣无缝。

可掌柜的没想到自己遇到的是白长生!

回到家中,掌柜的没露出一点马脚,继续每天给妻子下药,直到妻子中毒身亡!

娘家来人,哭闹过后送到衙门去验尸,这事情就过去了。

再回俏百合的院子,把武老大的尸体放在麻袋里面带回了自己的药铺,那胭脂随手一扔。

反正没人会在意…

之前在百花铺子买来的胭脂,有两盒是干净的,此时拿出来放在俏百合的家里,偷天换日,这案子做的滴水不漏!

神不知鬼不觉,要是没有白长生,这掌柜的一定还逍遥法外!

···

说到这里,掌柜的也没了任何表情,好像人也跟着松了一口气,终于是不用每日里提心吊胆了。

旁边的太原府尹和一众衙役听得啧啧称奇,怎么也想不到这掌柜的居然如此心细又狠毒。

“你这个驴球球也太狠了,这···这再打你一百遍都不足为多呀!”

太原府尹很气愤。

白长生却眯着眼睛在想别的,那武老大的尸体被他抬回来,放在了哪里?

刚要张口去问,掌柜的却动了起来!

虽然身子快被板子给打残废了,还是一咬牙,眼珠子留红扑向前去。

一把抓起地上那两个胭脂盒,掌柜的一点么客气,照着自己的嘴里就送了进去。

紧接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铁壶,里面装着醒脑的药水,这是平日里偶感风寒,服药后催生药效的引子。

打开铁壶咕噜噜,一饮而尽!

坏了!

这是要自杀啊!

白长生赶紧喝令衙役去抢夺阻拦,可等衙役们一拥而上的时候,那掌柜的已经七孔流血横死当场了!

何其果绝!

一点都不犹豫,也是猜到了落案之后必遭凌迟碎割,还不如自己来的痛快些。

白长生心口发冷,又气又恨。

“那这个小老爷不用担心,额们这不管是死是活,来头驴我们都能片成馅,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太原府尹走过来给白长生宽心,然后喝令衙役把掌柜的尸体抬下去。

这类大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把尸体的手指搬来往证供上一按,这人不论生死都可以给剐了。

先斩后奏都行,何况人已经死了。

几个衙役拖拽着掌柜的尸体去了菜市口,百姓们此时也都挤了过来。

这案子一传开,所有人都来了衙门,心说糊涂老爷终于办了个不糊涂的案子,任谁都很惊奇。

再一扫听,大家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小伙子给解决的。

听说还是什么北京城十大杰出青年,这一下子所有人都对白长生敬畏起来。

可白长生一点都不高兴,掌柜的死得太快了,很多事情还没有问清楚,那武老大在哪?

给他方子的人又是谁?

老百姓不管这些,只要能惩治凶犯那就是好官,在衙门外面,所有人连呼万岁,大声喝彩。

后来这当铺掌柜的被拉到菜市口死剐碎鳞,割了四千三百多刀,到最后行刑人是拿勺给收拾好的。

棺材都不用准备,拿一个大海碗就足够了。

可刚盛在碗里,外面一阵瓢泼大雨,验刑官手脚不稳,那海碗摔在了地上七零八碎!

路边忽然窜出了很多野狗,争相抢夺这可口的盛宴,拦都拦不住。

这掌柜的下场怎叫一个凄惨。

这都是后话了,白长生并不知道,他此时没在衙门,而是来到了药铺。

这地方始终觉得还有问题,之前只来过一次,并没有彻底探查。

这下案子也真相大白了,不用再顾忌那么多,带着一终衙役就冲了进去。

衙门办案那可够瞧的,一脚就把药铺的门给踹开了。

里面氤氲的药香很浓厚,还缠着一些苦涩的清爽气味,白长生提神醒脑。

带着人开始细细搜查,前院后院,屋里屋外,全都翻遍了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除了那几十上百个小药匣子,但是那么大一个人,也不能藏在这啊?

白长生本想着走,可一想到这正好是个药铺,掏点药材回去也不是不行。

反正最后都要充公,伸手过去就拉开了一个药匣子,不料那药匣子一打开,里面掉下来一个东西。

所有人哗然变色,白长生呲牙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