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273章:举杯邀月(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这九子一脉的恶徒丧尽天良,却是遇到了比他们还要毒辣的唐无心,不过三拳两脚就把所有祭女虐杀殆尽。

当邀月苏醒过来,看到眼前遍地尸骨,看那老人诡异高强,虽然闹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也十分戒备。

可老人并没有对她出手,只是叹了一口气让她好生过活便飘然而去了,去了哪里邀月也不知道。

她想起了自己带着的孩子,虽然死了,但那也是她的亲生骨肉,邀月不顾一切回到了季礼府上。

可那时候事情已经被人发现了,很多人都来了季府探望,有官兵有押差,更有无数的旁人纷扰,邀月不能再出手了。

恨也无奈,邀月只能暂时撤走,这时候她了解到自己的孩子已经被送到了府衙。

也许这样的话,自己的孩子还能入土为安,反而是跟着自己的话,说不定哪天就要抛尸荒野,邀月便放弃了寻回自己的孩子。

她把注意力转移了,把全身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告御状的上面。

她要报复,她要让九子一脉的所有人生不如死!

所以她打听了一番,要想动用绝对的兵力来铲除九子一脉的传承,那必定只有找到军机处。

所以她乔装打扮,化身成了告状的寻常妇人,路拦惊马头顶御状!

可她想不到,那轿子里坐着的,可是大管家!

这大管家怕是早都收了山西各部官员的贿银,用以遮掩山西所发的事端,所以邀月这一步棋,必定毫无胜算。

果然那轿子里坐着的大管家闻听有妇人告状,说自己的孩子被制成了干尸,正是九子一脉行的祸端,大惊失色之余更觉此事纸包不住火了。

唯恐被牵连,大管家惊怒之余令属下将邀月当街鞭挞一番,轰出城外!

邀月生无可恋,却又无法抵挡众多大管家贴身的高手,被擒拿在了地上,鞭挞了几十鞭子扔出了城外。

此时她不仅仅是绝望愤恨,更是生无可恋,只想着自杀了此残生。

她甚至不想再多做尝试,因为在她的心中,这天下的乌鸦可是一班黑的!

拖着满身的伤痕,邀月生不如死,被扔到了东直门的门口。

她刚刚举意自绝之际,陡然间想起了一个人,正是白长生!

白长生也住在东直门!

邀月心中浮起了最后一根希望的稻草,竭尽全身的力气爬去了白长生的家里。

可那个时候的白长生已经搬离了拐子胡同,更是早都到了山西,邀月一无所获。

看此地重修旧宅,邀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街坊的口中却是知晓白长生居然成了京城的大名人。

而且还听说最近兵进山西迷山之中,意欲铲除九子邪魔!

那个时候九子一脉已经在白长生和吴老三的搅合下分崩离析了,也早都有各祭坛的管事对他恨欲癫狂。

所有人并不知道白长生的具体情况,只知道他乃是京城人士,这便派下人马来这京城报复,想要找到白长生的家人。

白长生的家人没有找到,却是在他的旧宅里找到了苟延残喘的邀月!

早前邀月的来历并没有引起九子一脉的注意,更不知道她和白长生早有瓜葛。

而邀月也同样惊惧,躲了这么久还是被发现了,可她连挣扎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句话都不说只求速速毙命。

那九子的恶人没有找到白长生的亲人,却找到了叛徒,虽然蹊跷但也没有多想,带着邀月这就回去了。

就在半路途中,这伙人押送着邀月紧赶慢赶还是少了半步,一纸信鸽传书,这信居然是教主亲手书写来的!

这可让一伙歹人大惊声色,赶紧细细品读起来,只见那纸上写了一段话,意思是大道崩,隐于世,司机出动。

这是让他们放弃折返山西,另寻出路再谋大业,一伙人错愕无言,知道事发了,这教派怕是保不住了。

更令他们惊奇的是,书信之中,好想教主早都预料到了邀月会在他们手中,吩咐道不可为难,放过她让她自寻出路。

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事,但教主的意思很明确,这山西的情况也很凶险,确实是不能回去了。

无奈之下一群人只能放了邀月,作了鸟兽散。

邀月在旁一直都听着,知道九子一脉即将被铲除了,内心没有半点欢喜,而是迷茫。

魂不守舍颠沛流离,邀月背负着满身伤痕,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她想过死,却不甘心了,因为九子一脉已经溃败了。

她想过生,却生无可恋了,因为自己没有任何活下去的理由。

没人知道,这其实就是左不虞的最后一招,他就是想让邀月保持这样的状态,直到她遇见白长生!

邀月浑浑噩噩回了城里,来到了白长生的旧宅,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可就在那宅子里,却是发现了一封信。

那封信是给自己的,不知道是什么人放在这里的,但是信封之上,画着一尊九子鬼母。

邀月颤抖着双手把信摊开,只看到信纸之上写了一个消息,摇月看完,再次痛不欲生。

原来有人早都知道了她的身份,虽然九子一脉溃败了,但还是有余孽尚未铲除干净。

这群余孽不甘心就此作罢,于是趁着最后被朝廷一网打尽的时候,裹挟着邀月的父亲,逃离了山西,现在正藏在一处秘地。

到底还是一伙穷凶极恶的歹人,即便是濒死也要挣扎一番求得活路。

这群人倒也聪明,平日里没有显山露水,只是在最后一刻才浮出水面,他们俘虏了邀月的父亲,正是为了要挟邀月!

他们虽然有心重开教派,但同样对白长生抱有无比的憎恨,所以他们传信邀月,务必等到白长生折返京城之际,刺杀此人!

邀月心智彻底迷失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再京城里捧着那封书信流离失所似是行尸走肉一般生无可恋。

可那毕竟是她的父亲,邀月悲苦之余,终于是下了抉择,这也才找到了白长生想要刺杀他。

邀月不是无情女,奈何人间讨鬼迟。

当看到白长生的那一刻,邀月就像白长生一样,都动了恻隐之心,她不知道应不应该下手。

自己的父亲已经沉沦了,即便是救出来又能怎样?

可白长生是铲除九子一脉的功臣啊!何况还是自己的旧情郎!

就是因为这份迟疑和纠结,邀月一直等到了今天,才终于痛下主意想要出手。

刚才那一击,她压根没想取白长生的性命,只是想骗自己,骗自己出手,骗自己说自己无能为力没有成功。

而白长生手中唐门密卷,才是她的目的,如果不能把白长生杀掉,但带回了这个卷轴,怕是也能换回自己父亲的性命。

这卷轴上记载了百家之长,蛊毒之计,要是给了他们,必定会讨得欢喜,虽然可能令贼子复苏,但在情急之下邀月也根本无从顾及过多。

所以她还是出手了,即便她不忍心。

白长生看着眼前的女子,声泪俱下,全身剧颤地控诉着自己这些年的经历,除了苦楚,只剩余恨。

邀月很多的话其实不是在跟他说,而是一种自我的宣泄,天知道她这些年经历了怎样可怕的境遇,却能一直隐忍到今日,实属不易。

非人的遭遇造就了非人的心性,邀月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把自己心中的话都说出来。

她出手了,她也说了原因,她想让白长生知道自己的无奈,她想让白长生放手那卷轴,给自己和自己的父亲一条生路。

“所以,给我这个卷轴,给我!”

邀月趁着间隙擦干了眼泪,苦怨的神情一扫而空,转为坚决的神色,这表明了她的态度。

这卷轴她必须拿到,因为她下不了手杀白长生。

“不,我不能给你。”

白长生听完邀月的控诉,内心最敏感的柔软似是被针扎一样痛苦,但他不能放手这个卷轴。

这里面记载的东西何其惊天,手段又何其毒辣,凭空能造就一身高强武艺,这要是落到九子余孽的手中,那必定要掀起另一股滔天血浪。

他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绝不能。

“给我啊!白长生你不要逼我!”

邀月哭喊着,面容都扭曲了,发丝贴合在脸上挂干了泪痕,撕扯了心绪。

她本是美人,但眼下却是如夜叉附体,可增可怖。

歇斯底里的叫喊并没有让白长生动摇,却让他无比的揪心,摇了摇头,转过身去迈步要走:

“我意已决,这卷轴我不能给你,你若执意出手,那必定要从我的尸身上取走,你的父亲我会想办法,但绝不能纵容九子余孽。”

白长生的语气彰显了决绝,还有正气凌然,他整理了一下衣衫,迈出了必死的一步。

身背后歇斯底里地叫喊,邀月尖叫着咆哮着再也无法控制,手一抬,寒芒立起!

“嗖!”

“噗!”

千钧一发之际,真叫那说时迟那时快,只看寒芒追魂,尚未透心···

一刀贪天狼,大简为繁万夫不挡,是为贪刀!

三爷驾世临凡,普渡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