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210章:前因后果(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台阶之上,平台之中,站着两个人,坐着一个人。

站着的两个人,分别是九门提督和鬼和尚不问。

坐着的那个人,正是九子一脉的教主,靠在一扇九子鬼母的屏风前,有个美人塌,依靠当中,眼神迷离。

在他的怀抱里,搂抱着一具骷髅···

正是白长生之前见过的那具骷髅,骷髅的胸口处,还有一道刀痕。

鬼和尚和九门提督站在正前,背对着白长生。

听到身后有声音,俩人回头,看到了白长生和吴老三,还有那些正准备爬上来的随行官兵。

鬼和尚一挥手,朴刀立出,直接横飞而来掠过白长生和吴老三的头顶,深扎在了最后一节台阶之上。

“噌啷啷!”

朴刀颤音袅袅,阻断了那节台阶,让下面的人无法攀爬上来。

此时平台之上,只有五个活人,和一具白骨。

“你们怎么来的?这些人都是你们杀的?”

白长生很惊骇,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鬼和尚,更想不到会遇到九门提督。

而那俩人没有说话,鬼和尚只是指了一下面前的那个男子,说道:

“是他杀的。”

啊?

白长生心头猛跳,想不到,想不到居然是他出的手,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人都给除掉?

难道是穷途末路之后的丧心病狂吗?

“管那么多干什么,抓了他,弄死他!”

吴老三叫嚣着,宝刀在握,九门提督深深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宝刀,没有多言。

毕竟是个大官,吴老三还是知道分寸,那眼神是让自己不要轻举妄动。

“到底怎么回事?娄冥你为什么要这么干!”

白长生大声呵斥着,鬼和尚却是摇了摇头,一脸悲苦:

“他不是娄冥···”

“什么!他不是九子一脉的教主吗,怎么可能不是娄冥?”

白长生想不到,眼前这男子不是娄冥又是谁?

“他不是娄冥,但他确实就是教主。”

鬼和尚说完,没再多言,留给白长生自行想象的余地。

白长生送目去瞧,只看那男子倚靠踏前,一脸慵懒倦容。

头脑轻摆,掌心轻轻拍打着怀中白骨,好像是在哄骗婴儿入眠。

那样子极尽了人间柔情,此刻的他,满脸都是意乱情迷,像是无法醒澈的秋梦。

衣衫作画冷作屏,这人绝美的容颜里,看不出半点悲喜,怀中的白骨,又在无言里道出了世间多少心酸。

“他是左不虞···”

白长生叹息一声,猜出了这个所谓教主的来历。

吴老三眼睛都快掉下来了,想不到居然是他,从白长生口中听说的那个苦命人,居然就是九子教派的始作俑者!

哎,原来如此。

这么摆在面前,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看来,那日三生泉的小世界里,那个月中仙人,才是真正的娄冥,才是真正的九子传人。

是他,勾引了左不虞,迈出了罪孽的一步,混淆了人间是非。

那一天的种子,埋下去,生长出了无尽的冤孽。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鬼和尚不让官兵登顶,来了也是无用,这事情传出去对朝廷而言绝非善果。

而这个九门提督,看来早就和鬼和尚相识相知,当初鬼和尚身负师门冤案,应该也是九门提督为他所昭雪。

娄冥看破虚无,洞察到了天机,用邪法蛊惑人心,让左不虞成了九子一脉的教主。

许诺给他的,便是这一幕白骨相拥。

看来早前,是娄冥盗骨,拿走了素娥的尸身,放在了那处木屋当中。

此刻再去想之前的种种,白长生也知道了证实左不虞按照素娥的三寸金莲,才复制了那么多的绣花鞋,这一切,都是病态的寄托。

让左不虞无法追寻,然后蛊惑他,告知他如果把九子一脉发扬光大,便会让素娥复生。

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经历的一切越来越诡异,左不虞自然也开始怀疑起来。

其实根本无法复生素娥,一切都只是娄冥的手段,让他归心,让他臣服。

而这一切,其实九门提督早都知晓,所以才处处谨慎,没有让此案人尽皆知。

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

而鬼和尚,看来是追寻那几名祭女的时候,俘获了其中几人,施加手段从她们口中知道了这里,这就闯了进来。

九门提督应该是和他一起来的,这事情很隐秘,所以没能携带官兵随行,之前假意离开忻州,也是为了让人放松警惕。

可娄冥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白长生猜想不到,看来一切只能让面前的左不虞告诉自己了。

“左不虞,我知道你一身的冤案,也知道你经历了何等悲惨,可你不该这样做,不该把自己的罪孽转嫁给别人。”

既然知道了这一切,白长生即便是心中有恨,那说出来的话也是苍白无力。

听到白长生这么说,左不虞一直都没在意周围,此刻却是把头抬了起来,看着白长生,声音轻柔:

“没关系,素娥已经回到我身边了。”

说完,又看向了怀中紧紧相拥的白骨,他那眸子里,刻画着无法道尽的温柔。

白长生也很苦涩,想不到居然是这样惨烈的真相。

这一切怪谁呢?

“那赵允已经伏法了,像个爷们一点站起来,和咱打上几个回合吧。”

吴老三也有点可怜眼前的人,但事在人为,到了如今也不能放任左不虞了。

“要是杀了他,能解决所有的问题,那我早都动手了,为什么还要留他呢?”

左不虞轻声说着,压根没有看吴老三一眼。

是啊,这文字案,是杀一个赵允能翻案的吗?

人都死了,说什么都晚了,眼前只有一个左不虞,可这大清朝呢,还有多少左不虞在悲苦无助?!

“你···”

任凭白长生伶牙俐齿,此刻却是说不出半句有力的抗辩。

想必这也是九门提督所忌惮的,娄冥所图谋的,绝不仅仅是一生富贵荣华。

他想要的,是天下。

“可你也不能这样做啊···”

说到后面,白长生的声音都明显小了几分,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

其实左不虞早都知道娄冥图谋的一切了,但他不在乎,他想的是让素娥复生。

这是支撑他这几年活下来的唯一信念。

当初娄冥俘虏他的手段,也是这个,将他沉浸在迷山的三生泉里,让他洞悉一切。

传授他种种手段,赋予他局势纵横的才能,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大业。

左不虞恨吗?

恨。

他恨的不是一个赵允,他恨的是全天下的“赵允”。

既然这天下负了忠良,那就翻了这片天,踏碎这片地,即便不能让素娥复生,也可以让她的尸骨得以安眠。

这也是当初娄冥找上他的原因,一切都安排得天衣无缝,这娄冥的手段,太可怕了。

可是为什么要找上白长生呢?

为什么要把他算计在当中呢?

白长生问着自己,好像心底的声音让左不虞听到了,只见左不虞抬起了头,看着白长生道:

“你其实是要死的,如果你死了,就不会在未来那么痛苦了,可你偏偏不领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长生胸口起伏,他觉察到了什么,吴老三也挡在了白长生身前,桀骜道:

“有三爷,保长生。”

左不虞没搭理他,继续道:

“栽培一颗种子,颠覆一片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