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67章:擒王报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白长生第一次看到这只落单的天王,心里面除了恶心,还是恶心。

蟾蜍、牛蛙、田鸡、癞蛤蟆,任谁看到了也不会有什么好感。

尤其是这小天王的后背上,鼓起来了许多脓疱,里面好像有很多汁液。

那是毒腺孕育出来的毒汁,白长生一看便知。

也猜到了鬼和尚不问癫狂的缘由,看来是不经意间被这毒汁给祸害了才会导致癫狂。

怪不得症状和忻州城中发狂的妇人一般无二。

要不是仗着鬼和尚一身武艺高强,估计早都横死当场了。

但是也不该呀,鬼和尚的功夫比九子一脉的人只强不弱,怎能如此轻易中招呢?

想不通,白长生也没有那等高强的功夫,他可怎么办。

这剩下的一只小天王,看来是逃回了迷山,按这么说的话,山下的情况应该很明朗,九子一脉的人该是被拿下了。

小天王的身上不仅有恶心人的脓疱,还散发着一股一股作呕的气味。

这让白长生觉得很棘手。

看它的神情,是的,癞蛤蟆也有神情,到底还是开化了灵智,不比寻常。

整个身子都好像跃跃欲跳,弓起来一点点,嘴巴张合的样子像是要口吐人言。

也不知道它们经历了何等奇异,才会在这迷山当中日精月华成就了如此遭遇。

最可怕的是它身上也被涂了那迷魂的膏药,看来也是之前被抓来做了实验。

可是它却留在了忻州,毕竟后来还需要它身上的毒腺来制成毒药,令妇人发狂,刨腹自绝。

凭借这个手段,才能镇压忻州百姓的人心,越是这么想白长生越是气愤难平。

剩下的那三只,自己已经在那地穴里见到了,也给打死了,眼前这只看来是对发生的事情有所感应,所以对所有生人都抱有一种恨意。

癞蛤蟆在地上叫嚷不休,呱呱的声音让白长生有些烦躁。

但却不敢大意,他知道这东西的厉害,果然只见蛤蟆在地上坐不住了:

把嘴巴一张,两个爪子搭在地上,一口毒液就喷射了出来。

白长生早有准备,一个侧身就闪躲了过去,那毒汁溅射在地上,一股子白烟和刺鼻的腥臭味道散发出来。

那地面被烫出了一个坑,白长生心下骇然,这要是被碰到了还能有好?

癞蛤蟆吐痰,不咬人也能把人恶心死,老话说得没错。

癞蛤蟆一口痰不成功,好像是恼羞成怒了,呱呱怪叫着向前扑了过来。

“呱呱!”

蛤蟆背上的毒腺分泌了更多的毒汁,顺着那些脓疱一点一点沁透出来,留在地上形成一道灼烧般的痕迹。

这要被碰到了肯定完蛋,白长生情急之下把蚀骨刀给掏了出来,想着去刺杀这蛤蟆。

蛤蟆好像知道厉害,一边吐着毒液一边左右乱跳,白长生躲闪不及,被那毒汁溅碰到了鞋子。

“嘶啦!”

白长生感到钻心的疼,这毒腺触碰到了鞋子还没有浸透,就已经让他抓心挠肝了。

赶紧一踢腿把鞋子甩了出去,白长生急忙观瞧自己的脚掌,发现安然无恙,幸好是及时甩脱了。

更生出了一种炸毛的感觉,自己站在泉水之侧,进退两难,癞蛤蟆看来是瞧准了这一点,把自己所有出路都给封死了。

“你这蛤蟆,真是···”

白长生又气又恨,却奈何不得。

那癞蛤蟆的声音听在耳中分明就是叫嚣。

想起之前忻州百姓对这些妖孽的厌恶,白长生心说自己也算体会到了。

可那癞蛤蟆叫嚣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白长生惊喜的发现,在癞蛤蟆的身后,一双阴冷的眸子正直勾勾望着它。

潜足蹑踪,那道迷雾中如黑光乍现的身影嗷呜一生蹿了出来,爪牙如刀,快如闪电。

“嗷呜!”

一声凶残的咆哮,狗来了!

对啊,狗可是跟着自己一起来的,它一直趴在白长生的肩头睡觉,自己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

这时候更是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看来是一直在等待机会,趁那小天王不注意,从背后突袭而至。

白长生很惊喜,狗的能耐可非一般,确实也是如此,没有让白长生失望,狗一出现就扑在了小天王身上,坑吃一口咬在了蛤蟆的脖颈儿处。

不停撕扯着,蛤蟆连连怪叫,蛙脚伸出来抖动了几下,背上的毒汁明显减少了。

翻咬过后,小天王脖颈儿被撕扯断裂,眼珠子都被掏出开了,被狗甩在一边,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好狗,哈哈!”

白长生拍着巴掌很欣慰,上前抚弄狗的身子,可没等他上手,却见那狗冲着自己咆哮起来:

“嗷呜!!!”

那一声叫嚷过后白长生才发现狗全身的毛都炸开了,之前撕咬癞蛤蟆的时候,毒腺的毒液已经遍布狗的全身。

毛发纠缠,拧成一团,皮开肉绽。

狗中毒了!

白长生很惋惜,心中有痛,想着安抚一下狗,却发现那狗不断后退着,眸子里显出一些痛苦。

这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身上沾染此等剧毒,不想白长生触碰到它,狗心可谓忠肝义胆。

白长生一下子就猜到了它的用意,更觉难受。

寻常家畜,见到这等放毒妖孽,唯恐避之不及哪里还愿与其搏斗,狗护主心切,看到白长生迫在眉睫,这才奋不顾身扑杀上来。

虽然相识不过数日,白长生还是很痛心,哎,这怪猫看着凶恶,心肠可比一般人心还要善良。

“狗···”

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那狗好想知道白长生的心意,嗷嗷回应着,站在不远处遥望自己。

身子一抖,狗明显站不稳了,躺在了地上,眼睛逐渐放大,伸出的爪子形成诡异的四道直线。

猫类在临死前,都会如此屈伸肢体,白长生知道它要死了。

胸口一瘪,狗最后看了一眼白长生,嘴巴都没来得及闭拢,就此中毒身亡。

“哎!”

白长生攥拳在胸,却又无法救它性命,站在这里足足沉默了半响。

摇头再叹,白长生把蚀骨刀掏了出来,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就在三生泉的边上。

把袖子的布扯下来一截,白长生裹住手腕和蚀骨刀的刀身,走到狗的遗骸边上。

把狗抱起来,送到了那草草挖出的小坟坑里面,恭恭敬敬拜了三拜,白长生动手将这个潦草的坟墓掩盖起来。

“愿你在三生泉边,了却三生因果,后世投胎,去个好人家。”

白长生心中有苦,把狗埋在了这里,又刻了一个小木牌,插在坟包上面。

因果往生,驾返瑶池。

这用在活人上的法门,现在用在了狗的身上,也是白长生的一片心意。

站起来收拢心绪,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小天王的尸体就扔在那里白长生管都没管,此等妖孽曝尸荒野才是归宿。

刚要离开,却发现三生泉的另一边,传来又一阵呱呱的叫声。

难道还有妖孽?

白长生惊疑不定,望向那里,只看到三五只癞蛤蟆趴在一个小坑洼前面,小心翼翼把脑袋送到当中,吸泉吐纳。

这个小坑洼就在三生泉的旁边,看来是偶然间被什么石头砸出来的,因为距离泉水不远,一小汩的泉水透过缝隙润土坑洼,在里面清醒了一小道泉水。

隔绝了三生泉的大池子,在这坑洼里形成了另一片小池,虽然不多,精气也不浓重,可还是看得出有灵性勃发。

原来如此,这群癞蛤蟆就是这么成精的,看来是万物有灵也知道泉水的厉害,不敢贸然进去。

突然有一天来了这么一小汩泉水,灵气不浓,这群妖孽算是找到了好去处,贪婪地在这里汲取,时间久了,便借由此等天机造化开化了灵智。

白长生怒从心起,要是任它们继续下去,指不定哪一天又出现什么祸害。

决计不能让他们便宜,白长生迈开步子走了过去,一看那小坑洼的周围,三五只蛤蟆一脸的贪婪,好不如饥似渴。

幸好自己遇见了,都生了心性,要不了多久它们必定就可以为祸一方了。

白长生毫不客气,上去就一扫腿,把这群蛤蟆扫到了那三生泉最深的地方。

“要你们喝个够!”

那群蛤蟆虽然有了心性,却称不上神通广大,身上的毒腺也没四大天王那般厉害,被白长生扫到了泉水中,这才反应过来是大事不妙。

“呱呱!”

几只蛤蟆在泉水中挣扎着,不断怪叫却又不能蹦回来,没过一会就沉沦当中了。

白长生又把那坑洼里的石头放倒,堆了好些泥土在里面,彻底毁了这造化的好地方,才稍微心安。

也算是不枉狗的一片心意。

白长生拍着巴掌,唏嘘了几声看这里也没什么值得再关注的了,就朝着远处走了。

走着走着,三生泉在身后消失不见,白长生身形影遁,并没有在这里等着鬼和尚浮出水面。

他觉得有必要先找到下山的出路再找人来帮忙,这么等下去不是个事,何况那地方过于邪门,白长生唯恐自己再次遁入那幻境当中。

进去一次侥幸出来他可不想再光临第二次了。

走着走着,只感觉迷雾渐浓,愈发让人失去了方向感,前后左右除了泥泞的地面,什么都看不到了。

迷雾中,散发着令人不安的气息,白长生皱起眉头想要辨别方向,却在极远处,听到一阵巨响。

“轰隆隆!”

巨响过后,周围的迷雾好像有了灵性,将白长生团团围住,让他感觉自己置身于仙境当中。

很诧异,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白长生快步寻着声音去找,却没注意到身后的地面,被什么东西给拱开了。

打地底,爬出了一个死孩子!

那孩子狰狞面目,嘎嘎怪笑着,脓血满身,朝着白长生的方向爬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