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28章;再见九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白长生一边喝问,一边扣紧了这人的腕子,用指节锁住他的要害。

很奇怪,眼前的“九子道”并没有反抗,手脚孱弱,看着好像并没有功夫傍身。

再说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明明尸体就在那摆着,脑袋都给砸碎了,怎么可能活生生又出现在这里?

白长生惊疑不定,来回看着眼前这人,发现了这人和九子道不一样的地方。

他的胡子油光水滑,面色丰白如玉,神台也很清白,不像九子道那样夹杂着些许狡诈。

眼角透着慌乱,也没有九子道那种坑蒙拐骗特有的气质。

“你···你要干嘛!”

这人慌乱不已,但被白长生锁住了要害也动弹不得。

身后那群衙役和百姓也都围了上来,很诧异白长生的作为。

“小老爷这是要干什么?”

白长生语气冷峻,说这人是九子道,迫害了无数百姓,可他应该已经死了。

所有人大惊失色,转过眼睛都看向了这个人。

那人赶紧大喊:

“我不是九子道,我···我叫狗剩子!”

百姓此时也都帮忙说着,确实他叫狗剩子,但至于他是不是在外面犯案就不清楚了。

白长生相信那九子道已经死了,但眼前这人和九子道如此相像,又是怎么回事?

“你和九子道是什么关系?”

白长生想到一种可能,但没证实,狗剩子听到白长生这么问,眼角闪过一丝慌张。

再次扣紧要害,这人哎哟一声吃痛不已,大喊道:

“别抓我了,我说就是了,我是他哥哥!放开我!”

果然有关系,若非同胞兄弟怎能如相像,白长生心下了然,松开了手,也没再为难了。

这人并没有功夫在身。

他说他是九子道的哥哥,白长生听了就觉得很惊奇,九子道居然还有一个兄弟。

那人搓着手腕,很烦躁的脸色,好像很不情愿说出此事来。

也难怪,谁有这么一个臭名昭著的弟弟都不会愿意承认。

狗剩子确实是九子道的哥哥,俩人自幼丧母丧父,孤苦伶仃在这个村子里面长大。

他叫狗剩子,九子道本名叫铁柱子,都是村里老人起的名字,说这名字好生养。

九子道天性聪慧,狗剩子却很憨厚,后来九子道也不知道在哪拜了一人为师,想出去外面打拼。

本来是力劝狗剩子和他一起,但狗剩子并不愿意在外面颠沛流离,看弟弟经常耍小聪明也不建议他出去。

可九子道心意已决,没过几天就走了。

再回来的时候,锦衣玉带看着好不风光,还带回了九子道这个名字。

狗剩子很惊奇,问弟弟到底碰到什么贵人了,九子道就把九子鬼母的小木像掏了出来。

说让就狗剩子随他一起拜入九子门下,狗剩子一看九子道那邪气的样子,还有狡诈感觉,连连表示不愿意。

九子道也没强迫他,说等着改了主意再去找他。

在村子住了没几天九子道就走了,这一次走再也没回来过。

后来九子道的事情传遍了周围乡里,但大家都只知道铁柱子,并不认识什么九子道。

时过境迁连样子都变了,这也难怪大家认不出来。

只有狗剩子知道,那九子道犯案了,而且死了!

悲痛之余也觉得弟弟是咎由自取,并没有告诉其他人,直到今天遇见白长生。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哥哥没有同流合污,是个老实人,看他的样子就知道。

白长生嘘了一口气,心说同为胞兄,奈何为人天差地别。

安抚了一下狗剩子,让他不必担心,此时大伙也都知道九子道的事情了,感慨一阵子也没说什么。

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除了狗剩子真正替弟弟惋惜过,其他人不过是把这事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让众人散去,白长生说要和狗剩子好好聊一下,他太想知道关于九子道的一些事情了。

狗剩子也知道白长生是朝廷派下来的,不敢违背,带着他就回了自己家。

他家住在村子最边上的位置,里面也很简陋,都是平日里村中的人施舍而来。

狗剩子也经常出去打短工,并不是常住在村中。

白长生坐在炕头,和狗剩子聊了起来。

那墙头还放着九子道年幼时的画像,两兄弟当初感情还算不错。

要不是九子道坠入邪门歪道不念亲情,也不会有后来这么惨的结局。

白长生叹声道人非草木,皆以利趋。

狗剩子说着说着也哭了起来,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敞亮说话的人,一股脑就把九子道的旧事全都说了出来。

白长生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就问:

“九子道可曾与你说过有什么安置很多人的地方?”

狗剩子没什么文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白长生就说九子道掳走大群青壮的事情。

狗剩子一听又气又难受,可过了一会却好像想起了什么就道:

“我弟弟说在吕梁一个荒山里面,好像和什么灰什么的人有交易。”

白长生一听,就猜到那人定是灰瞎子!

灰瞎子现在已经回了吕梁,自己也要抓紧时间配合官府缉拿此人,不然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又问那处荒山在哪,狗剩子摇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当初压根没留神去听,要不是今天问起来自己早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得到这么一个线索也比没有强。

又和狗剩子聊了一会,白长生站起来要回去,留了一些散碎的银子,这钱财一直放在身上,并没有随着包裹丢在木屋。

从狗剩子的院子里出来,回到衙役安排好的那户人家里。

把衙役唤来,白长生交代说要一匹好马,明日清晨就要赶奔吕梁府。

衙役说再等等,这的地方官好些都要拜见一下白长生。

白长生又不是官,拜见个什么,这群人不过是想巴结而已,白长生了然于胸,很是厌恶。

让衙役早先回去,日后再说。

衙役也不敢违背就出来了,白长生坐在屋子里面,心说他是走了,明早一准还要来劝自己,不如今晚就走。

哎!对了,我的狗呢?

白长生把那老猫当成了自己的宠物,自己来的时候可是抱着的,一觉醒来怎么现在不见了?

刚要去找,就看到门外一阵窸窣的声音,狗回来了,嘴里还叼着一根骨头!

“我就说这名字起得好吧。”

白长生心说狗都没这么称职的,看它叼着骨头吃得喷香,就知道早前它应该是自己出去给找饭辙了。

“走吧,路上慢慢啃。”

白长生一把抱起了“狗”,放在肩头,小心翼翼打开房门。

那群帮忙守护的衙役此时都已经睡下了,白长生心说不能惊动他们。

蹑手蹑脚来到了村里的马厮棚子前。

找了一匹衙役骑来的好马,一瞧是翻蹄亮掌很威武,白长生解开缰绳,翻身上马。

一踹马肚子,马儿会意嘶鸣一声,呱嗒哒,载着他就上路了。

...

白长生走的时候隐匿了身形,没让任何人注意到,也幸亏如此,不然他可是要有一劫。

就在他刚刚离开村子的时候,他那屋子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正是狗剩子!

手里提着一把刀,狗剩子啐了口痰,嘴里阴狠咒骂着:

“奶奶的,去哪了?”

那把刀磨得锃光瓦亮,在月光下绽放出异样的光芒,刀头处还挂着一把钩子!

明晃晃刃森森,狗剩子一个垫步弯腰,匆匆遁走了。

一步一坑,他脚下的功夫,足可以匹敌阵前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