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48章:三更话鬼(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皮琵夏倒在地上,看着那只邪门的老狐狸,在这凄冷的黑夜里倍感无助。

从小就听说狐狸成精的故事,可那都是漂亮的大姐姐啊,怎么到了自己这就碰到这么一位?

刚才吴老三被这老狐狸给抛下了悬崖,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也来不及去阻止。

跑了过来还没时间反应就被这个老狐狸给迷倒了,这可真让他后悔不迭。

再者说了,这老狐狸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它又为什么要害吴老三?

皮琵夏无法动弹,却可以思考,猜想这狐狸迷惑人的能力肯定不是凭空自来。

应该是吃了不少药耗子,日精月华对月吐丹练气逐渐地吸收了药性以至于有了这种能力。

可惜白长生不在,他要是在就好了,现在怎么办?

那只老狐狸盯了自己一会,却没走过来还自己,而是转身过去,冲向了那尊石人。

后脚踮起,前足抬高,腰一弯,拜了下去!

狐狸拜石人?!

这是个什么情况?

不仅如此,皮琵夏惊异地发现这只老狐狸的表情很虔诚,对这个石人充满了恭敬和畏惧。

不住地点头磕碰着石人,这老狐狸好像一个虔诚的教徒。

皮琵夏梦然惊醒,这是在讨赏,老狐狸果然要成精了!

···

在早年间,有这么一类说法。

相传器物丹药,飞禽走兽皆可成精,只要勤能补拙得到天地的认可,这类灵物便可以渡劫为人。

渡劫要渡三道,这三道可谓九死一生。

一道开灵智,是要这些准备修炼为人的灵物在偶然的情况下得到精华的滋润。

比如大善之人,大德之辈的精血,亦或者天生地养的精华,有传九鼎便是如此开化的灵智。

由此开发灵智之后,便是要渡雷劫了。

这一关可不好过,传说九世轮回方为人,在此之前,要经过八世的修炼,但是若有灵物想走捷径偷渡为人,自然得不到认可,天地就会降下惩罚。

万事万物都有其代价,就是这个道理。

当这些灵物有了神智,开蒙成人,通晓人情冷暖的时候,雷部正神便会天降雷劫发难。

要是熬过去了,那就算天地认可,要是熬不过去,便是烟消云散!

但也有捷径可走,比如躲在人皇极位的龙椅上,相传吕后的一根金簪就是如此渡劫的。

人皇为人界至尊,九五紫气加持,自然不会被雷部正神发难,过了那时辰也就算安然无恙了。

还可以躲在圣人的牌位故居之内,比如说李耳和那孔圣人,但这类地方哪里是一般人寻得到的。

所以大多数的灵物在度雷劫的时候,就已经烟消云散,永不超生了。

要是天赋异禀,这两道劫都躲了过去,剩下的就没有那么凶险了,但这一劫却是万分困难。

因为这时候的灵物还不足以幻化为人,依旧保持着灵物的姿态和言语,不能与人沟通。

这第三劫,考的就是讨赏。

前两劫,都是要得到天地的认可,得到了就说明天地大道不会再横加阻挠。

第三劫却是要这些灵物得到人的认可。

得到了人的认可,才可以融入其中,成为他们的一员。

什么方式呢,就是要这些灵物去假扮成人的模样,然后来到人世当中,让人指着它们说:

你是个人。

得到这一句话,便是天地认可,人间有情,这些灵物自当可以逍遥快活于三界之内,可以不再泥溷于禽兽器物的姿态了。

可惜是人心叵测,说的简单,实际上哪有那么容易。

要是黄鼠狼和人熊还算简单,披上人的衣服混迹当中,可能还有一些机会。

成人之后,再图报恩便是了。

但想想当年吕后那根簪子,亦或者天地缝隙的一块石头,这得经历多少的曲折?

要是得不到认可,亦或者有了严重的偏差,那这灵物千百年来的道行造化便会崩溃决堤。

甚至落得蹊跷横死的下场。

皮琵夏眼前的这只老狐狸,看来是已经用手段渡了那两重劫难,现如今只差一个讨赏了!

当然也有传闻,毕竟讨赏的风险太大,一不小心便会万劫不复,所以要是能借得千古豪杰,万世英才的傍身遗物,也可暂时驱使法道幻化人形。

这样对于它们来说就简单得多了,看来老狐狸是发现了这石人不凡,想要恳请石人的英灵开恩。

赏赐宝物给自己渡过难关,但又不敢冒失自己去拿,所以终日在此虔诚朝拜。

皮琵夏现在并不知道,那石人身上的宝物,正是那半把宝刀,至于它为什么不敢自己去拿,也是有原因的。

讨赏讨赏,这劫考的是虔诚,要懂知遇之恩,凭贪心去拿,就不算“讨”了,即便是蒙蔽天机渡过此劫,成人之后也必定会有残缺。

老狐狸正是明白这一点,才不敢那样去做。

估计刚才吴老三就是没搞明白这只狐狸的意思,也不吭声,就被狐狸一怒之下扔进了悬崖。

到了天亮的时候,狐狸虔诚膜拜完石人,估计就要皮琵夏做出抉择了。

皮琵夏本想着一不做二不休成全这只狐狸,唤它为人。

但毕竟是医者仁心,想到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都言人心似鬼,这老狐狸也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岁月,通体发白泛黄,眼珠子已经有了人性的狡诈之色。

还未成人,便是如此狡诈,若失贸然成全了它,让它转世为人,那必定也是会为祸一方。

这等妖物幻化为人,可是能借得天地方术来加持己身,哪里是一般人抵挡得了的。

它又想得到石人庇护,又想得到生人口赏,这狐狸不仅贪得无厌,更是狡诈恶邪。

绝对不能如此便宜了它!

这石人有什么秘密,皮琵夏并不知道,但看老狐狸的模样,肯定是有隐情的。

自己虽然不知道这些民间荒诞不经的传说到底是真是假,但这类事情数不胜数,不胜枚举。

什么东西都不是空穴来风,他也不敢妄加揣测,更不敢冒险。

所以皮琵夏很谨慎,但老狐狸不给他这个时间,因为它已经祭拜完了石人,转过来了身子!

老狐狸垫着脚一步一步走了过来,阴冷的眸子让皮琵夏心中发慌。

“你不要想害我,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也知道你是想讨赏,你得容我想想,要是把我也给害死,那你可就彻底没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碰到别人呢!”

“再说了,你还没成人就如此害人,天地不认可,到时候万一再给你来一道责罚,你又当如何?”

皮琵夏壮着胆子大声呵斥着,想起了吴老三更是来气,虽然是必死之人,但就这么枉死在眼前还是让他愤恨不已。

老狐狸好像听懂了,站在了那里,等皮琵夏一说完,老狐狸一低头,好像也在琢磨。

过了一会,老狐狸好像十分恼怒,尾巴一卷,腰背弓了起来原地跳了一圈,落在地上,呲牙咧嘴。

口水顺着尖锐的下巴流淌下来,这老狐狸看样子很愤怒,眼里透出凶光。

向前一扑,直奔皮琵夏的咽喉要害!

皮琵夏把眼睛都给闭上了,气都忘了喘,扑面而来的是那老狐狸口中的腥臊热气。

一滴口水打在了皮琵夏的身上,惊得一身冷汗。

但那老狐狸并没有把皮琵夏封喉咬死,看来也是被他说得心里有点犯嘀咕了。

停了下来,老狐狸掉头回去,蹲坐在皮琵夏面前不远的地方。

低着脑袋,眼珠子烁烁放光就这么看着他。

皮琵夏把眼睛一睁,看老狐狸这样子心下骇然,果然是通晓人情,这老狐狸好狡诈,是要自己在抓紧考虑。

给自己一点时间,可他要是拖延久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是要是贸然给他过了讨赏的一劫,等他幻化为人,皮琵夏没了依仗,定然也是有死无生。

气氛就这么僵持了下去,皮琵夏心头好想有千万只蚂蚁在爬。

一直到了天光大亮,日冕星官驾鸾车铺洒晨光熹微,这悬崖边上已经有了一丝清晨景象。

老狐狸还没有幻化为人的能耐,到了白天灵气渐弱,随着日光愈发浓烈,老狐狸明显开始变得焦躁不安了。

坐了一晚上看皮琵夏也没有吭声,老狐狸终于是忍不住了,嘶吼着爪牙,向前弓腰前进。

这是要咬死皮琵夏了。

皮琵夏怎能不知,看老狐狸步步紧逼,越来越绝望。

罢了,再试试能不能拖延一阵,皮琵夏张口大喊:

“好了,我给你,我马上说,你别过来,你是···”

皮琵夏刚说一半,那老狐狸刚把利齿扬唇,却听见身背后不远的悬崖边上,那石人的方向,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皮琵夏很惊奇,难道这石人真得有奇异?

老狐狸更是惊奇,一回头,兽眼瞳孔收缩,抑制不住那兴奋的神采。

等了多少岁月,等了多少年,终于感动了这尊石人,要赏赐开化它了。

再加上皮琵夏的口赏,老狐狸无尽岁月的蹉跎磨练,终于是有了报偿。

这份欣喜,谁人能知。

老狐狸前足挠地,匍伏跪倒,却惊异地发现那石人晃动过后,掉落下了山崖!

还没等它有所反应,那山崖口,又爬上来一个人!

不是吴老三还能是谁?

吴老三连嘘带喘,从悬崖边上爬了上来,一骨碌就翻身躺在了地上,紧跟着朝着这里骂了一句:

“呼···王八羔子···!”

一抬头,皮琵夏目瞪口呆,吴老三目瞪口呆,那只老狐狸目瞪口呆。

“嗷!”

一声凄厉惨绝的叫嚷,打破了悬崖深处的平静,老狐狸悲鸣一声,一股精血喷射而出。

软倒在地上,抖动了几下,老狐狸就此气绝身亡!

这可真是“气”绝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