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书页

斗文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鬼告状

第340章:江湖骗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吴老三和季礼悄悄走到了那老头的背后,季礼猛然伸手,拍了一下老头的肩膀:

“哎哎,回头看看!”

那老头正是肆意妄为之际,回头一瞧,怎叫一个茫然变色,整个人呆滞了一下,紧跟着赶紧把手从美人身上滑落下来:

“哎哟,原来是两位恩公呀。”

两个美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他们认识,就在旁边瞧着。

老头瞧瞧把荷包藏在了袖口里,可还没等他放好,吴老三就伸手把那荷包给抢了过来。

“这是哪来的?”

人证物证俱在,这老头一眼瞧过去就说不出话了,眼神滴溜溜乱转,一点糊涂的样子都没了,一看就是人精。

“捡的呀!”

“怕是从我腰上捡来的吧?”

季礼气得不轻,好心帮着老头脱困,居然还被偷了荷包,这老头的心肠真真坏透了。

还不等老头狡辩,俩人就架起了他,朝着楼上的房间去了。

“走!”

老头哭天喊地,一个劲的求饶也没让俩人再动恻隐之心,等进了房间,还没等二人再说什么,那老头直接躺在了地上:

“哎哟,我这老寒腿啊,心肝肺都不行了。”

这是要碰瓷?

“你腿疼捂着脑袋干什么?”

季礼气极反笑,这老头赶紧又捂起了腿,装出一副痛苦的模样,让人看着就觉得可怜。

吴老三不管那些,走上来照着老头的屁股就是一脚,这老头本就瘦弱,这一脚踢过来差点没给他踹飞。

骨碌一下跪坐在了地上,老头砰砰砰开始磕头求饶,就这迅捷的样子,还真瞧不出来是七老八十的人。

“不管了,先打一顿解解气再说。”

季礼挽起袖子,这就要动手,那老头一个翻身,直接抱住了季礼的大腿,鼻涕眼泪一个劲的往外流。

“不要啊,饶了我吧,饶了我这个老混蛋吧。”

声嘶力竭,就差没反过来叫俩人祖宗了,这老头演地一出好戏,可吴老三跟季礼是再也信不过他了,只想打他个好歹。

俩人刚一伸手,这门忽然被推来了,外面丫丫查查冲进来了一伙人,各个圆目怒瞪!

老爷子也哧溜一声站了起来,后退了好几步,这群人一瞧见他,牙都快碎了!

“老匹夫,还钱来!”

季礼和吴老三都纳闷了,难道这都是要账的?好家伙这老头可真是坑蒙拐骗的惯犯!

“我没钱啊,要钱找我俩儿子吧,都给他们了。”

老头见风使舵,指着吴老三和季礼大喊一声,栽赃陷害。

吴老三和季礼气地都快跳起来咬人了,刚要破口大骂,这群人就将这俩人给围起来了:

“还钱,还钱!”

吴老三怒火喷发,季礼更是大声吼叫:

“这老头我俩不认识,我的钱都让他给偷了!”

老头赶紧否认,这群人不分青红皂白,是哪个都不想放过,可不能含糊。

“胡说,你俩这逆子,抢了老夫的钱,揣在自己怀里,还想狡辩吗?钱就在他腰上呢,你们自己看。”

这群人一听,眼睛一低,就看到季礼的腰上别着一个荷包!

“你这老头···什么时候又放回来的···你···!”

季礼气地都不行了,这屋子本来就拥挤不堪,一下子又进来这么多人,更是吵闹。

吴老三伸手的空隙都没了,这群人一瞧,这老头还真没说错,当即不由分说开始推搡起了俩人。

“钱在他俩身上,找钱啊!”

一群人这就不管那老头了,拼了命的往俩人身上挤,吴老三眼睁睁看着那老头趁着这档子功夫从窗户悄悄翻出去了。

“哇呀呀,气死我了,死老头你不要让我逮到!”

那老头翻出了窗户,一听吴老三这么喊,打了个寒噤,再不敢耽误,撒丫子就跑。

就这腿脚,考个什么武状元那都不在话下!

等季礼和吴老三好不容易脱身出来的时候,真是筋疲力尽,感觉比打了一架还要劳心费神。

这群人根本不听劝,要不是吴老三拼命把衙门的令牌拿出来以壮生威,这群人还不知进退呢。

打听了一下,原来那老头叫木子仙,是个江湖骗子,浪荡江湖一辈子,从南骗到北,眼前这些人,都是他的债主。

被骗的由头更是千奇百怪,这老头冒充了无数的身份,就这么一路坑蒙拐骗来了北京,这群人也就跟来了。

打听到老头在这眠花宿柳,这群人自然就找了过来,也是吴老三和季礼运气不好,被摆了一道。

俩人骂着街从温柔乡出来了,兴趣全无,也就各回各家了。

吴老三先回了一趟京直隶衙门,想是把这老头的相貌让人临摹出来,放在城**人识别。

毕竟是个祸害,这类人留不得,吴老三还算有些正业可务。

可当他回到衙门的时候,师爷和老爷都跪在了堂上,说是迎接吴三爷吴侍卫。

官大一阶压死人,吴老三现在算是半个皇门吃饭的狠岔子,谁也不敢得罪。

不过毕竟眼瞎还是自己的上司,吴老三虽然高兴但也不能太放肆,赶紧让老爷和师爷起身,说一切言之过早。

两个大人端茶倒水,捏肩掐腿,就没这么拍过马屁。

路过的一些衙门官兵看到了,纷纷侧目以对,这到底谁才是老爷?

瘪三得志,想想这后果,所有人都觉得脖颈儿凉了几分。

吴老三打着哈哈,把那老骗子的事情说了出来,老爷赶紧命画师作画,散播了出去。

“三爷,不瞒您说,步军统领那说话了,说要您尽快赴任,不然我们这也不好交差,到时候怪罪下来,说我们是办事不力,这罪名可就大了。”

原来是为这事,京直隶衙门的老爷也巴不得吴老三赶紧赴任,省得自己在这混地一天不如一天。

吴老三一琢磨,毕竟是皇差,真不接茬到时候没好果子吃,大不了去对付几天,实在不行被免了职务再回来混吃等死也一样。

毕竟是散漫之人,吴老三对名利二字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得嘞,就这几天我就去,也不劳你们费心。”

吴老三应了差事,师爷和老爷松了一口气,赶紧继续揉肩掐腿了。

旁边的画师在那按吴老三描述的特征,画出了那老骗子的相貌,几个人就一边等一边聊着。

可画着画着,这师爷的表情就不对劲了,左看右看,等画师彻底完笔,人也愣住了。

“我见过他。”

师爷用茫然的语气,说了这么一句。

一旁的吴老三一下来了兴趣,赶紧问道怎么回事,此人到底是谁。

“老爷,你还记得三年前,北安门闷子胡同有人被乱刀砍死的那个案子吗?”

老爷一听这话,也把端茶的手给放下了,瞧着师爷,又看了一眼那画像,不解其意:

“怎么,那案子不是压下去了吗,行凶之人没找到,我也记不清楚了,难道说这老头就是凶手?”

吴老三眉毛都拧起来了,好家伙这老骗子还牵扯了人命凶案?

听老爷这么问,师爷却是摇摇头,神情很是迷茫,好半天才开口说道:

“不是,他不是行凶那个。”

“那他是哪个?”

“他是被砍死的那个!”