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288章:天机犹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那个白衣客的出现,让杨茹万般费解。

原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一个自己是从无尽岁月中横渡而来,却不料眼前又出现了一个。

而且这人明显比自己更加离奇。

好在这人并没有出手的意思,也没有什么歹意,杨茹稍作心安。

交谈之下,看得出此人面对自己的时候有些感慨,更有一些怀念。

这份怀念根植于自己的父亲,杨茹怎能不知。

曾经年幼,她也见过这个白衣客与自己的父亲争吵,既然他出现了那他肯定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最后如何了。

如果她没死,他也没死,那说不定自己的父亲···

杨茹情急之下眼泪夺眶而出,大声问道自己的父亲如何了,可这白衣客用苍凉的语气告诉杨茹,她的父亲已经死了。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她的父亲没有在青史留墨,却惊艳过这方天地,有这一点就够了。

杨茹悲痛欲绝,哭喊不止,可老人不为所动,也没有说出当年的真相,只是拿出了一本书交给杨茹。

正是驭魂术的传承。

交给杨茹这本书,白衣老人翩然离去,只留下一段话。

说杨茹日后还会遇到和他很相似的两个人,一壮一少,二人都有着和他一样的脾气和秉性,但却执迷不悟,乃为家门逆子,要杨茹小心。

这驭魂术的传承乃是其父所得,现在交还给杨茹也是理所应当。

但那年轻的白衣人肯定也会来找她争夺,到了那天千万要小心,绝不能让这书落在他的手中,否则必将生灵涂炭!

杨茹连连追问那人是谁,老人已经翩然而去了,可那几个字却回荡在空气中,教人心神不宁:

“天机犹在,家门不幸!”

从那之后,杨茹再没有见过这个白衣老人,也并没有遇到他口中所说的那个祸害。

又过了许多年,杨茹左右寻觅,再没有什么收获。

却打听到了北京有个老人,这老人也曾经有过一些过往,好像懂得的手段更为诡异,乃是断命师的传承人。

他在做局,企图留下传承之人,杨茹想到了这可能也是一种隐秘的手段,便来追寻此人。

见到了此人,却不料是个用纸扎腿的邪门老头,也正是白长生的师父。

也遇见了白长生,也推起了这太平盛世下的汹涌波涛。

白长生听到这里,心中五味陈杂,原来自己经历的一切又这么这么多从总复杂的过往。

首先是杨茹的父亲,应该是他开创的逆反之路,随后溃败了,然后就有了自己的父亲入迷山斩荆棘,重现旧路。

后来自己的老父亲也失败了,然后中间又有许多乌七八糟的乱臣贼子想要借此谋逆,但都以失败告终。

而综上所述,这近年来所谓的惊艳之人图谋大业,必定说的就是娄冥了,看来他早都知道这些情况。

照这么看的话,肯定娄冥也是想要光复旧日大业,可为什么他就如此丧尽天良呢?

又为什么这群人忠奸不分,良莠不齐却都想着什么倾覆江山呢?

到底这中间有什么在蛊惑着人心?

是不是杨茹父亲口中的那个什么惊世的东西,都说那东西落在谁手中便会得到天下。

这世上哪有如此离奇的宝物,要是这样那还何必开辟江山?

得宝物者得天下,就这桥段,前门大街一文钱七段还管饭!

“那你从九门提督那老狐狸口中知道了些什么?”

白长生想到了九门提督,看来什么事情还是他知道的最多。

杨茹闻听此言,摇头苦叹:

“什么都没和我说,其实我也猜得出来,这九门提督虽然贵为皇门中人,但对于旧日的种种过往他也不过是猜测罢了,真要知道那么多,估计他也活不到如今,我不过是来找寻个安慰罢了。”

白长生看眼前的美人神情悲悯,也是心中苦涩,看她说自己父亲的时候没有半点流离唏嘘,这就猜得出她早已哭干了眼泪。

一个女子得了逆天的传承又能怎样?看世态炎凉物是人非,一个人孤零零在这天地间追寻一段不可能的过往,这份执拗便已教人不忍于心。

他经历了多少磨难才能坐在这步军统领的衙门里喝茶惬意?

她又经历了多少苦难折磨才能在这天地间博得一处片瓦遮身?

好歹自己还有个吴老三,还有个不着调的季礼,吕不辰也能独挡家业,又有那么多亲朋好友,哭完擦干泪也就熬过去了。

可这女子独身一人是怎么走到如今的?

宦海沉浮里,哪怕九门提督对她有心照顾,是非无奈又有多少?

白长生想到这里心都快被揉碎了,愈发对眼前的女子怜悯疼爱起来,这手也不自觉的伸了过去。

两只手这么一搭,简直就是干柴烈火,杨茹那心里都是咣当一声,好像这么多年来的委屈都被触发了。

咬紧的嘴唇也松开了,这边厢双目羞,那边厢心神荡,两个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腻。

可这干柴烈火最经不住的就是水,一滴都不行,眼下就有这么一滴水落下来了,惊地鸳鸯,煞地风景。

“吧嗒!”

两个人霎时一身冷汗,杨茹也赶紧把手扯了回来,白长生气不打一出来,寻着声音去找。

只看到门口的角落里,有两个鬼鬼祟祟的影子在那半蹲半跪,看得出很刻意在隐藏行迹。

“呔!”

白长生低声啐了一口,真是大煞风景!

端起一个茶碗,照着那两团黑影就扔了过去,只听见“咔嚓”几声脆响,茶碗破碎,紧跟着一声惨叫!

吴老三骨碌一下从门框那摔了进来,旁边九门提督措不及防也跌坐在了地上。

两个人狼狈不堪,大眼瞪小眼但脸上可全都是尴尬神色。

“咳···老夫···”

九门提督还想解释,只看到杨茹操着一个茶碗就扔了过来,正中九门提督的脑门!

“哎哟,疼死老夫了,瘪三快走。”

“哪里逃!”

白长生迈开步子就追了过来,吴老三擦了一下嘴边的口水,努力站起来想要跟九门提督火速撤退。

刚才实在看得着急,也没留神这口水就滴在了刀头上,也暴露了俩人的行迹。

这也怪不得吴老三,每逢碰到点什么让他荡漾的事情都会如此,就这点来看还是季礼道行高上一些。

白长生追出来,这俩人做贼心虚,被白长生左右手提溜着脖领子就给逮住了。

九门提督忙不迭躲闪着,要说这么大岁数了被一个年轻人给拎起来着实丢人,但眼下亏心实在是发作不得。

院子里的官兵看到这一幕各个目瞪口呆。

“进来!”

白长生骂骂咧咧把俩人推搡进来:“你俩加一块奔一百多岁了,竟然如此恬不知耻,偷窥门外,还要点脸吗?”

杨茹也是气得牙痒,这九门提督好碍事!

碍事?

也不怪,她可不是什么矜持的女子,真碰上喜欢的人半点可都不饶情。

九门提督捋着胡子强装镇定:“这个···祝福性的,祝福性的。”

吴老三旁边猛点头,白长生照着他屁股就是一脚:

“你这瘪三,兀那下作,每次和女人在一块你都来偷窥,就你眼睛贼是吧?”

话音刚落,只听一声母豹怒吼:

“每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