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94章:屠杀祭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弥陀佛!这工匠好调皮!”

鬼和尚双掌合十,当他和皮琵夏凌空迈步穿越了迷雾悬崖,来到了另一端的时候,只剩这一句赞叹。

回头望了望来时路,这栈桥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居然假借迷雾弄了这么一手。

雕刻成画,把本是坦途大道的桥梁刻画出绝路逢生的景象,怎能不令人惊奇。

最惨的是吴老三,不明就里,炫耀技艺从那么远的地方飞身过来,却撞在了那面石碑之上。

整个脸都垮了,本来就不俊俏,这一下子简直比夜壶还要提神醒脑。

皮琵夏反应了过来,想笑却是不敢,当吴老三大脸砸在那石碑之上的时候他就猜到了。

迷雾随着吴老三的坠落有了晃动,稍微退散了一些,也让俩人看出了这栈道修建的秘密。

这才毫不犹豫走了过来。

皮琵夏弯腰把吴老三扶起来,刚才劲道太足了,吴老三这一下伤得不轻,脑袋都成了浆糊。

“三爷身先士卒,我等佩服!”

皮琵夏说话明显有点儿憋不住要笑的感觉,吴老三想是给他一拳头却提不起力气。

那石碑之上,一道鼻血浸染在了上面,看来吴老三的壮举足可以令后世千秋万代凭吊了。

拿脸探路,单论这份魄力,三爷当世不二!

“别让我遇见修桥这孙子,我非把他打成窝瓜。”

“怎么,你嫌自己一只窝瓜很寂寞?”

皮琵夏调笑着吴老三,鬼和尚也是憋不住大笑。

这一段经历也冲淡三人踌躇的心境,穿越迷雾,三人的心神都清明了几分。

打石碑的侧面闪身出来,看山风轻拂,走兽弓伏,三人终是不用再提心吊胆。

“可算出来了,走吧,找条路回忻州,咱们是从另一边进的迷山,要回去还有一段回头路要走呢。”

皮琵夏提议,三人这就踏上了归途。

一路风光不算别致,但是从那鬼地方出来真是看茅厕都仿若仙境自在逍遥。

三个人暂时也忘了白长生死了的“事实”,一路有说有笑,偶尔叹息一声,朝着忻州方向去走。

这是黄土大道,荒无人烟,看来是个偏远的地方,没什么过路人,也没个活人气息。

不过这倒成就了悠然自得的景象,皮琵夏一边走还点评这山西景色:

“你看,这多漂亮,这小土坡,跟小媳妇的···咳···抱歉,哎哎哎,你看那好像有森林,我的妈呀地上是谁!”

皮琵夏指点江山一路还算活泼,正是欣赏美景的时候,却发现了面前不远的地方,躺着一具尸体!

要是不仔细看都认不出来,这尸体支离破碎,颅骨都碎了。

脑浆子流淌一地,污血烫地,这人是谁,死的也太惨了吧!

此时吴老三和鬼和尚已经闪身出去了,二人奔至尸体一侧,都有些惊愕:

“怎么回事,这是谁?”

“不知道啊,这小娘们生前应该挺好看的,这是遇到歹人了吗?”

吴老三气愤难平,平生最受不得美人委屈,何况惨死眼前,这不消多说,遇到那案犯定当替天行道。

鬼和尚并不这么想,他隐约觉得这事情有蹊跷,弯腰下来细细勘验尸身。

支离破碎,透露是被人用蛮力踩碎的,胸口一道可怖的刀伤,这把刀应该很锋利。

骨断筋折,全身奇经八脉都被震碎了,这也从侧面说明这女子有功夫在身。

是谁如此歹毒呢?

衣衫破碎,但并没有被人侵犯的痕迹,鬼和尚小心上手,他看到这尸体的肩膀上有一团乌青的东西。

这么一伸手,旁边吴老三开腔了:

“要点脸吗?佛爷你连死了的娘们都不放过?太不挑食了吧!”

鬼和尚听完这话,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心说着吴老三说话简直跟茅厕有得一拼。

“你···”

鬼和尚转头就要斥责,却看到吴老三脸色变了,盯着尸体的肩膀沉默不语。

自己刚刚把肩膀的衣服撩起来一角,还没来得及看,吴老三这表情已经预兆了什么。

鬼和尚再回头,送二目,倒吸一口气道:

“这女子是九子一脉的人!”

他俩都看到了,这女子肩膀上,那九子鬼母的刺青!

“祭女!”

二人异口同声,猜到了这女子的身份。

是谁要杀九子一脉的人呢?

好像山西除了自己这边和他们作对之外,也就没别人了,要说是官府,那也不该下此狠手啊?

“好事,反正这九子一脉的人活该千刀万剐!”

吴老三别过头,毫不在意,他的经历让他对九子一脉的教徒提不起半点同情。

这么一别头,却看到地上有一道足印。

那道足迹踩在地上清晰可见,纹路纵横左右,深浅有度,看得出这人肯定是好手。

肯定是行凶之人杀了她就走了,朝着别处逃走了。

“追不追?看看是谁。”

皮琵夏也走了过来,看这祭女惨死的样子也没惊恐。

要是论三人当中谁见的尸身最多,那必定是皮琵夏了,谁也比不了,只是这么惨的确实不多见。

“追上去看看,反正咱们也没个方向,跟着走碰到人就问问。”

吴老三说着,和鬼和尚对视一眼,三人寻着那道足迹就向前走了。

这尸体前面,有一处森林,正是之前白长生曾进去过的那个森林,阴森恐怖,茂密枝繁。

这女子就死在森林外围处,很是惨烈。

“要不要埋了她?毕竟可能是九子一脉蛊惑而来的女子。”

皮琵夏临走之前问了一嘴,吴老三嗤之以鼻没任何想法和打算。

千刀万剐他都觉得不多,鬼和尚沉吟片刻也是摇头,对九子一脉他深恶痛绝。

难免有失偏颇但种种的经历让他们的同情已然透支。

虽是被人所迫,但心中无德那便是大恶大孽。

一路无书,走了得有不到一里的路,三个人都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吴老三眯起眼睛:

“有人抢三爷饭碗?”

前面几步远的距离,一具尸体横陈地上。

又是一具尸体!

难道说这里不止有一名祭女?

三个人都有些惊奇,走到那女子旁边,发现这名女子暴死的状态和之前那人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吴老三和鬼和尚都有些费解,出手之人看来是有针对性的,这事情发生的并不偶然。

“走,继续找。”

鬼和尚说完,迈步上前,没有多话,他心中浮想联翩,出手之人是敌是友,又为什么要这么干呢?

吴老三不在意,他只恨不得亲自出手,至于是谁杀的,为什么杀,都无所谓。

三个人亦步亦趋,沿着那道足迹追寻下去,沿途再无心观它。

走了一段路,他们再次看到l尸体。

这就有意思了,看来出手之人不但功夫高强,而且无情,这些女人临死之前,都是这等恐怖的姿态。

三个人围着森林,转了一大圈,走了足足有两个多时辰,一共发现了十具尸体。

直到他们转了一圈,回到离刚才第一具尸体不怎么远的地方,这才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这位看来刚死,你看,尸体还有余温尚存。”

吴老三仵作出身,一眼就看出了面前这具尸体不同以往。

尸血横流,还兀自从胸腔出滚滚而出,手脚余温尚存,这女子刚刚气绝。

可是谁下的手呢,既然是刚出手,那人必定还没有走远!

吴老三赶紧抬头,环顾四周,只看到不远处的方向,一道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呔!等会!”

吴老三不确定此人是敌是友,大喝一声就追了上去。

鬼和尚也是心下骇然,他看到那白色身影正是自己在迷山当中所遇到的!

“施主小心,这人很强!”

鬼和尚也跟了上去,二人风驰电掣,如游走的巨蟒直奔远处那道身影。

白衣人正要离去,听到身后有人呼喊,脑袋一歪,好像是认出了什么。

并没有回头,迟疑了片刻,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了。

衣角席卷,泠冽了寒风无数,这人的功夫何其高强,简直无可匹敌。

案犯在前,二人缉凶,这三个人朝着远处迅速遁走了,空留皮琵夏站在原地,一脸错愕。

跺了一下脚,皮琵夏忙着骂街,更忙追赶:

“慢点哟,哎呀缺德的,疯狗啊你们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