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250章:哨子百口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白长生面前站着的,正是昨天过来送枣花糕的那个小老板。

前脚悦而回来,后脚这人就上门送礼了,手上还提着热乎乎的枣花糕。

这得动用了多少耳目,多少人马才打听来的消息,这群人背后的那个人,可真是有通天的本事。

也不知道他今天过的怎么样。

白长生本来想着骂街,这人忒也势利眼,但一看那人手上的东西,想想也就算了。

接过来,话都没多说,把门咣当一声给关紧了,白长生转头就走。

门关的力道很重,砸到了那人鼻子,鼻血都流下来了,小老板弯着腰想要骂街,痛的不行但也忍住了。

毕竟是被人差使而来,可不能怠慢。

欲哭无泪就这么走了,白长生一边吃着枣花糕一边来到了悦而的房门前。

“上好的枣花糕吃不吃,刚出炉热乎乎的。”

“不吃!”

房间里的悦而好像心情很不美丽,也不知道一晚上经历了什么,白长生也没兴趣。

吃着枣花糕就走了,一边走还在想,这事情看来是粘上自己了。

这也不行啊,现如今越闹越大,初衷也都变味了,要说是简简单单护一人周全那还好说。

可现在连着这事情的,可是自己的脑袋!

这就另当别论了,白长生手里的枣花糕固然好吃,但那也得有脑袋吃才行。

想到这里,白长生就琢磨去找九门提督,干脆把悦而送回去,自己也不像再淌这滩浑水了。

吃着枣花糕,白长生迈步就出了自己家门,刚出来就看到晃晃悠悠有个人过来了。

正是吴老三。

看来他没事。

“老三,尝尝,枣花糕哟。”

白长生说着,吴老三隔着老远招呼一声,这棺材铺门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群做小买卖的摊贩也都回来了。

这个热闹,要说一个棺材铺门前这么生意兴隆可是少见。

吴老三知道这群人有端倪,也没客气,顺手拿了一个十里飘香的包子就吃了起来。

那卖包子的人气地不轻也不能做声。

俩人碰面,使了个眼色,就从人堆里出来了,一路走一路聊。

“昨晚上怎么样?”

“屁大点事,就是不让我走,死活不让,后来我也琢磨明白了,这是有人故意而为,想想你这还有鬼奴,不然我可真杀过来了。”

“季礼呢?”

“那小子···不好说。”

白长生站住了,难道季礼遭遇了什么不测?

“那他确实遭遇了不测,他爹把他抓到了,这顿好打,估计三五天下不了床了,他那个团伙估计也要暂时消停了。”

白长生嘘了一口气,虚惊一场。

“怎么着,去哪啊这是。”

“九门提督,找他去,这悦而不能放在我这,不然迟早出事,越闹越大了现在,兜不住了。”

“早都跟你说别瞎掺合,你不听劝。”

俩人一路走一路招摇过市,手里拿着十里飘香的包子,人人侧目,这是哪家的公子哥这么糟蹋东西?

转弯抹角的功夫,白长生带着吴老三刚走一半,却听到身边传来了一声声狗吠,吓地吴老三跳起来骂街,俩人回头去看,只看到一个人站在旁边,哪有什么野狗。

那人笑呵呵看着俩人出糗,嘴巴一张一合,那嗓子眼里就好像住着一只猛犬,这是个玩口技的手艺人,可真是妙哉。

旁边跟着一群瞧热闹的,看这人学得如此惟妙惟肖,都是阵阵喝彩。

“闲的你哟!”

“哈哈,嗡嗡!”

那人笑哈哈不以为意,继续摇头摆脑学着犬吠,还真不能细听,白长生越听越觉得好玩,这也太像了。

“你叫什么啊?”

“哨子百口!”

“哟,够厉害的你这口,别的会不会啊?”

“能出动静的玩意,就不怕咱学不来,哨子百口这名号咱也使唤了二十来年,决计不亏心!”

白长生想是听听,觉得这人这嘴颇为有趣,可吴老三没那闲心,拉扯着白长生就这么走了。

临回头的时候白长生把这人给记住了,但也没耽搁眼下的事情,俩人继续前行。

走了几条胡同就到了九门提督的武城兵马司,白长生和吴老三也没客气就表明了来意。

门口的官兵一看俩人手里的包子就知道肯定是有来历,不敢怠慢,进去通禀了。

一会的功夫又回来了,看着俩人语气有些迟疑,还有些尴尬。

“怎么回事,还不见我们吗?”

那官兵唯唯诺诺好像很为难。

“说话啊!”

吴老三有些不耐烦了,那官兵好像鼓足了勇气,这就道:

“我们老爷说了,让你俩···滚蛋···”

“什么!”

吴老三差点蹦起来咬人,这九门提督什么意思?

白长生也很诧异,怎么突然就这态度了?

连番闻讯之下,官兵又说,九门提督要他俩人哪凉快哪呆着去,交给他俩的事情必须照常。

要是不能弄明白这事情,后果自负,这里面牵扯着什么俩人应该也都清楚。

白长生听完,和吴老三对视一眼,就蹲在了地上,这可怎么办。

“这老狐狸太狡猾了,是要把烫手的山芋扔给咱俩,现如今悦而惊动了皇上,是执意保她,估计三个大人物也都不敢动心思了。”

“是啊,那怎么办,这小娘们放咱们这里也不行啊,万一哪天后宫知道了,那还能有好?”

“我也猜到了是这样才来找九门提督,看来是骑虎难下了,真不该当初那么大意就着了他的道啊!”

白长生和吴老三蹲在地上商量着,又是苦恼又是心烦。

那官兵看俩人赖在这里不走,只能连连催促俩人“滚蛋。”

“小子,你等着!”

吴老三站起来的时候瞪了一眼那官兵,但在这里确实也没办法,这就离开了。

又气又恨,悔不当初,白长生现在可是摊上了大事,悦而看来是必定住在他这了。

昨晚那么一折腾,应该也没人敢来冒犯了,但越是这么晾着越让人心慌,哪天后宫的人真忍不住了,肯定是要出手的。

到时候即便是把白长生和吴老三连着悦而都给剁成肉馅,“那个人”也不能表示什么,这可真是自讨苦吃。

俩人唉声叹气就朝着棺材的方向走了,刚离开,只看到一个人的脑袋从门里面挤出来,悄悄朝着俩人走的方向看了几眼。

“呼···可算是送出去了。”

那人的语气很侥幸,正是九门提督,旁边的官兵一瞧,自己的老爷竟然如此猥琐,想笑也不敢做声。

而另一边,白长生和吴老三走了一路也没商量出个什么有用的对策,也只能先这么照办了。

白衣人和自己的身世之谜暂且不顾,也没那精力去管了,这事情弄不安生,白长生也别琢磨什么迷不迷题的了,直接操办后事就好了。

俩人坐在茶馆喝了点茶,实在是不愿意回去,把悦而一个人放在家里也不用怕了,现在可是没人敢来招惹她。

“算了,回去吧,这么耗着也不是个事。”

吴老三站起来,摇摇头实在是没主意,杀人放火都好说,但这里面可是三方势力在角逐,哪容得俩人在其中作梗。

白长生更是无奈,只能随着吴老三回去了,路上的时候俩人都没说话,想着该怎么应对这事情。

走着走着就快到十八胡同了,心也越来越烦,白长生连声叹息了好几次。

“哎,你门口好像有人。”

吴老三一眼看过去,在白长生棺材铺的门前,发现了一个人,好像还是个女人,正站在门前,踌躇不进。

“谁啊?”

白长生没好气的回应着,也稍带着看了一眼,这一眼看过去,整个人却都怔住了。

是她吗?

白长生赶紧快走了两步,来到那女子的后面。

“邀月?”

这边厢话一送,那边厢女子一回头,只看是喜上眉梢泪挂两腮。

“长生···”

吴老三不合时宜地走了过来,扛着杀猪刀一脸费解:

“老白你认识她?”

白长生没搭理吴老三,怔怔看着眼前的女子,神情有些慌乱,也有些发愣。

“认识,我们一直都认识。”

那女子拼命点头,一脑袋就栽进了白长生的怀中,梨花带雨哭地怎叫一个悲痛欲绝。

“咣当!”

吴老三张大了嘴巴,杀猪刀都掉在了地上,眼前这女子难道是白长生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