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254章:没完没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我要吃素炒三丝!”

“好好好,给她们记上。”

“我要吃泸州醋鱼。”

“也给记上。”

“凉拌莴笋!”

“冬瓜片肉!”

“卤牛肉!”

“炸生筋!”

···

旁边站的小伙计都快哭了,就这报菜名,说前门大街说相声那群人都没这俩姑奶奶来得利索。

白长生生无可恋,眼神中的光彩也越来越暗淡了,眼瞅着再这么折腾下去非得死这不可。

小伙计唉声道:

“姑奶奶,慢点说,记不住了,这桌子上也放不下了,够了吧,你们这都能赈济灾民了。”

邀月听了这话,口干舌燥,嗓子都沙哑了却也不停嘴:

“我就要吃!你不想做是不是?”

“想啊,做不出来这么多啊,腊月初八都不一定弄得出来啊,满汉全席都没这么复杂啊,我们家祖上翻三辈都没见过这么多菜啊。”

小伙计说话带着哭音,一旁邀月听了,眉毛一挑:

“不愿意做就说,我还不吃了呢!”

说完站起身来,身子都有些不稳了,吵了一整天这可是力气活,但也没停,就这么拂袖而去了。

悦而也是嗓子冒烟,看对手走了,气不打一处来:

“就你能耐是吧,我也不吃了!谁不会啊!”

一拍桌子,把衣服一拉扯,谁也没停留就朝着后屋去了。

路上还在较劲谁先谁后,谁赶谁慢。

不过这也终于是清净了,白长生都要坐到桌子下面去了,脸上全是汗,好歹熬过来了。

小伙计一脸茫然:

“爷,还点吗?”

“不点了,走···赶紧走···”

白长生虚弱的说着,那小伙计好像得了赦罪的指令,垫步弯腰就跑了出去,这地方他再也不想来了。

吴老三走过来把白长生扶起来,拍了拍肩膀,郑重道:

“还行吗?”

白长生就快哭了,脑袋撞着吴老三的肩膀说不出话来。

季礼走了几步,看两个美人绝尘而去,跺脚道:

“哎呀,怎么就走了,招呼都没来得及打,我去探探敌情,尔等静候佳音!”

说完,撩起袍子,自带京剧登场的起霸唱腔,朝着后院去了。

白长生也算能缓口气了,早前他挣脱不得,只能陪着两个姑奶奶吵架,后来俩人越闹越凶都快止不住了。

好不容易到了晚饭时候,白长生想着活命,赶紧把门打开,朝外面吆喝让那群做买卖的人进来。

那伙人本来就有隐情,刻意安排在这里,又不敢打草惊蛇,谁心里都明白,只是没有捅破罢了。

一拥而进,白长生索性不管,全交给了俩姑奶奶料理。

好家伙,俩姑奶奶也没客气,一个比一个凶,要求也越来越离谱,不过半个时辰点了差不多一桌子满汉全席。

谁也没吃一口,就跟这怄气较劲来着,不过一个下午就熬走了几乎所有做买卖的商贩,刚才那个小伙计是最后幸免于难的,挣扎着到了最后。

吴老三听完,点着头看着一桌子菜:

“那还客气什么,来吧?”

坐在椅子上大吃二喝,吕不辰也不敢再惦记美人,跟着吃了起来,只剩下白长生坐在那里发呆,他想静静,只想静一会。

三个人坐了不到一会的功夫,酒足饭饱,算是开了荤腥,这桌子菜这辈子也没享受过,而今全都补上了。

耳听得后院之中,传来两声清脆的响声,紧跟着季礼就回来了。

往这一坐,只看是衣衫不整,丝绦都断了,脸颊上一左一右印着两个巴掌印。

神情还有些恍惚,喝了一杯酒才缓过来。

白长生看了一眼那巴掌印,点评道:

“这个是邀月打的,圆润一点,那边那个是悦而打的,比较深刻。”

季礼点点头,没说话就开始扒饭了。

出师不利!

四个人吃完,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如今棺材铺来了这么两尊活神仙,真是让人无福消受。

正发呆呢,就听到后院厢房开门的声音,吱呀呀咣当当,平时听来很寻常,但眼下却是那鬼门关大开的响声。

脚步骤起,两个姑奶奶朝着厅堂来了,白长生脸都绿了,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

“快走!”

白长生蹭地一下站起来,听脚步声越来越近,比之那夺命恶鬼也不逞多让。

四个人都知道厉害,赶紧站起身来,这地方待不得,把门一打开,抱头鼠窜!

一溜烟就没了,去哪都比在这强,他们是走了,邀月和悦而却来到了厅堂之上:

“哎?人呢?”

“跟你有什么关系?”

“跟你有什么关系!”

···

暂且不论白长生四个人逃到了哪,但眼下四个人刚离开,就看到街角处一道白影闪现而至!

正是“冒充”那唐无心的狗宝!

狗宝很迟疑,从腿脚的间隙就看得出来,跳落在地上的时候溅起了些许灰尘。

心事重重,衣衫依旧凌乱,腰间的佩刀也给藏了起来,头发被揉地很凌乱,眼睛猩红发亮。

应该是很久没睡了,血丝密布,也不知道这几日来他经历了一些什么。

稍微一迟疑,狗宝就转了心态,把面色一沉,不怒自威,他不是狗宝,他确信无疑,自己就是唐无心!

“我就是唐无心,我是小唐无心,我就是唐无心,小唐无心。”

念叨着,这个“小唐无心”好像在跟自己的影子对话,没有半点迟疑的样子,迈步朝着白长生的棺材铺走了过去。

来到了门前,看到门开着,小唐无心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迈步进去,刚一进来就看到两个女子面对面坐着,一脸凶狠神色对视着彼此,正在狼吞虎咽。

吵架一整天可是够费力气的,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

俩人一看到有人来了,都转过头来看着小唐无心。

“你是谁?”

“我是小唐无心,白长生在哪?我来找他。”

“他不在!”

“他在不在关你什么事?他不在!”

邀月气不打一出来,觉得悦而是在喧宾夺主,赶紧站起来挡在她前面冲着小唐无心说道。

“你让开,凭什么挡在我面前。”

“这是白长生的朋友,理当我来招呼!”

“什么叫理当?分明是你胡搅蛮缠,你说是不是,白···你谁啊?”

悦而俩人谁也不让谁,站在小唐无心面前吵闹着,小唐无心眉毛都弄成了一团:

“他不在?好了我走吧。”

说完转身就要离去,谁知刚要走就被邀月拉住了衣服:

“来都来了你干什么要走,是不是被这个婆娘给吓的!”

“分明是你!是不是?”

悦而也不愿善罢甘休,拉起了小唐无心的衣服,俩人纠缠不清,小唐无心却是动怒了:

“你们这俩缺德娘们干什么玩意!”

“闭嘴!”

两个女人正吵闹着,听到小唐无心这么说话,立刻同仇敌忾,小唐无心吓了一跳。

看着两个女子这么胡搅蛮缠,但好像也没什么功夫在身,何来的勇气如此放肆?

“放开啊,放开我!”

小唐无心有点慌张,他自打出世以来头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却又无法挣脱。

两个女子一人攥住一边,让小唐无心发作不得。

···

“嘭!”

白家棺材铺的门里面,飞身扑出来一个白衣男子,惊慌失措,衣衫都给撕碎了!

脸上抓挠着四五道渗血的抓痕,神情慌乱,看来是卯足了全部的劲道才跑出来的。

“呼!太可怕了,这是何方妖孽?”

小唐无心摔在地上,顾不得满身伤痕,仪态全无,慌乱起身之际只看到门里面好像两个人也要走出来了。

赶紧起身,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小唐无心第一次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朝着远处方向极速逃窜,化作一道白光,消散在了夜幕之下。

“哪去了?”

悦而掐着腰从棺材铺走出来,怒不可遏,邀月在旁边拍了拍手,冲着她道:

“你回来,还没说清楚呢,哪里逃?!”

“谁要逃了,谁怕谁,说就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