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52章:调虎离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看来娄冥已经知道白长生和鬼和尚来到忻州了。

这铁椎莲花,就是他刻意送来的,这是邀战的意思吗?

鬼和尚攥着那朵莲花,脑中纷乱不止,白长生问道:

“咱们要不要去会会他,看他有什么能耐。”

鬼和尚手弄莲花,沉吟片刻道:

“施主你先在这里等着,我自己去会会他,此子心性歹毒,刚才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段送来的这一朵莲花,那上面的意思是要我独身前往,既然如此,那我就去瞧瞧。”

“刚才为什么不追?”

“那娄冥手段通天,不知道打着什么埋伏,姑且按着他的意思来,探清楚情况再说。”

说完,鬼和尚站起身来,背负一丈朴刀,表情凝重。

“要不我也去吧,好歹多个帮手。”

鬼和尚果断拒绝:

“不,施主在此等候,万一有埋伏也不至于全军覆没,天明之时,施主火速前往当地府衙搬救兵。”

说完,鬼和尚双掌合十,衣袍卷起,大步上前推开房门一闪而出。

走在路上的时候鬼和尚还在想这铜狗是什么意思,可当他刚走出客店想要询问的时候,却已经明了。

那铜狗就在不远的地方,乃是一尊铜雕。

忻州之前也说过不怎么宽阔,来此地之前就看到不远处有个雕像一样的东西,矗立在城中最繁华之处。

现在仔细去瞧才发现是一尊纯铜浇筑而成的铜狗,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但那样子看起来很威武。

鬼和尚想起了天狗食月的故事,难道说忻州人有崇拜天狗的习俗?

朝着天狗那里走着,鬼和尚环顾四周小心戒备。

但并没有什么让他不放心的地方,走了一会的功夫来到天狗这里,鬼和尚的周围除了此尊雕像,再无其他。

而这个天狗的形貌,还真就是对月咆哮的样子,圆目怒瞪孔武有力。

工艺倒是不错,但要他来这里到底意欲何为?

“娄冥!我来了,你在哪!”

鬼和尚嘹亮的嗓音喝问四周,漆夜如团。

此时已经到了夜半时分,老百姓也都各自安歇了,除了一尊铜狗邀月咆哮之外,并无甚特别。

“嗖!”

一道身影一闪而过,正从远处快速离去。

鬼和尚眯眼去看,那身影快如闪电,看得他登时怒从心起,自己来了难道娄冥还想要逃了不成?

“呔,贼人莫逃!”

鬼和尚迈步去追,大步流星如奔走猛兽,足尖点地如蜻蜓掠水而过,尘土不扬那身影已经急闪出去三五丈远。

而他面前那逃窜的身影却是更快,又好似熟知地形,忽高忽低翻墙跨门,好似逃命的鼠辈。

鬼和尚越追越急,直到周围再无人烟,星光朦胧之时方才停下脚步。

而那道身影却不知道遁走到了何处,消失不见了。

鬼和尚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城外密林之处,风声鹤唳周围夜风吹动,一阵不合时宜的窸窸窣窣。

难道有埋伏?

惊异查看四周,此地空无一物,鬼和尚心头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一闪而过,掐指捏算,脸色骤变:

“坏了,调虎离山!小施主有危险!”

暴起而返,鬼和尚化身一道金光,愤而折回,心中痛恨不已。

···

而此时,客店之内。

白长生正在地上打坐,刚才鬼和尚走得急,自己还有很多疑惑没有对他说出来。

这莲花来的太蹊跷了,白长生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放空身心,白长生再入混沌,掐算推演。

将一切杂乱去除,白长生却在那纸扎人的节点发现了蹊跷的地方。

当初他的师父,也就是那个鬼哭坟的老头,动用手段一把大火将那些个纸扎人焚烧殆尽。

好像是要掩盖一些什么,但是那十几个纸扎人,在白长生的记忆里,并不像之前那般活灵活现。

金蝉脱壳!

这可能是老头连环计中的另一种手段,借这把大火,将十七个纸扎人给掩藏起来。

毕竟这十八个纸扎人里面的真身,按白长生的推测,都是一群盖世英豪的大人物,如此一把火给烧没了,未免让人无法信服。

这还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白长生再回忆重现的场景中,发现那些纸扎人在老早之前就一直交替出现。

真身假身轮番上阵,让自己和吴老三在那个时候无法分辨出真假,甚至真以为是神鬼莫测。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白长生叹息一声,猜到了老人的用意:

很可能是因为自己尚还年幼,并且实力不济,如此十七个好手交给自己,难免日后福祸难当。

老人预料到了这些,便用手段将它们雪藏了,等到合适的机会,再要自己去追寻。

但是提前却被人给寻觅到了,由此还可以猜得出,这些纸扎人应该不是放在一处的。

不然不会只出现四个抬轿子的纸扎人,按它们的功夫来讲,那灰瞎子和九子三人,哪是对手?

这娄冥可能是出于其他考虑,没有让这些鬼奴现身,他在怕什么?

白长生睁开眼睛,稍微一思量,有了主意,把那枚令牌给掏了出来。

放在手上掂量了一下,心说不如试试这个。

这群鬼奴不比常人,能力异乎寻常,拳脚更甚,现在这忻州风起云涌也不知道即将面临什么,要是管用肯定不能错过。

白长生挥舞令牌,咬破指尖,滴了四滴精血在上面。

回想了一下,按老人的手笔来看,应该是在临死前,把剩下十七个纸扎人的驱使之令给解除了。

相当于复位他们的头脑。

而自己手上这枚令牌,应该是具有唤醒召唤的功效。

也不知道比那娄冥的控制,哪个更能令这些鬼奴臣服。

“先公有令,归山!”

刚说出来这话,却让他有些好奇了。

这先公到底是谁?

为什么这群鬼奴如此折服于此人?

一边胡思乱想,白长生一边推演因果轮回,发现自己总能在偶然间洞悉一角混沌不解的真相,刚要看清它们,却又崩塌于迷乱。

这很让他纠结,但他知道不能急迫,只有循环渐进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可当他推演到忻州的一切,和那鬼和尚不问的时候,却觉得整片混沌中好像被盖了一层黑幕,让人窒息。

反复尝试几次之后,白长生觉得这应该是一种手段,反其道而行之,为了不让他人推演到自己的一切而进行的准备。

这倒是个好手段,白长生想要得到。

刚准备琢磨一下,这遮蔽天机的手段该如何使唤的时候,一阵心悸偶生。

好像有危险,快速掐指,那感觉来自于门外!

白长生猛然睁开眼睛,果然发现模模糊糊的有一道身影贴在门前!

“咣当!”

客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九子佛拎着一把钢刀,迈步进来。

“小子,没想到吧?”

九子佛阴鸷冷笑,把刀头抬起,好像是不愿废话,直要取白长生的性命。

可那把刀刚刚举起,却在半空中停住了,九子佛看到白长生一脸意味深长,望着自己。

“是没想到。”

白长生自言自语,完全没把九子佛放在眼里,好像事不关己一般转过身子,云淡风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