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333章:当铺押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白长生把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摆好,看得吕不辰都傻了。

“老白,这不是从那胖子那里坑来的宝贝吗?你都藏着呢!”

吕不辰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当初白长生和两个借宿在这的女人在大管家身上坑来的宝贝。

原来一直都留着没卖,是被白长生给藏起来了。

白长生把这些东西都准备好,拿在手上又掂量了几下,看着吕不辰说道:“走吧,卖宝贝去。”

俩人这就从棺材铺出来了,怀揣着一大兜子宝贝,没有半点露白。

一路上谨小慎微,好像唯恐让人察觉俩人怀里的宝贝,马不停蹄赶奔琉璃厂。

“干嘛卖了呀,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呀。”

吕不辰很是疑惑,白长生却没有作答,只是带着他在琉璃厂里瞎乱晃悠。

看到前面不远有一家当铺,取了个“博古斋”的名号,很是吉利,看门脸就知道是个大当铺,应该有些好货色。

俩人点点头,心说就是这了。

迈步进来,只看左脚刚进去右脚还没抬起来,那管事的小伙计说话的声就送到了:

“哟,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吉利,一大早不自觉的心情大畅,原来是贵足踏贱地,您二位可有日子没来照顾咱们生意了。”

会说话,听着就舒服,这小伙计有个眉眼高低,知道是有生意上门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好话说上一番,让主顾宽心。

白长生和吕不辰都知道这乃是当铺的“话术”,没有多见怪,坐了下来,还没说话那茶就端上来了。

两杯高碎,几个花生瓜果摆放眼前,小伙计讪笑着搓着手,不住地打量着眼前的两位“贵客”。

这一眼瞧过来仿佛就知道了什么,再细细看上一回,小伙计脸色也就变了。

也难怪,白长生和吕不辰一大早出来,穿的破破烂烂寻常衣衫,看着确实不像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

小伙计难免会想这是来蹭吃蹭喝的,当年京城单有这类人,一大早就起来串胡同,各个店铺走上一遭,早饭钱就省了。

不过当铺毕竟是个买卖,于情于理都是认钱不认人,也不会轻易得罪这些人。

兴许运气好能碰上个开张买卖,倒也大吉大利。

想到这,小伙计不说话了,用问询的语气看着白长生吕不辰。

白长生和吕不辰对视一眼,小心翼翼从怀里把那些宝贝都掏了出来,往桌子上这么一放,小伙计傻眼了。

这些宝贝没露白,用一个大油布包裹着,外人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油布也是平常买油条包着用的,上面还有些油渍,很是粗糙。

“您这···不瞒二位,咱这虽然是个小本买卖,但油条这类东西还是不收的。”

小伙计翻了个白眼,好一会才勉强说出这么一句客气话来。

还真以为这里面是油条了。

要么说做大买卖的人都是好嘴好脸,就这当铺的规模,也不比寻常了,里面乱七八糟摆了多少宝贝,放出去一件也能够吃半年了。

要不是什么大户人家还真干不起这门营生,可小伙计还是耐着性子跟俩人在这客气,实在难得。

白长生知道小伙计话外音是什么意思,倒也爽快,指了指桌子上的包裹,那意思事让小伙计自己打开看。

小伙计又是纳闷又是无奈,把袖子一挽,捻着手指伸了过来。

用手一拨弄,生怕蘸上什么油渍,只看那包裹的一角刚刚开了一道缝,就见一股子精光迸射出来!

“嘶!”

小伙计赶紧双手伸了过来,死死把这包裹给盖严实了,再也不怕蘸上什么了,表情也是变颜变色!

又看了一眼白长生吕不辰,小伙计点点头心说我这对招子算是瞎的!

赶紧把腰弯低,朝着后面嗷唠一声叫喊:

“赶紧的,端两杯高的,把这果盘撤了,新疆的巴达木,蒙古的羊肉干都拿上来!”

这话是说给白长生听的,说完小伙计又转过来,极尽谄媚的语气道:

“爷,咱是瞎的,您稍等,稍等片刻,我们这还是有开眼的。”

说完,伸手轻抽了自己俩嘴巴,这也是给白长生宽心的,让主顾看见,明摆着为了人痛快。

力道不重,小伙计抽完自己,赶紧迈步过去,走到门前看了看周围,幸好是早上这铺子还没来客。

点点头,赶紧把门管好了,门栓插好,回过头连跑带颠就去了后堂。

没过一会的功夫只看到后堂冲出来一个壮年男子,看样子四十来岁,雍容华贵天庭饱满。

一眼就知道是个精明的大商贾,随着这人来的还有满满一桌子上好点心和茶贡。

桌子上码好了,这人来到白长生和吕不辰面前,深施一礼,谨慎开口道:

“二位爷,别见怪,恕咱招待不周,确实是没见过油条布包宝贝的,您这算给小的上了一课。”

白长生和吕不辰面面相觑,都有些傻了,这未免也太客气了吧。

这人正是博古斋的坐堂,此时已经恭恭敬敬坐在了俩人的面前,给俩人斟茶倒水。

“不知道二位爷来这里,是想当这些宝贝,还是单纯想给咱开开眼呢?”

吕不辰自始至终都不敢说话,他可是个老实人,哪见过这等架势,只能拉扯着白长生的衣角,让他说话。

白长生琢磨了一下,心说这些宝贝看来不比寻常,大管家的贴身玩意肯定值钱,这回没白来。

想到这,不禁是喜上眉梢,沉吟了片刻功夫,这就道:

“我们呢,也就不说是哪来的了,反正京直隶衙门也有人,是九门提督也认得,来你这是当东西的,话就到这,你自己琢磨一下吧。”

白长生可是没撒谎,九门提督他确实认识,吴老三也在京直隶衙门。

可这话听在坐堂耳朵里,真是惊天巨响,这可别再是什么皇亲国戚!

差点没跪在地上先磕仨头,坐堂赶紧招呼道:

“哎呀,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真是瞎了招子了,按这么说您是皇亲国戚了,咱先给您磕一个吧。”

说完,撩起袍子就要跪下,白长生一瞧这架势,可是吓坏了,赶紧把这人扶好。

“犯不上犯不上,我们就是来卖东西的,近日来家宅不宁,也有些个破费的地方,你看着来吧。”

坐堂心惊不已,被白长生扶稳坐好心里还在想,这皇亲国戚还有磨不开面的时候?

那肯定是缺大钱了,不然也犯不上。

光听小伙计说了,还没来得及看宝贝,坐堂这也不想再让宝物蒙尘,于是伸手过来。

小心翼翼把油布拆开,那几样宝贝在桌子上丁零当啷这么一露!

眼睛都瞎了,黄金白银不算钱!

真真岂有此理,坐堂干了小半辈子都没见过这等宝贝,真是心惊肉跳。

又赶紧给包上了,好像生怕这宝贝把自己眼睛给晃瞎。

缓了缓心神,坐堂又给白长生倒了一杯茶:

“喝茶,喝茶。”

等白长生喝地肺叶子都快飘起来了,坐堂这才开口小心问道:

“您这是想当多少,实话实说,小的这的钱不太多,实在不行咱可以外调,但您最好给个准数,也好备车马。”

白长生心里想了一下数目,这坐堂心里也想了一下店铺里能兑现的数目,都没吭声。

白长生深呼一口气,好像下了抉择,这就道:

“说出来可别吓死你。”

“您说。”

坐堂让自己屁股落稳,只看白长生摇头晃脑,好不得意道:

“五百两!”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