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199章:赵允家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赵允的为人和赵云天差地别,除了坑蒙拐骗之外,调戏良家妇女也是家常便饭。

老板娘数次被他调戏都是敢怒不敢言,毕竟是衙门口的班头。

这人早前的名声就不好,在忻州百姓眼中就是个官办的地头蛇,无恶不作,伤天害理算不上但也绝非善茬。

想当初的押差,也是因为他强取豪夺了一些银两,买通了关系才进得衙门口。

而关于刘思才的文字案,市井传言都是他一手鼓捣出来的。

刘思才家境殷实,为人正直,赵允这缺德的自然就打起主意了。

想趁机勒索一笔,这也是当时衙门官差管用的伎俩。

随便找了个由头,上告了府衙,添油加醋说他有复辟的野心,一个文人复辟,这哪说理去?

可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当时的衙门老爷比现在这位更糊涂。

一听有人反清复明,这还哪里肯饶,直接让赵允带人来拿。

结果一来,就像白长生知道的,赵允看上了刘家的小姐素娥。

后来也如白长生在幻境中看到的,赵允也不知怎么,到了晚上的时候眼睛都红了,就想着要行不轨之事。

也就有了这案子,做局害了左不虞,让左不虞入牢,老爷一看赵允还为这案子负伤了,可真是破案有功。

直接提拔了他做班头,这当中自然少不了赵允的上下打点。

后来老爷调任别处,新来的老爷也不了解当地情况,只能借由这些故旧来慢慢熟悉地方。

又不了解赵允为人,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难怪,赵允为人狡诈,在老爷面前每件事都办得漂漂亮亮。

虽然偶有耳风,忻州知府也没有多加指责,毕竟外放为官看着风光,实际上很多事情都不能一人独大。

尤其是这种地头蛇,最喜欢外放来的官,趁机勒索,上下巴结左右迎合,招招都能治住这些老爷。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谁也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反正是想着息事宁人,现在的忻州知府也就没多去管这些。

赵允自然也就越走越高,现在在忻州治下,他可是山大王一样的存在。

除了老爷,整个忻州地界,以他为尊。

也正是听说了白长生等人的事迹,赵允这才特地前来巴结巴结,要是能勾搭上,以后更是如虎添翼。

那还不得飞起来咬人?

听到这里,白长生心里咯噔一下子,猜到了小世界里的映照果不其然确有发生。

要是真如老板娘猜想的这些,赵允害人,可别是也着了娄冥设计的套!

看来这班头不得不除,山西地界的官员也要切实整顿一番了。

白长生和吴老三都这么想。

白长生想的是惩恶扬善,吴老三想的是老板娘你都敢调戏那还能饶了?

可九门提督为什么没有出手呢?这些事情他眼睛绝对都看得见,不出手这是要留给自己来办吗?

白长生猜到了这点,后背都有些发凉了,实在是想不透这人到底有什么计较。

“他家在哪?”

吴老三挖着鼻孔,问着老板娘。

老板娘脑袋偏向一侧,想了一会的功夫,这就道:

“好像离这不远,就在前面,也是不知道从哪骗来的一个媳妇,在忻州成家了,不过呀,你们估计是去也白去,他不常在家的,到处跑。”

“跑什么?”

“忻州啊,太原呀,周边什么的,大小事情当地老爷都得靠他,毕竟是地头蛇,尤其是你们最近去了迷山,他可没少在周围打探消息,听说他媳妇都有个把月没见过他了。”

白长生和吴老三对视一眼,心照不宣,不如走上一遭,去他家里打探一番。

俩人又和老板娘聊了一会,就从客店出来了,趁着夜色正浓,寻着老板娘指示的方向,俩人直奔赵允家中。

一路上白长生难免心中惴惴,总觉得这人在山西案中好像扮演了什么推波助澜的角色。

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起了什么作用,但这人绝对很重要。

白长生推演了一番,发觉此人背后隐藏着一团混沌,他的因果昭示了很多不确定的因素。

可这人印堂有血气喷涌,不甚详焉但绝非善果。

和吴老三嘱咐了一嘴,让他到了地方不要轻举妄动,多加小心,先看看情况再说。

俩人说话间转弯抹角就到了赵允的家门前,没有急着进去,白长生招呼着吴老三俩人躲在了暗处。

偷听屋内,只听见里面没半点动静,也许是不在家?

“咱这听什么呢,冲进去打一通不就得了!”

吴老三嘟嘟囔囔很是不满,白长生却让他稍安勿躁,掐算在胸,心说应该在家呀,推演而来的卦象这时间刚好呀。

正琢磨着,就看到不远处的街角,晃晃悠悠一个人手里提着半只烧鸡,朝着这里来了。

一边走,那人嘴里还念叨着,打着酒嗝,好像刚快活完:

“嗝!也该回家看看了,娘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今晚上痛快痛快,再不回来都快认不清门了。”

说话间,那人到了切近,正是赵允回来了。

久不归家,看来这人平日里确实没有半点好德行,说是到处操办公务,谁知道从当中抽了多少油水。

当地百姓对他敢怒不敢言,很多揣测之言也是口耳相传没个真凭实据。

这也让赵班头越来越胆大了,这不,刚从烧卤铺子抢了半只烧鸡,左右没事才想起回家看看。

媳妇看来一般,也可能是经久生厌,让他没了兴趣,所以才不常回来。

白长生和吴老三赶紧躲好,看赵允回家,其实白长生也不确信能不能发现什么,但直觉所致,今晚必有蹊跷。

只看妖月藏于黑云之中,明朗不现,血色暗生,这一晚不太平,白长生手心捏汗。

赵允没发现俩人,大步走到了自家门前,上前就是一脚,把自己家的门给踹开了。

“咣当!”

一声惊响,周围邻里的狗都叫了起来,伴随着屋内传来的惊呼声,这可真是回了自己家,半点不客气。

“谁啊!”

这是女人的声音。

“老子回来了,起来,陪大爷喝两口。”

这是赵允的声音。

紧接着屋里就传来了埋怨,还有赵允的谩骂。

白长生摇头不语,这赵允的为人,可见一斑。

一招手,让吴老三屏气凝神,俩人悄悄抬头,前面是一面矮墙。

正是赵允家中的后院。

这层窗户纸很薄,手指蘸了点唾沫,白长生小心戳出了一个豁口,俩人送四目,近观瞧。

只看赵允大大咧咧斜靠在床榻上,背对着窗户,把鞋一扔就像个土匪一样大模大样。

“去,把烧鸡热一下,再拿点酒来。”

赵允指使着媳妇,毫不客气,这让吴老三有些来气。

因为他看那赵允的媳妇还算有点姿色,这可有点暴殄天物了。

小媳妇敢怒不敢言,站起来瞪了一眼赵允也没作声,拎着半只烧鸡就去厨房忙乎了。

赵允看来累坏了,靠在床上左右扭动着身子,想要摆出个架势。

折腾了好一会,一扭头,看到旁边的小桌子上放着一篮子干货。

瓜果梨桃,核桃杏仁,自然就是这些玩意,也有点蜜饯,都是小媳妇寻常喜欢吃的零嘴。

赵允胡乱抓了一把,送到嘴里嚼着,可嚼着嚼着,表情却凝固了。

手一伸,打那篮子里面掏出了一堆核桃的碎壳,很细碎,不多不少正好一把。

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赵允的脸色立变。

白长生和吴老三看到这里,都有些纳闷,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